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5日星期二

1968.9.23英国驻华代办回顾烧馆一年来中英互限签证之战

1967年8月英国驻华代办处被中共烧毁后,英国限制中共国驻英外交官的行动范围,中共也限制英国驻华外交官离境。到1968年9月事态逐渐缓解,不少英国外交官被中共批准离境。但英国外交官认为驻华外交官会继续成为中共在香港问题上与英国角力的人质。




出处:英国外交部档案FCO21/69

2018年9月19日星期三

1968.9.19中情局获悉中共外交部指责驻外使馆外宣犯错误

中共外交部发电要求外交官和援外专家在剪彩和奠基等公开场合避免鼓吹文革,只需在与国外官员会晤时表扬文革。
电文中列举的错误包括:
驻西欧某贸易代办处外交官在当地企业家举行的招待会上谴责资产阶级和剥削阶级。中共外交部批评道,难道外交官不知道他们就是在和资产阶级打交道吗?说这种话只会带来反效果。
某使馆在发给其他西方国家驻当地的使馆邀请函写上标语“All reactionaries are doomed to be eliminated”.
驻巴基斯坦某外交官在与总统Ayub Khan的儿子私下交谈时,批判资本家和统治阶级,赞扬群众革命。中共外交部批评说宣传时要搞清对象的基本情况,这名外交官不知道总统儿子的态度和阶级情况就随口讲出。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directive citing mistakes committed by embassies in the conduct of propaganda outlined.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19 Sept. 1968. U.S. Declassified Documents Online

2018年9月14日星期五

1968.9.14南宁红卫兵《818战报》



1968.9.14.818战报》
南宁818红卫兵撤销总部杀回学校闹革命
暨纪念南宁818红卫兵总部成立两周年大会 专刊

  
1.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 全面落实毛主席一系列最新指示 南宁818红卫兵撤销总部杀回学校闹革命暨纪念南宁818红卫兵总部成立两周年大会  2.南宁818红卫兵革命造反总部关于撤销跨单位组织的公告  3.给毛主席的致敬电  4.坚决走同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  5.自治区革委会第一副主任、广西军区司令员欧致富同志的讲话  6.工人代表 红卫兵负责人等的讲话(略)




出处:浙江陆文光收藏

1968.9.13合肥市给长丰县关于余粮区农民口粮问题的批复

合肥市批准长丰县所提关于余粮区农民口粮的标准,主要内容是:
全年口粮最低标准是320斤(贸易粮,这比原粮实际要多);完成粮食征购任务的400斤,如卖给政府的粮食更多,可增加至420斤以内;棉花产区农民口粮一般定为375斤每年,如有灾害可适度降低,不能比临近粮产地农民高出太多。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25-011 

2018年9月12日星期三

1968.9.12合肥制作发行毛泽东像章、塑像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

因为当时为赶时髦戴毛泽东像章、塑毛泽东像,很多地方和单位随意用管制物资制作或交换毛像以谋利赚钱,因此这份规定主要是打着尊毛的招牌限制自发交易,所以该文件最后一句话是要求“打击投机倒把指挥部认真监督贯彻执行”。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31-005 

2018年9月11日星期二

1968.9.11 合肥市第一批工人宣传队进驻学校后的情况



录入者按:标红部分系录入者所作标记。
19687月清华大学造反派抵抗工宣队后,毛泽东下决心派工人进驻学校稳定局势,文革前期充当先锋的学生被边缘化。1968825日《红旗》杂志发表经毛泽东多处修改和补充的姚文元著《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公布了下面文件开头所引用的毛泽东指示,尤其是“教育革命要有工人阶级领导”的内容。于是全国各地立刻行动起来派驻工宣队全面进驻学校,下面的文件正是合肥市革委会总结自8.29以来派驻工宣队进校的情况。
从文件看,工人到学校后有以下活动:合肥钢厂的工人到安徽农学院后首先对所谓反革命分子下重手立威,也就是杀鸡给猴看;合肥电机厂工人到合肥三中后改造校容,使之更像崇拜毛泽东的神庙。
但工宣队的人们也遇到了很多问题,比如有学生质疑工宣队就是文革初期被批判的工作组,有的学生感觉老毛是过河拆桥,有人嘲弄工人没文化,有人怀疑是派来保守派工人整革命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情况简报                                                                等级__
                                                                              供领导同志参考
安徽省合肥市革命委员会编                      一九六八年九月十一日

