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星期二

1967.10.17溥仪病逝三天后被中共报道

1967年10月20日,《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在各自第2版发布溥仪病故的消息。溥仪10月17日死于尿毒症,《日本经济新闻》驻北京记者于10月18日首先报出溥仪死讯,10月19日新华社发布消息(但其中所谓长期治疗无效并不完全符合事实)。

《人民日报》的报道全文如下:

溥仪逝世

新华社十九日讯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爱新觉罗·溥仪先生因患肾癌、尿毒症、贫血性心脏病,经长期治疗无效,于十月十七日二时三十分逝世于北京。终年六十岁。
《参考消息》的报道是:

日本驻北京记者报道溥仪病死

    【美联社东京十八日电】日本记者今天从中国首都发出的一则报道说,日本在中国东北搞的前伪满洲国皇帝溥仪,星期二(十七日)在北京病故。他享年六十一岁。
    《日本经济新闻》驻北京记者说,溥仪死于尿毒症。
    报道还说,他因患肾癌一直在就医。
    《日本经济新闻》记者没有说明消息来源。北京的报纸和通讯社还没有正式宣布他的死讯。

2017年10月14日星期六

1967.10.14浙江农业大学《钱江评论》

《钱江评论》
红三司浙江农业大学总部
浙江农业大学革命造反总部《钱江评论》编辑部

1967.10.14.17期(四版)
1版:1.本报编辑部《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斗私批修”创造新世界》;2.本报讯:斗私为了批修,批修必须斗私——我总部战士以斗私批修为纲掀起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新高潮。
2版:拔掉驰名全国的《少年科学院》这面黑旗——临安交口少年科学院调查报告
3版:龙贼现形记第二回(连载)

4版:1.专栏:横扫千军如卷席;2.钱江雷达站。 





出处:浙江陆文光收藏

2017年10月13日星期五

1967.10.13中共连日以中央文革名义招待阿尔巴尼亚代表团

1967年10月13日《人民日报》发文“中央文革隆重举行晚会欢迎阿党政代表团”,由中国京剧院演出京剧《智取威虎山》;10月14日《人民日报》发文“中央文革隆重举办晚会招待最亲密战友”,由阿尔巴尼亚地拉那“一手拿镐、一手拿枪”业余艺术团和中国工农兵芭蕾舞剧团,联合演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这种以“中央文革”名义专门举办的涉外活动是罕见的,值得注意的是中央文革副组长张春桥在上海未出席这两场活动,而仍未被抓的组员戚本禹露面参加。两篇报道内容见下:

中央文革隆重举行晚会欢迎阿党政代表团

人民日报,1967.10.13

  中央文革隆重举行晚会欢迎阿党政代表团
  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李富春、江青等同志陪同贵宾观看演出
  晚会开始和演出结束时,全场一再欢呼,祝愿毛主席万寿无疆!
  霍查同志万寿无疆!
新华社十二日讯 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今天隆重举行文艺晚会,热烈欢迎由谢胡同志率领的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
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同志,顾问康生同志,第一副组长江青同志,成员戚本禹和姚文元同志陪同谢胡、阿利雅等阿尔巴尼亚同志出席了晚会。
中央领导同志和有关方面负责人周恩来、李富春、李先念、谢富治、刘宁一、杨成武、粟裕、叶群和汪东兴也陪同阿尔巴尼亚同志出席了晚会。
当谢胡、阿利雅同志由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李富春、江青等同志陪同进入会场时,全场起立,长时间地热烈鼓掌,高呼“毛泽东—恩维尔”、“恩维尔—毛泽东”!最热烈地欢迎阿尔巴尼亚贵宾。
在文艺晚会开始的时候,全场又长时间地热烈鼓掌,一起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并共同祝愿毛主席万寿无疆!霍查同志万寿无疆!
在文艺晚会上,由中国京剧院演出了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
演出结束时,全场起立,一起高唱《国际歌》。谢胡、阿利雅等同志由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李富春、江青等同志陪同,走上舞台,和演员们亲切握手,祝贺演出成功,并与演员们一起照了像。这时,全场响起了“万岁!毛主席”“万岁!恩维尔”的欢呼声,再一次共同祝愿毛主席万寿无疆!霍查同志万寿无疆!
出席今天晚会的还有方毅、刘晓、罗贵波、萧劲光、李作鹏、吴法宪、余立金、李天佑、李强等。
阿尔巴尼亚地拉那“一手拿镐、一手拿枪”业余艺术团、阿尔巴尼亚新闻代表团和阿尔巴尼亚其他在京的同志,以及阿尔巴尼亚驻华使馆外交官员也出席了文艺晚会。(附图片)
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隆重举行晚会,热烈欢迎由谢胡同志率领的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谢胡同志、阿利雅同志等阿尔巴尼亚贵宾观看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以后,由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李富春、江青等同志陪同,走上舞台,同演员合影。

