2022年8月15日星期一

1972.8.15合肥市革委会办事组报告上半年信访工作情况

 某复员军人于1959年由合肥酒厂调职桐城酒厂,仅仅因为未联系好,对方不接受,原单位合肥酒厂也不管,该人十几年来写了近百封信、上访几十次,都没有解决,一直拖到1972年3月份,才由合肥市信访组和轻工业局信访干部历时三周即解决问题,由合肥市下文将该人收回合肥酒厂工作。

信访干部面临的一大麻烦就是信访者的原处理单位认为信访部门来查处问题就是拆台,为来访人说情就是右倾。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117-9

1972.8.13合肥市革委会批转人民保卫组对民事案件处理意见的报告

当时的民事案件主要是指与家庭有关的离婚、子女抚养、赡养、继承以及债务、房屋纠纷案,人民保卫组的处理意见要点就是此类案件应由当事人所在单位调解为主,就地解决。剩下少数难以处理或特殊案件也应有单位查清情况、提出意见报给人民保卫组的审判组处理,比如涉及华侨和外侨和民事纠纷案、所谓“破坏军婚案”、民事转刑事案(如妨害家庭、重婚、伤害)。

对于离婚案的原则是调解不许离婚,实在要离的也鼓励双方直接达成协议。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115-20

2022年8月13日星期六

1972.8.11台湾国安局向蒋介石呈报《金馬前線綜合情況》第570期

 本期特别关注共军自1972年7月起在最低阶干部(21级至24级)中上调表现积极者的薪金(每月增加10至20元),台湾方面分析这是毛泽东在林彪事件后拉拢共军基层干部,但从上调仅限于低阶军官来看共军财政陷于窘境。

 













 

出处:台湾国史馆,005-010202-00185-004

2022年8月12日星期五

1972.8.12南京军区安徽生产建设兵团临时法庭判决书:打架斗殴案

涉案人陈景祥1970年3月由上海分配至安徽生产建设兵团,他被指控于1972年3月回上海探亲时带匕首在上海刺伤一名少年,归队时途径九江又刺伤一名工人,4月5日被抓,1972年8月他被生产建设兵团的临时法庭以“流氓犯罪”为由判刑5年。

 

出处:孔夫子网

2022年5月26日星期四

1972.5.26合肥市对台湾宣传工作的情况和今后意见

当时的中共对台宣传主要是三个渠道,一是中共官媒(比如电台)直接发声,二是向海外华文报纸提供稿件,三是组织有海外关系(尤其是台湾)的人给在海外的亲属朋友写信,下面这份由合肥市革委会对台湾工作小组提出的对台宣传意见谈的是第二和第三两个渠道,主旨是强调在尼克松访华后的新局面下对美、对台区别对待,多做分化瓦解的宣传。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

2022年2月13日星期日

1972.2.14上海市去年计划生育的情况

 这是1972年2月份上海市革委会向中共中央、国务院报告计划生育情况,这份报告在全国计划会议上作为会议文件下发,再经过安徽省计划会议的下发,到了4月份合肥市计划会议时仍然列入会议文件。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121-010

2022年2月9日星期三

1972.2.6(台湾缴获的)昆明军区司令员王必成在昆明军区和云南省批判林彪的学习班的讲话

 这份绝密文件应该是台湾的情报部门在云南边境收集到的,可能是抢的也可能是偷的,买的可能性不大。大军区司令员一级直接批判林彪的讲话还是很有情报价值的,所以台湾情报部门把这份密件原件直送蒋介石。

王必成发表讲话的这个学习班于1972年1月28日至2月6日召开,其主要任务是向云南省和昆明军区的高级干部传达中共中央于1972年1月13日下发的中发 [1972]4号文件,内容是《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之二)》即“571工程”纪要。因为林立果这份“571工程”纪要对毛泽东的批判非常尖锐,不方便一步到位直接公布给所有人看,各地普遍采取分步骤传达,先在县团级以上干部传达,找好托词再往下传达。王的讲话特别提到美蒋把搜集涉及批判林彪的文件作为最重要目标,而云南把文件散发的范围很大(发到农村的生产队和厂矿的班组),所以各单位要指定双人妥善保管,严防被盗和丢失。

 


















 

 

出处:台湾国史馆,典藏号005-010206-00057-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