最高指示

实现无产阶级教育革命,必须有工人阶级领导,必须有工人群众参加,配合解放军战士,  同学校的学生、教员、工人中决心把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进行到底的积极分子实行革命的三结合。工人宣传队要在学校中长期留下去,参加学校中全部斗、批、改任务,并且永远领导学校。在农村,则应由工人阶级的最可靠的同盟者——贫下中农管理学校。
**************************************************************

我市工人宣传队进驻大、中学校的情况
根据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实现无产阶级教育革命,必须有工人阶级领导”的教导,在省革委会的领导下,我市第一批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已于八月二十九日到九月二日胜利地进驻我市大专院校、部份中小学和其他上层建筑共三十七个单位,参加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工人、贫下中农、解放军战士共一千三百九十六人。这标志着我市工人阶级占领文化教育阵地,领导无产阶级教育革命的伟大战斗开始了,一个伟大的斗、批、改高潮正在到来。
我市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各单位后,受到了广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派、革命的红卫兵和革命的师生员工的热烈欢迎。八月二十九日当合肥钢厂、江淮仪表厂、安纺总厂、皖安机械厂、合肥电机厂的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开进安徽农学院、教育学院、医学院、中医学院、三中等院校时,受到了各校广大的革命师生员工的热烈欢迎。各院校都举行了热烈欢迎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校大会和联欢会。并刊出了欢迎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校的专栏墙报,张贴了大幅标语。很多院校的系、科、班、级还制订了“拥工公约”。广大革命师生员工表示,要坚决拥护工人阶级占领文化教育阵地,在工人阶级的领导下,认真搞好学校的斗、批、改,彻底摧毁资产阶级教育制度,把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进行到底。
我市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各校后,即广泛深入地宣传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和《七·三》、《七·二四》布告和《八·四》通知,狠抓阶级斗争,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从而大大提高了广大师生员工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使学校的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合肥钢厂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安农后,即深入到群众中去,宣传毛主席的最新指示,狠抓阶级斗争,整顿群众专政组织,对一小撮叛徒、特务、死不悔改的走资派和其他反革命分子实行群众专政,大长了无产阶级的志气,大灭了资产阶级的威风,群众情绪高涨,积极参加斗、批、改运动。进驻合肥三中的电机厂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不仅深入到学生和教职员工中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帮助他们复课闹革命,而且还帮助学校布置革命化环境,大整校容,丰富了三忠于活动,受到了广大师生员工的好评。许多师生员工说:“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就是好,我们一定要放下知识分子的臭架子,恭恭敬敬地向工人阶级学习,彻底改造世界观,走毛主席指示的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把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进行到底.”很多学校进驻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后,各方面工作都走向正规,无政府主义、宗派主义、山头主义大大克服,革命形势一派大好。一个伟大的斗、批、改高潮正在兴起。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 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入学校,工人阶级占领教育阵地,是一场伟大的天翻地覆的变革。目前,部分人对这一伟大创举,尚很不理解,特别是学校和文化单位中长期以来被一小撮叛徒、特务、死不悔改的走资派和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所把持,他们对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怕的要死,恨的要命,千方百计地进行破坏和抵制。因此,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后遇到了不少困难和问题,应引起重视。
一、挑拨离间,散布对工人宣传队不满情绪,破坏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和广大师生的关系。
合师院有个学生说:“要我们时就是红卫兵小将,不要我们时就把工人找来整我们。”有的人说:“早知道不唸大学了,唸大学还成了臭知识分子。”合肥师范学校有人说:“文化大革命中我们当上闯将,现在不行了,工人来掌我们的权了。”安医有个人恶毒地攻击说:“工人宣传队进驻我校把我们搞得家破人亡。”还有人说:“安纺工人在文化大革命开始时都是老保,不一定比我们好。”“刘少奇、李葆华、黄岩都被我们打倒了,我们还能搞不好斗、批、改,还派工人宣传队干什么。”有一个人看到安纺工人宣传队的一个队员穿了一件带有芜湖纺织厂字样的工作服时,对另一个人说:“怎么芜湖也来人了?”另一个人接着说:“管他妈的哪里来的,不要买他的帐。”还有的人散布说:“现在安纺老保来夺我们权了。”合师院有人说:“对解放军我是相信的,工人宣传队是否经过审查,里面有没有叛徒、特务?”
合肥三中有人说:“工人宣传队是不是运动初期李凡夫派的工作组。”安农有人散布说:“工人宣传队来了,凡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参加我院11.2111.248.5事件的和参加红井团的都要去登记。”企图扩大打击面,挑拨工人宣传队与师生的关系,把水搅浑。
二、破坏工人宣传队与校革委会的关系。
教育学院有一个人说:“要让工人宣传队来领导革委会我把头砍掉。”安农有人说:“这次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来主要是整革委会的。”
三、搜集工人宣传队的缺点,刁难工人宣传队。
进驻安徽医学院的安纺工人宣传队有一个负责人在动员大会上宣读毛主席语录时有两个字未读清楚,有的人就乘机在下面起哄。安徽医学院有的人在工人宣传队进驻后,故意把办公室、解剖室的钥匙都交给工人宣传队,有意进行刁难
目前,进驻我市各文化教育阵地的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正在深入宣传毛主席最新指示,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以阶级斗争为纲,充分发动群众,团结广大革命的师生,打破重重的阻力,主动地、不停顿地向阶级敌人发动猛烈进攻,决心把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进行到底。