中央文革隆重举办晚会招待最亲密战友

人民日报,1967.10.14

  中央文革隆重举办晚会招待最亲密战友
  中阿两国革命文艺工作者同台演出《红色娘子军》
  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李富春江青等同志陪同谢胡阿利雅等同志一起观看
  晚会充满浓烈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气氛,全场不断欢呼“毛泽东—恩维尔”“恩维尔—毛泽东”
新华社十三日讯 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今天隆重举办文艺晚会,由阿尔巴尼亚地拉那“一手拿镐、一手拿枪”业余艺术团和中国工农兵芭蕾舞剧团,联合演出中国革命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招待由谢胡同志率领的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
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同志,顾问康生同志,第一副组长江青同志,成员戚本禹和姚文元同志,陪同谢胡、阿利雅等阿尔巴尼亚同志,一起观看演出。
中央领导同志和有关方面负责人周恩来、李富春、李先念、谢富治、刘宁一、杨成武、粟裕、郭沫若、叶群、汪东兴等同志,也陪同阿尔巴尼亚同志一起观看了演出。
晚会上充满了浓烈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友谊的气氛。当谢胡同志、阿利雅同志由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李富春、江青等同志陪同,走进会场的时候,全场起立,热烈鼓掌,欢呼“毛泽东—恩维尔”“恩维尔—毛泽东”。
演出前,中阿两国革命文艺工作者并肩走上舞台,齐声欢呼:“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敬祝恩维尔·霍查同志万寿无疆!”接着朗读毛主席语录和恩维尔·霍查同志语录,并且高声歌唱《东方红》和《劳动党——英雄的党》。
中阿两国革命文艺工作者第一次联合演出中国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他们亲密的合作、精采的表演,博得全场不断的热烈掌声。阿尔巴尼亚女演员佐·哈佐成功地扮演了《红色娘子军》舞剧中的主角吴清华,阿尔巴尼亚男演员阿·阿利阿伊参加了演出,他的表演也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在以谢胡同志为首的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访问中国的期间,中阿两国革命文艺工作者同台演出,充分显示了中阿两国人民和文艺工作者之间的革命友谊和战斗团结。他们的精采表演,为中阿两国的深厚友谊又谱出了一支响亮动人的赞歌。
演出休息时,谢胡、阿利雅等同志和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李富春、江青等同志,一起接见了阿尔巴尼亚地拉那“一手拿镐、一手拿枪”业余艺术团团长穆·格尔查利、副团长亚·托卡、艺术指导西·焦尼和芭蕾舞演员佐·哈佐、阿·阿利阿伊,以及中国工农兵芭蕾舞剧团的部分演员,同他们进行了十分亲切的谈话。
应邀出席晚会的,还有以纳·纳塔奈利为首的阿尔巴尼亚新闻代表团,在京的阿尔巴尼亚其他同志,以及阿尔巴尼亚驻中国大使馆外交官员。
出席晚会的,还有各方面的负责同志蔡畅、方毅、刘晓、罗贵波、李作鹏、吴法宪、余立金、邱会作、王新亭、张秀川、李强、张奚若、吴德、郑维山等。
演出结束以后,中阿两国革命文艺工作者齐唱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战歌《国际歌》。
在长时间的雷鸣般的掌声中,谢胡、阿利雅等同志,和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李富春、江青等同志,一起登上舞台,和两国演员亲切握手,表示祝贺。两国文艺工作者举着毛主席像和恩维尔·霍查同志像,一遍又一遍地高呼:“毛主席万岁!”“恩维尔·霍查同志万岁!”

