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6日星期四

1968.8.16合肥市革委会拟判处33人反革命集团案(其中首犯沈志锐等4人死刑)

合肥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向合肥市革委会报审所谓三类人员(即刑满、解教、强劳人员)反革命复辟集团案,这个集团多达33人。合肥市革委会常委会拟对其中三名首犯沈志锐、顾忠良、潘福新和一名主犯卜金龙处以死刑立即执行,对主犯袁觉、金澍和处以死缓,对主犯陈亚民处以无期徒刑,对马侠骥等15名成员处以有期徒刑20年至3年不等,对另外11人处以管制三年或戴帽监督改造的处分。
该案33人名称如下:沈志锐、顾忠良、潘福新、卜金龙、袁觉、金澍和、陈亚民、谢恺元、刘洪奎、马侠骥、卞宝昌、杨澄湘、陈伯云、陈培根、宫先行、诸德海、鲁志鹏、凌珊义、刘奋驹、冯惠根、杨文龙、吕小晚、陈祖荫、陈景凡、傅洪发、王富荣、朱金根、陈腾云、周云忠、徐炳昌、周烈、王根堂、王鑫炎。
1968年12月2日合肥市革委会批复公检法军管会关于该案的补充报告,同意陈亚民由无期徒刑改判死刑立即执行,宫先行有有期7年改判无期徒刑(估计要么是因为该案庞大,后来发现些新的所谓严重罪证;要么是陈、宫在被抓后做出一些反抗的事情)。合肥市革委会提出改判死刑的意见要逐级上报至最高法院军事代表审批。针对军管会所提意见称原拟判管制者在劳改工厂不便管制而改为逮捕判刑,合肥市革委会否决该意见,说“应按党的政策办理,改判刑的判刑,不改判刑的仍应管制为宜。”
1970年2月16日,合肥市在一打三反运动中(估计是第一批牺牲品)枪决了沈志锐(至于顾忠良、潘福新、卜金龙情况未知)。1970年3月30日,合肥市革委会向安徽省革委会请示,说该会常委办公会议研究对陈亚民、宫先行、袁觉的处理,拟判陈、宫二人死刑立即执行,袁死缓两年。1970年4月4日,合肥市革委会发出合革办字[1970]102号文件,名为“关于对建筑材料实验厂、蜀山湖机窑厂刑满、解教、强劳人员反革命复辟集团罪犯陈培根处理意见的报告”,报告内容未知。
1982年9月22日,中共合肥市委发出合发落字[1982]100号文件,名为“关于对刘洪奎等33人补发工资的批复”。刘洪奎应该就是该案中被判12年者。
这些人是被判刑或劳教期满后但不释放回家而被强迫留在合肥劳改厂(建筑材料实验厂、蜀山湖机窑厂)改换身份继续工作,还有一些原本就未被判刑或劳教而是强制劳动改造者。此类案件在其他地方也时有发生,甚至还有一些正在服刑者被打成反革命暴乱集团案的,最知名的是1970年一打三反时山西大同一次处决徐关增、王汝强、任大熊等13名坐牢者案件。
据沈志锐之子沈阳先生博客上的1979年安徽省合肥市中级法院刑事判决书(刑再字79第540号),沈志锐被合肥市公检法军管会审判组(68)军审字第16号和合肥市公检法军管会(68)军判字第001号刑事判决为死刑,1970年2月16日执行(也是一打三反时),时年55岁,图附后。据沈阳先生自述,沈志锐是上海人,年轻时参加共军,是林彪的四野军官,1949年后回到上海工作,1958年3月28日因所谓右派、包庇反革命分子、蜕化变质、生活腐化四项罪名被开除中共党籍、行政职务并被送到安徽白茅岭农场劳改(见http://sy5074.blogspot.com/2013/05/blog-post_3091.html)。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19-015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19-009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81-030
沈志锐先生遗像
出处:沈志锐之子沈阳的博客

2018年7月30日星期一

1968.7.30合肥市革委会给安徽省革委会关于裁撤机构人员的报告

合肥市革委会是当年4月才成立,人员和机构本来就比原来减少了很多。到7月份《人民日报》又奉命鼓吹机构精简时,合肥市革委会赶紧效忠表示要继续精简机构人员,把原来24个组裁成8个组,原来400多工作人员(除掉其中一百多名在公检法军管会工作的)再减至140人左右。 其实这些都是吹牛而已,人员和机构很快就像吹气球一样膨胀回来。
市革委会原定机构草案见http://communistchinadoc.blogspot.com/2018/02/1968215.html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18-001

2018年7月20日星期五

1968.7.19合肥市抗洪救灾紧急会议纪要

从纪要看形势确实很紧张,淮河某处已决口漫堤行洪,村落被淹,只得空投粮食救灾。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3-0004-028

1968.7.18合肥市革委会关于杀人犯秦焕云处刑意见的呈批报告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19-012

1968.7.20合肥市批复对某奸污妇女犯的处理


按:1968720日,合肥市刚开始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一个月。在那样一个残酷的运动和严厉禁欲的时代,合肥市革委会竟然能批准安徽纺织总厂对一个奸污犯如此之轻的处理结果(开除出厂、送回农村原籍),实在是奇怪,也许实情根本就不是奸污而是偷吃禁果而已。
录入者对人名做了技术处理。

~~~~~~~~~~~~~~~~~~~~~~~~~~~~~

   
合肥市革命委员会文件

市革办复字(68)034

     
专政是群众专政,靠政府捉人不是好办法。
安徽省合肥市革命委员会
关于《安纺总厂革命委员会关于
对奸污妇女犯王*学的处理报告》的批复

安纺总厂革命委员会:
你厂送来的报告,经常委讨论同意给予行政开除出厂处分,并送回原籍农村劳动生产。
    
安徽省合肥市革命委员会
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日
(印)安徽省合肥市革命委员会
抄报:省革命委员会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19-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