(合肥市革命委员会办事组)

合肥市档案号:012-01-0031-023



2018年9月8日星期六

1968.9.9南华早报:香港亲共派游行庆祝中共国各省革委会成立

Mao victories celebrated by Hongkong communists BANNERS WAVE FOR CHINESE LEADER
South China Sunday Post - Herald (1950-1972); Sep 8, 1968;
ProQuest Historical Newspaper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pg. 1


Canton call to crush Liu's influenc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46-Current); Sep 9, 1968;
ProQuest Historical Newspaper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pg. 1


1968.9.8南华早报:中国观察《红卫兵报纸被取缔说明什么》、书评《江青生平》


Stop the presses -- permanently?: RED GUARD NEWSPAPERS AND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EYE ON CHINA
by "China Watcher"
South China Sunday Post - Herald (1950-1972); Sep 8, 1968;
ProQuest Historical Newspaper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pg. 6

TREA WILTSHIRE'S Madame Mao--her life and loves
South China Sunday Post - Herald (1950-1972); Sep 8, 1968;
ProQuest Historical Newspaper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pg. 34


2018年9月3日星期一

1968.9中情局对中共援助非洲国家的新评估

当时中共援助撒哈拉以内非洲国家的主要对象是Guinea圭亚那,Mali马里和Tanzania坦桑尼亚三国,实际数额并不高。中情局估计至1970年时中共经援仍会保持在较低水平,但中共会通过修建坦赞铁路来大肆宣传。考虑到上述三国政治动荡,中共低水平援助的经济效果很可能会被抵消。



















Intelligence memorandum on Chinese aid to sub-Saharan Africa.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1 Sept. 1968. U.S.
Declassified Documents Online

1968.9.4上海工总司简报总119期:战斗工具厂造反队头头对揭发人打击报复



             内部文件
             定期收回
工总司简报
一九六八年第九十九期
(总119期)
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常委会秘书组 1968.9.4