2017年10月12日星期四

1967.10.12中共、日本商家、英国商家等各方为广交会做准备

1967年10月3日,美国中央情报局发出“情报信息通报”,称中共发出通知,要求广州各派在限定时间内交出所有枪支,违者严惩。看起来各派都在服从命令,预计11月15日广交会开幕时广州局势能恢复平常。

出处:美国DDRS,文件号CK2349019330

1967年10月17日,《参考消息》改变标题摘要发表英国《泰晤士报》10月7日谈英国企业可能被拒绝参加广交会的文章(按:泰晤士报的猜测是正确的,急需外贸的中共结果还是邀请英国人参加广交会),内容如下:

英《泰晤士报》担心我将不邀请英商参加秋季交易会

    【本刊讯】《泰晤士报》七日刊登该报记者六日从香港发的报道,标题是《据传中国贸易博览会有禁令,对英国的行动》,摘要如下:
    本地一家报纸今晚刊登一条消息说,可能不允许英国公司参加下月开幕的广州贸易博览会。
    这家报纸说,中国当局采取这个步骤是对警察上周搜查香港共产党工会的一种报复。
    今晚还得不到对这一消息的证实,但是北京迄今为止还没有通知这里的英国公司说,它们将被排斥。任何英国公司还都没有接到参加预定十一月十五日开幕的博览会的邀请,但是这可能是不重要的,因为与中国贸易的欧洲公司也没有接到正式的请帖。
    但是,如果这个消息属实,这将使世界这一部分的英国企业感到震惊。最近,英国公司注意到与香港的中共银行和商业公司的关系有显著的改善。
    无疑,最近几周尚无迹象表明中国想要减少与英国公司的贸易

1967年10月19日,《参考消息》改变标题摘要发表日本《东京新闻》谈广交会的文章,内容如下:

日二百多家厂商正积极准备参加广州交易会

    【本刊讯】日本《东京新闻》十二日登载该社记者岫尚宏写的一篇文章,标题是:《能否脱出深渊?愁眉莫展的日中贸易界人士》。摘要如下:
    就在一个月以前有关人士还说“日中贸易面临毁灭的边缘”而万分紧张的气氛,现在已经大不相同了。他们甚至感到日中关系的恶化大体达到了“尽头”。
    贸易界人士认为,共产党中国以国庆节为文化大革命的一个段落,期待着今后会努力恢复对外贸易的秩序
    由于目前的这种状态,国际贸易促进会方面按照钢铁、机械、肥料等各种行业,连日召集希望参加交易会的友好公司和厂商,会谈各自的打算,进行准备。希望参加交易会的人约有九百人,二百六十多家公司,是空前的最高记录。如果象以前那样,进行不适当的竞争,或者在目前的政治形势下采取“只要能够做生意”的经济为主的态度,全体的会谈是不能顺利进行的
    因此,准备是按照互相分享日中贸易整个利益这个方向进行协商的。因此友好公司在不少地方让初次参加交易会的新人士学习《毛泽东语录》。
    特别热心于这次交易会的是钢铁厂商。这方面的人士所以对交易会这样热心,是因为历年秋季交易会都比春季交易会成交的多,特别是今年,共产党中国是丰收年,估计整个贸易额会有增加。该界估计这次交易会的交易指标数额,进出口总计约将达到二亿美元,指望比春季的实际估计一亿六千万美元有大幅度的增加。
    但是,日中贸易界中有人也提出这样的疑问:友好公司学习《毛泽东语录》,贸易界全都一致采取谴责佐藤内阁的行动,日中贸易就能够有稳步的扩大吗?驻北京的外国人朗读《毛泽东语录》的,据说只有日本公司的人员。
    因此,也听到有人议论说,日中贸易是什么“朝贡贸易”,是什么“低声下气的买卖”。

    然而,对友好公司来说,他们并不满足于当前日中贸易的状态。可以算是“相当于政府之间的协定”的廖—高贸易协定在本年底满期以后,又将怎样?他们是非常关心的。
    继承了高事务的日中综合贸易联络协议会会长冈崎嘉平太热情地强调说,“廖—高?J贸易和同时签订的日中记者交换协定合起来,成为日中关系正常化的一条细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日本方面也不能割断。”
    据有关人士说,由于最近日中关系的平稳,估计谈判不久即将开始。

