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3日星期日

1967.4.23郭沫若拒绝邀请去莫斯科开会、苏联批判中共孤立主义

郭沫若拒绝接受邀请出席苏联4月20日在列宁97岁生辰时举行的“加强国际和平”列宁国际奖金委员会颁奖典礼,原任该委员会副主席的郭还声称要退出这个组织。新华社的消息称:该委员会原本以斯大林命名,但苏共20大反斯大林后就盗用列宁的名义篡改名称,连世界革命的大叛徒赫鲁晓夫都得到列宁和平奖,这是对列宁的侮辱。
另外,中共还拒绝出席最近在贝鲁特举行的亚非作家会议,该会要讨论反抗帝国主义和新殖民主义、追求民族解放的问题。

出处:美国FBIS Daily Report,1967年4月25日;杭州日报,1967年4月23日。



2017年4月22日星期六

1967.4.22合肥军管当局拒绝修改搬运行业分配制度

文革中不少人在政治斗争的掩盖下谋求经济利益,不过中共也很狡猾。当局虽然承认现行分配制度受走资派影响有不合理之处,但要放在运动后期解决,目前仍保持不变,至于税法更不能修改,应缴税款不得拒交或退还。



来源:合肥档案馆012-01-0006-023

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

1967.4.21安徽省军管会合肥市工作委员会请求解决文化大革命经费:

1967年初安徽拨给合肥五万元用于文革,其中三万给长丰县的农村运动,两万用于市内群众组织。这些钱很快就用完,而合肥又新成立33个组织,成员超过50万人,他们都伸手要钱,所以合肥市请求省里再拨下十万元。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06-016

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1967.4.17小客车设计革命造反会议纪要

会上批判走资派把小客车作为享受工具,以标志自身特殊地位,以致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制造的车上出现过景泰蓝、象牙雕刻、镀金子、镶珠宝、洒香水。
彭真曾说:“世界上还有帝王将相,他们要来我国访问,我们是个大国,要把我国最好的东西都装在‘红旗’车上”。第一辆红旗三排座车试制出来,就被彭真占用了。某人嫌这种三排车还不好,说:“因为我的孩子多,要把中间一排两座改为三座。”
造反者提出小车的造型具有强烈的阶级性,要从政治上爱护坐车的干部,不要给他们制造糖衣炮弹。






出处:《铁道车辆》1967年第6期

2017年4月16日星期日

1967.4.16天津工学院红卫兵(八·二五)批判刘少奇

1949年4月中共篡政之初刘到天津,为战后建设而鼓励资本家尽快恢复和扩大生产,刘说“今天不是工厂开得太多,而是太少,有本事多剥削,对国家和人民有利”。大纺织资本家宋斐卿大受鼓舞于1949年4月30日致信刘谈发展规划,拿出他1947年写成的《我的梦》,其中包括他“股东大众化”、“职工股东化”、“商店股东化”、“生活集体化”、“产品平民化”等一整套设想。刘少奇给予积极回应,5月3日回信“望本公私兼顾、劳资两利之方针,继续努力”。天津工学院红卫兵不知从哪里得到刘信的原件,发表出来。
有意思的是,1950年3月宋即借口到香港买设备成功逃出铁幕,后定居美国,1956年去世。


出处:陆文光收藏。

2017年4月15日星期六

1967.4.15安徽省外贸局合肥公司给合肥搪瓷厂关于汤盆检验的函

虽然合肥商品检验局不再办理汤盆的检验授予,但为保证出口质量,搪瓷厂要自行进行检验,合肥外贸公司进行抽检。至于出口水桶仍需报商检局检验。这份档案可部分佐证昨日中情局对中共外贸受到文革乱局冲击较少的判断。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9-01-0036-037

2017年4月14日星期五

1967.4.14中情局每周汇总

文革和恶化的对外关系似乎没有影响中共去年的外贸结果,进出口总额估计达到42亿美元,同比增加一成。同自由世界的贸易占中共外贸的7成和增长的绝大部分。中共进口最多的商品是从加拿大和澳洲买的近4亿美元粮食,出口最多的是农产品近10亿美元。

出处:https://www.cia.gov/library/reading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