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8日星期四

1968.6.28北京市高级法院关于不准离婚的判决书

最高指示

要斗私,批修。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方面谁胜谁负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不了解这种情况,放弃思想斗争,那就是错误的。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68)高民监字第177

申诉人:史德宏,男,三十八岁,京西矿务局干部。
被申诉人:潘秀兰,女,三十五岁,中共湖北省咸宁地委干部。
案由:离婚

史德宏和潘秀兰于一九五二年自主结婚,感情一般,生有子女二人(女孩小玲,十四岁;男孩小夏,七岁)。近几年来,潘秀兰的思想起了变化,在婚姻家庭问题上的资产阶级思想一度占了上风。因此,一九六四年潘秀兰以包办结婚,没有感情为理由,诉至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要求与史德宏离婚一九六五年六月门头沟区人民法院以(64)门法民审字第101号判决书判决双方离婚。史德宏不服,上诉。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65)中民婚字第467号判决书仍判决双方离婚。史德宏不服,为了继续争取和好,向本院申诉。

本院认为:潘秀兰与史德宏在结婚以前就认识并互送礼物,足以证明是自主结婚,并非“包办”。所谓“包办结婚”不是事实。至于“没有感情”,完全是由于潘秀兰的资产阶级思想发展的结果。这是社会主义婚姻家庭中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个阶级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激烈斗争。对资产阶级思想必须从各方面进行批判和抵制,决不能让它自由泛滥,决不能让它破坏社会主义的婚姻家庭制度。只要潘秀兰以“斗私、批修”为纲,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批判和克服自己在家庭问题上的资产阶级思想和行为,双方的婚姻家庭关系是完全能够改善和巩固下去的。

毛主席说:“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人民法院处理婚姻家庭纠纷,必须用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观点,阶级分析的方法,分清是非,坚决地批判并抵制资产阶级思想。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批准潘秀兰与史德宏离婚的判决书,撇开了感情变化的原因,回避了两种思想的阶级斗争,是中国赫鲁晓夫的资产阶级“唯感情”论的产物。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的处理,仍然没有摆脱这个反动的婚姻观点的影响,未能纠正原审法院的错误判决。所以这两个判决书都是错误的,应于撤销。

据此,本院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65)中民婚字第467号判决书和门头沟区人民法院(64)门法民审字第101号判决书。

二、不准潘秀兰和史德宏离婚
                           
一九六八年六月二十八日


2018年2月10日星期六

1968.2.10《广西联指报》第38号


《广西联指报》
广西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指挥部主办
1968.2.10. 第三十八号 (四版)
第一版:在接见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湖南班全体同志时中央首长(周恩来、康生、陈伯达、江青、杨成武、姚文元等)的重要讲话(下转第二版)
第二版:(上接第一版)中央首长讲话(下转第三版)
第三版:1.(上接第二版)中央首长讲话;2.社论《打倒派性 斩断黑手 将革命进行到底》;3. 《打倒派性 斩断黑手 实现和巩固革命的大联合 广西联指举行围歼派性誓师大会》;4.各地简讯:叛徒罗广斌展览会在北航展出、由中国制造的新式反坦克炮已在越南使用、李素文潜逃、为什么不点陈云的名、
第四版:广东“旗派”战士雷吼《这样多的干扰说明了什么,这样多的“内战”何时了!——对南宁市当前文化大革命一些问题的看法》




出处:浙江陆文光收藏

2018年2月9日星期五

1968.2.9张北县革委会通知召开学毛先进分子大会

文革中的新政权革委会建立后,往往把学习毛著作为鼓吹的首要任务,各地经常召开所谓“活学活用毛思想积极分子”的大会,张北县革委会就是这么做的。当时张北县人口似乎不到五十万,就要召开一个上千人的学毛大会。大会通知没什么,只是如何确定会议参加者的方法有点意思,通知要求不再按“条条”开会,即各系统(如教育、卫生、工业、农业等)不需要再开会推荐积极分子,而是只在各“块块”(即各公社)分别开会确定,县直单位的代表由县工代会、农代会直接组织确定。






出处:张北县档案馆

2018年2月8日星期四

1968.2.8合肥市军管当局转发长丰县支左共军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的经验

支左共军通过办干部和群众组织头头的学习班,继续扩张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很恶心。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31-021

2018年2月7日星期三

1968.2.7英国人得悉苏联总理访问印度时对中国问题的态度

很明显,苏联总理柯西金对中共实力很看不起,认为不管是核武器还是常规军备都很差劲。他建议印度人不要害怕中共在边境的挑衅威胁,中共不敢发动大规模战争,印度人只要增强实力但不去挑衅就够了。
出处:英国外交部档案FCO21/24

2018年2月6日星期二

1968.2.6英国外交部分析文革对共军领导层的影响

英国外交官注意到,虽然毛泽东、林彪搞文革时对共军将领整体的忠诚度有高度自信,但在文革中相当一批高级将领还是受到了清洗。
英国人整理出一份详细的名单,把共军各总部、军区、兵种的负责人分为四类:in favor(掌权)、out of favor(靠边)、in disgrace (被打倒)、uncertain(信息不全,难以确定)。统计显示在中央及总部以上的68名高级将官中,37人继续掌权、21人失势、10人难以断定。13个军区的105名主要将领中,49人在位、26人失势、30人难以确定,但要是不把10名兼任军区第一政委的地方主官算在内的话,那95名地方将领中有48人在位、17人失势、30人难以确定.这样算,那地方上将官受到的冲击比在中央受到的冲击小。

好玩的是,就在这份名单整理后不久,共军领导层再次发生重大清洗,杨余傅事件发生,代总参谋长、空军政委、北京卫戍区司令员三人被抓。










出处:英国外交部档案FCO21/13

2018年2月5日星期一

1968.2.5合肥军管当局转发对探亲假后如何报销车旅费的规定

这份文件是由安徽军管会合肥工委生产指挥部转发给合肥市工业局、手工业局、劳动局的,内容是合肥金笔厂关于员工探亲假中几个具体问题的意见,总的来说是较为宽松、照顾员工的。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2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