2017年10月9日星期一

1967.10.9周恩来陪阿尔巴尼亚访问武汉,出乎意料地承认文革曾惹出大麻烦

        1967年9到10月,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谢胡率团访华参加中共国建立伪政权18年的伪国庆。毛泽东为夸耀已控制文革局势,特意邀请谢胡参观2个多月前发生7.20事件的武汉,为此周恩来专门到武汉接待谢胡。10月9日周在武汉的欢迎大会上讲话,次日人民日报全文刊登标题是《文化大革命取得决定性胜利全国形势大好》。但周讲话引起外界很大兴趣的不是夸什么形势大好,而是周承认文革中出了乱子,驻华的法新社、德新社、英国外交官和美国驻香港外交官对此纷纷发表评论。
        周的相关讲话原文如下:
武汉地区也同全国一样,形势大好。两个多月以前,曾经乌云翻腾,阶级敌人猖狂一时。现在,敌人已经土崩瓦解,无产阶级革命派正在乘风破浪,胜利前进。武汉地区革命形势的发展,生动地证明了毛主席关于“乱子有二重性”、“坏事也可以转变成为好事”的论断的英明正确。
现在看得很清楚:凡是出乱子的地方,有的是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挑动的,有的是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或者敌特分子暗中捣鬼的。同时,社会上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思想的存在和影响,也为阶级敌人挑起事端,进行破坏提供了土壤。我们并不赞成出乱子,但是,阶级敌人硬要制造乱子,那也没有什么可怕。他们这样做,正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经过这么一乱,阶级敌人彻底暴露了他们自己的真面目。这就从反面更加激起了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愤怒和觉悟,擦亮了受蒙蔽群众的眼睛,把广大群众进一步动员起来了。
乱得厉害的地方,实际是更加乱了敌人,锻炼了群众,问题反而可以解决得更彻底。武汉地区的情况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阶级敌人的罪恶阴谋被击败了。暗藏在党内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被揪出来了。无产阶级革命派和革命群众在这一场严重的阶级斗争中,受到了教育和锻炼,更加坚强和壮大了。建立新的革命秩序,变成了广大革命群众的自觉要求和行动。
在这样一场翻天覆地的大革命运动中,某些地方,某些部门,在生产上付出一定代价,这是早在预计之内的。特别是在有乱子的地方,生产当然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但是,这只是暂时现象。一旦乱化为治,生产很快就能恢复上升。
这一次文化大革命,对于各级干部来说,是一场全面的审查和严峻的考验。经过一年多来的运动,揪出了一小撮坏人,发现了一大批好干部,也暴露了我们干部队伍的缺点和错误。我们有些干部官作大了,自以为了不起,好摆架子,喜欢训人,因而严重地脱离群众,这是很危险的。这种情况是中国赫鲁晓夫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所造成的恶劣影响。现在,我们应该特别加强对干部的教育,更好地贯彻毛主席的群众路线,改善干部同群众的关系。

驻北京的法新社、德新社当天就注意到这些内容,专门就此发了消息。《参考消息》则于10月12日以“西方记者妄评周总理在武汉的讲话”为题节译了这两份电文,内容如下:

  【法新社北京十日电】(记者:樊尚)周恩来总理说,文化革命远没有结束,还需要作努力来建立无产阶级的新秩序。
    据观察家们说,这是周昨天在武汉欢迎阿尔巴尼亚代表团的大会上所发表的讲话的主要之点。
    这个讲话表现出一种似乎表明讲话者的重要性和权力的现实和坦率,它引起了相当大的兴趣,因为它是震撼中国近两年的这个运动的第一个正式的损益对照表。
    在他的讲话之前,没有一个中国领导人承认或透露了周所说的东西,周讲话的风格与中国领导人通常老一套的讲话形成尖锐的对照。周讲话的要点是:
    一、文化革命没有结束,而且在某点上甚至还没有开始。这是因为其目的是要改造个人,特别是干部,他说,这项工作还没有开始。
    二、某些地区发生了严重的事件,但是这不是灾难性的。
    三、在出乱子的一些地区,生产“当然”受到了影响。
    因此,中国政府首脑,中国最高统治集团的第三号人物,证实了来自红卫兵的可怖的战斗消息,人们本来可能认为这些消息是想像出来的。
    【德新社北京十日电】中国总理周恩来承认,文化革命在发生骚乱的那些地方对生产有一定程度的损害。
    据中国报纸今天报道,周在阿尔巴尼亚总理谢胡访问武汉时发表的一篇讲话中说,像中国这样一场震撼世界的革命运动的确要求付出一定的代价。
    周说,可是,这个发展正在过去,生产能够再度增加。
    文化革命肯定将证明是对生产的一个刺激力量。


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10月12日向美国国务院发电,报告周在讲话中承认文革扰乱了生产。


英国驻华代办处10月13日评论周讲话很自信,显示他目前实权在握。对于周说文革下一步要加紧斗批改,这意味着文革进入终局,前期的混乱要收场。周罕见地承认武汉和其他地方出现派系纷争。周此番讲话是文革至今中共领导最坦诚地承认文革对生产造成不利影响的一次,以至于周讲话中只提到农业和核武器的成就,没说其他领域的进展。周再次向干部伸出橄榄枝,只要认错悔改就可以解放。至于周提到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反美力量,这或许意味着中国要缓和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强硬立场。

