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8日星期四

1968.6.28北京市高级法院关于不准离婚的判决书

最高指示

要斗私,批修。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方面谁胜谁负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不了解这种情况,放弃思想斗争,那就是错误的。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68)高民监字第177

申诉人:史德宏,男,三十八岁,京西矿务局干部。
被申诉人:潘秀兰,女,三十五岁,中共湖北省咸宁地委干部。
案由:离婚

史德宏和潘秀兰于一九五二年自主结婚,感情一般,生有子女二人(女孩小玲,十四岁;男孩小夏,七岁)。近几年来,潘秀兰的思想起了变化,在婚姻家庭问题上的资产阶级思想一度占了上风。因此,一九六四年潘秀兰以包办结婚,没有感情为理由,诉至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要求与史德宏离婚一九六五年六月门头沟区人民法院以(64)门法民审字第101号判决书判决双方离婚。史德宏不服,上诉。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65)中民婚字第467号判决书仍判决双方离婚。史德宏不服,为了继续争取和好,向本院申诉。

本院认为:潘秀兰与史德宏在结婚以前就认识并互送礼物,足以证明是自主结婚,并非“包办”。所谓“包办结婚”不是事实。至于“没有感情”,完全是由于潘秀兰的资产阶级思想发展的结果。这是社会主义婚姻家庭中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个阶级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激烈斗争。对资产阶级思想必须从各方面进行批判和抵制,决不能让它自由泛滥,决不能让它破坏社会主义的婚姻家庭制度。只要潘秀兰以“斗私、批修”为纲,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批判和克服自己在家庭问题上的资产阶级思想和行为,双方的婚姻家庭关系是完全能够改善和巩固下去的。

毛主席说:“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人民法院处理婚姻家庭纠纷,必须用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观点,阶级分析的方法,分清是非,坚决地批判并抵制资产阶级思想。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批准潘秀兰与史德宏离婚的判决书,撇开了感情变化的原因,回避了两种思想的阶级斗争,是中国赫鲁晓夫的资产阶级“唯感情”论的产物。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的处理,仍然没有摆脱这个反动的婚姻观点的影响,未能纠正原审法院的错误判决。所以这两个判决书都是错误的,应于撤销。

据此,本院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65)中民婚字第467号判决书和门头沟区人民法院(64)门法民审字第101号判决书。

二、不准潘秀兰和史德宏离婚
                           
一九六八年六月二十八日


2018年6月21日星期四

1968.6.21清华《井冈山》第148期:誓死保卫中央文革

继6月14日喊出《就是要誓死保卫江青同志》后,清华造反派又喊出《誓死保卫中央文革》这样虚张声势的空话。http://communistchinadoc.blogspot.com/2018/06/1968614147414.html





1968.6.18英国外交官补充报告《日经新闻》驻华记者一周前被捕情况


出处:英国外交部档案FCO21/59






2018年6月17日星期日

1968.6.17英国驻北京外交官报告东方市场见闻

英国外交官6月16日在东方市场看到首钢东方红大联委批判一名原首钢领导Yu Wenqing翻案夺权,并把此人和北京市工代会头目刘锡昌联系起来。刘锡昌是北京光华木材厂工人,北京市革命职工代表会议常委会核心小组组长,北京市革委会常委。

出处:英国外交部档案FCO21/14

2018年6月16日星期六

1968.5.18张北县大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的简报(缺一页)










出处:1968年中共张北县委员会宣传组关于宣传工作意见、计划、通知、请示等

1968.5.18英国外交官见中共国外交部官员谈格雷情况

格雷Grey是路透社驻华记者,自1967年被中共报复英国而作为人质软禁在北京,他的境遇颇为外界关注。
1968.5.18英国驻华代办处二号人物Cradock获许见到中共国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Miss Chang,交涉关于格雷的问题。中共始终把格雷的境遇与若干中共驻香港记者被港英关押的问题相关联而处理。
会面后英国外交官先用两份电报把会面主要情节报告给英国外交部,随后用外交邮包把会面详细记录送回英国。












出处:英国外交部档案FCO_21_140

1968.5.18唐山地区向河北省请示如何处理被红卫兵抄家的物资和地主富农房产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唐山地区革命委员会文件
唐地革(68) 22 
                   
关于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处理
红卫兵抄家物资和地主、富农的房产几点意见的请示
   
河北省革命委员会:
最近,我区有的县来信或来电话请示,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对红卫兵查抄地富反坏右或其它不法分子的财物,以及农村地主、富农的房产怎样处理。据报告这些财物,有的已上缴市、县级财政部门;有的还在本单位保存;有的被集体占用;有的已被群众分掉。根据中央有关指示精神和我区具体情况,提出如下处理意见:
一、对红卫兵抄家的物资处理,要切实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处理红卫兵抄家物资的几项规定”。
(一)查抄地、富、反、坏、右或其它不法分子的财物,除日常生活必需品退给本人(如原物已遗失或损坏则不退赔)以外,一律上缴到市、县级财政部门。对尚不能定性质各类人的财物,暂由本单位妥为保管,待定性后再作处理。
(二)确属革命群众和劳动人民被错抄的财物,应全部退还本人。
(三)贪污、盗窃和私用查抄财物者,首先向其进行思想教育,让其自觉退出上缴,否则根据情节轻重严加处理。但被小集体(生产大队、生产队、革命群众组织)用于文化大革命的少量消费物资或现款,经说明情况,报上级审查批准,可不予追究
(四)防止地、富、反、坏、右或其它不法分子,借处理查抄财物的机会,喊冤叫屈,反攻倒算,违者必须严加惩办
二、对农村地主、富农房产的处理,我们考虑:必须本着支持群众运动,打击阶级敌人,维护党的政策的原则,分别不同情况加以处理。
(一)对土改时漏划的地主、富农,在伟大的四清运动中已经县级领导机关批准,划定为地主、富农成份的,其房产除现住的外,确有多余,经过全村广大贫下中农充分讨论,报县革命委员会批准,可以没收其多余部分。没收后归大队集体所有。集体占用。个别贫下中农户,确实无房居住的,经过全村贫下中农群众讨论同意,可以暂时借用一部。
(二)对土改时划定的地主、富农,当时房产已经平分或作了调整的一般不能再次平反或没收,要说服群众按党的政策办事。
此件如可,我们准备发给市、县革命委员会内部掌握,是否妥当,请批示。
唐山地区革命委员会
一九六八年五月十八日


出处:秦皇岛市档案馆5-201-99



按:河北省革委会给唐山地区革委会的批示见
http://communistchinadoc.blogspot.com/2015/08/196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