最高指示
对广大人民群众是保护还是镇压,是共产党同国民党的根本区别,是
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根本区别,是无产阶级专政与资产阶级专政的根本区别。
****               ****

战斗工具厂造反队头头、重机公司革委会
常委陈彬虎连续对揭发人实行打击报复



§§§§编者按:战斗工具厂的造反队头头陈彬虎,如此漠视社会主义法纪,肆无忌惮地、连续对检举揭发人实行残酷的打击报复,人们要问:战斗工具厂究竟是谁家的天下?在那里,究竟是无产阶级专政,还是资产阶级专政?
毛主席深刻地指出:“有了错误,自己不讲,又怕群众讲,越怕,就越有鬼。”陈彬虎这样害怕群众揭发,这样打击压制群众,你心里有什么鬼?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难道不需要弄个清楚吗?
建议机电一局革委会、机电一局联络站严肃处理陈彬虎的问题。根本问题还是阶级斗争问题。只有以毛主席最新指示为武器,充分发动群众,揭开战斗工具厂的阶级斗争盖子,才能彻底改变这种“好人受气”的状况。
群众的检举揭发信,落入被检举人的手中,就产生了如此严重的后果。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情况不只是在机电一局、重机公司有,其他单位也有。我们应当吸取这个教训,并认真的检查一下,采取切实的措施杜绝这种错误做法,以保障群众向上级反映问题的民主权利。§§§§


据了解,去年三月,战斗工具厂工人卢圣亥写信给市革命委员会,揭发陈彬虎的政治问题。信转到了机电一局革命委员会,又转到了重机公司革委会。重机公司革委会第一把手蒋流同志委托接待组李听度同志保管此信,又于今年一、二月份告诉公司革委会常委卞春竹掌握一下这个情况。不久,卞春竹竟把来信揭发的情况直接告诉了陈彬虎。陈即迫使李听度同志把揭发信交出来,说:“是卞春竹叫我来拿的。此信是厂里老保写的黑材料,我是联络站负责人,又是常委,我能处理。”(按:被检举的人公然“能处理”检举材料,还要污蔑检举者是“老保”,是写的“黑材料”,这不是混蛋逻辑吗?这不是仗势欺人吗?)陈得信后,就抓住检举人有一般政历问题,多次进行殴打。局革委会得知此事,即向陈追回原信,陈先是矢口否认,继而东推西推,最后才被迫从卞春竹手中交出(按:又是这个卞春竹。你身为公司革委会常委,为什么在接到检举信后不进行调查处理,反而向陈通风报信?为什么检举信被陈无理取去后又在你的手中交出?你在这个打击报复事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此事尚未处理,战斗工具厂又揭发了陈彬虎更严重的打击报复事件:
工人索心田,家庭出身贫农,一九六三年,在一机部德阳机器制造学校毕业后分配到该厂。一九六五年“四清”运动中搞过材料工作,文化大革命初期曾担任工厂红卫兵队长抄过陈彬虎的家,对陈的情况比较了解。去年三、四月间,索曾向市革会检举过陈的政治问题。陈得悉后,就逼使索交出检举信底稿,三次把索关在小房间里殴打,面部神经瘫痪。今年一月五日夜,陈又令索立即到厂,否则派人去抓。索预感到事态可能继续发展,自己在沪又是单身汉,无人照料,即避往四川老家。今年七月一日,索养伤已愈,即由其弟索心元(生产大队长)倍送来沪。机电一局革委会常委陈耀德同志当面向陈彬虎交待索心田回厂后不准再打他。陈当时满口答应,可一回到厂里,就又对索进行围攻、武斗、挂牌游街,以后又连续进行多次毒打,扣发其工资。局革会才于八月初对索采取了适当的保护措施。

(本期增发至机电一局革命委员会。)



出处:复旦大学历史系资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