10月17日西德的《法兰克福汇报》就周讲话写了批评文革的文章,10月20日《参考消息》以“西德报纸诽谤攻击我文化大革命”为题摘译此文如下:
【本刊讯】西德《法兰克福汇报》十七日刊登哈里·哈姆撰写的有关我文化大革命的文章,摘要如下:
    周恩来总理最近在武汉欢迎阿尔巴尼亚政府代表团的群众大会上的讲话中对文化革命作了一个总结。他并没有省掉谈成绩。
    他说,文化革命给予了新的推动力,它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刺激剂。但是周恩来作为第一个有名的领导人同时承认了挫折。他说,发生过严重的事件,应当为牺牲者悲悼,在某些地区生产受到了“拖延”。中国总理公开流露出,北京的统治集团对文化革命的结果还不满意。
    最高领导集团克服了中国的夏季混乱。毛泽东暂时是胜利者。在他最亲密的合作者中今年年初以来也没有变动。继任人林彪的权力完整无缺。周恩来总理仍旧是第三号人物。
    然而中下层的情况看来就不一样了。去年夏天毛发出推翻固定了的党机器的口号,今年年初以来最高领导努力要建立新的权力机构来代替老的党组织,到处宣传“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的成立。
    在中国一半多的行政区里新的政治权力机构的思想还根本谈不上。此外,在今年夏天所发生的骚乱事件中表明,即使在毛派已经“掌权”的某些省份,新的领导中心绝不是没有受到攻击。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最后保留下来的地方一级权力机关的军队不得不出来秉政,这是毫不奇怪的。分析一下国庆节时在各省省会作为行政区掌权者受到游行居民欢呼的人员,就会令人惊异地发现,中国今天实际上是处于军人控制之下。
    在一年半之后出现这种情况看来是文化革命的一个很不满足的结果。毛泽东思想要建立一个新的革命的精练的权力机构的幻想有着破灭的危险。人们可以认为,党首脑九月间到几个省进行数星期的“视察访问”,目的就是要争取对抗(文化革命)的党的老干部和行政机构中的怀疑者为文化革命事业服务。
    红卫兵对中层干部的攻击在最近时期已经缓和下来。毛派的喉舌,北京《人民日报》最近几天为党的老干部高唱激动人心的颂歌。
    周恩来总理在武汉更为明确地说,绝大多数老干部是好的和“比较好的”。
    周恩来的这些话是同领导集团准备妥协的意图相符合的。毛和他的集团可能认识到,他们需要党的干部。军官或年青的红卫兵几乎没有能力首先在需要现代化的经济中进行“社会主义建设”。



出处:人民日报1967年10月10日,参考消息10月12日、10月20日,英国外交部档案FCO21/12,美国DDRS系统文件号CK2349031827

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

1967.9.24广州《铲修根》

《铲修根》
广州革命造反派打倒刘少奇联络站
(广州红旗工人、工联、红司、三司、新一司、
中医《301》、机关红司、市委红旗联络站
等九十多个单位)编


1967.9.24. 第十二期 (四版)

1版:1.中央首长关于大批判的讲话;2.中央文革关于今年国庆的指示;3.社论:让革命大批判的风暴来得更猛烈! 4.中央新任命:杨成武同志接替贺龙任军委副主席
2版:1.大革命时期刘少奇在广东的罪行录;2.刘少奇如此评价国民党 
3版:1.红卫报长征战团:陶铸的《理想》与《羊城晚报》 ;2.革命小将在中南海斗刘实况;3.珠影东方红“赤岗兵”:碧血篇——地、主匪血债备忘录

4版:1.广州三司515:毛主席的解放军是我们的坚强后盾;2.暨大红旗“珠江怒吼”:铲除地总的一株大毒草——评《广陈的路走不通》;3.重要更正





2017年9月23日星期六

1967.9.23合肥军管当局关于市场情况问题和整顿意见

合肥市的市场情况与河北省相似,http://communistchinadoc.blogspot.com/2014/09/1967916.html 文革乱局减弱了当局对市场的控制能力,比如公安机关瘫痪、武斗导致市场管理人员无法正常工作,这些都给见缝插针的自发经济以短期的增长空间。当然,在整体极权局面下,这种被中共视作“投机倒把”的自发经济还是要接受一轮又一轮的打击。对此,当局也知道“野火烧不尽”,只好妥协说“对于确因生活困难而临时经营小商贩,应以教育为主,只要洗手不干都可以从宽处理”。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6-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