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4日星期三

1966.11.4中共3516工厂党委书记因文革中错误被停职检查


中国共产党上海市国防工业委员会(批复)
总号沪国防工委(66)字第017      机密程度 机密
主送 中共3516工厂工作队队委
   中共3516工厂党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抄送
总后工厂管理部党委
(共印 5 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件1  中共上海市国防工业委员会办公室1966 114日印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厂队委、党委报来关于钟勃儒同志停职检查的材料收悉。
经研究,同意你队委、厂党委的意见,停止钟勃儒同志党委书记的职务,进行检查,放手发动群众,彻底揭发其错误。
中共上海市国防工业委员会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四日


种勃儒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主要错误事实
   文化大革命在我厂一开始,种勃儒同志就表现了严重的右倾,害怕群众运动,从阻挠革命群众大字报开始,一直发展到最近违犯组织原则,擅自修改队党委和厂党委常委扩大会关于重点对象张兆传的批判斗争决定,引起了革命群众的极大愤慨。队党委、厂党委及文化革命委员会分别进行了讨论,一致认为种勃儒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犯的错误是严重的。队、厂,二个党委及文化革命委员会分别成立了调查小组,对种的错误进行了调查,向厂党委作了汇报并进行了认真地讨论。现将种的主要错误事实及党委讨论意见报告如下:
一、丧失立场,包庇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分子张兆传。
1.六月十一日,文化大革命转入内部,广大革命群众纷纷口诛笔伐揭发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十三日晚,官尚旭、李定国等同志在卫生科写大字报揭发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分子张兆传的大字报时,种闻讯后,急忙赶到现场,百般进行阻挠,讲什么:张的问题已处理过了(实际并未处理),党委委员写是不是好,他是不是牛鬼蛇神,要好好考虑。后来看劝阻无效,第二天(十四日)晚上,他仍“不放心”,又分别派厂长张明吾、政治部主任吴炳琴等同志前来阻挠。(张厂长极力进行阻挠,吴炳琴同志因本来就有看法,当即提出不能阻挠,但种仍叫吴去,吴不得己去,应付一下就走了。)企图压制革命的大字报,但因写大字报的同志据理力争,坚持要写,这张揭发厂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第一张大字报才得问世。
事后群众极为不满,紛紛写大字报质問,有的同志写信給厂监委及市委要求严肃处理。后来国防工委明确指示:种是犯了立场性的错誤,党委会对他进行了二次分析批判,並責成在全厂大会进行检查。
2.种阻挠群众大字报不成,問题暴露后,群众揭发了張兆传大量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錯誤事实。在这种情况下,种仍不认识。92红卫兵大队部在第二号抄家行动方案中,根据群众要求決定要抄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分子张兆传的家。当红卫兵大队部负责人王士英、曹文九去向种勃儒同志汇报行动方案时,种的态度十分含糊,极不明朗,迟迟不表态,却反复給王、曹谈人民日报社论上讲的什么是仇敌,什么是吸血鬼等。时間拖得很久,汇报同志十分着急,最后,种竟指示紅卫兵負责人讲:“不同对象要区別对待,要讲策略,要有理,有利,有节,可以先礼后兵,是不是叫几个红卫兵到张兆传家去向他要,叫他自己把日记本交出来,如果他給了就算了,如果不給再抄。去的人不要多,二、三个,三、四个就行了”。红卫兵大队长曹文九同志根据种的指示,派了四位红卫兵去张的家向他“要”日记本,结果张給了红卫兵一本旧中国地圖和二本无关紧要的笔记本。紅卫兵看他給了,也就走了,結果什么也没有抄到。此事被群众得知后,更是议论紛紛,广大群众更加气愤,认为种这不是在搞阶级斗争,不是在革命,而是在给敌人通风报信。在这种情况下,911日革命群众又对张兆传进行了抄家,抄出了八本笔记,上面記载了大量的反动日记。
3.张兆传问题大暴露后,在工作队尚未进厂时,就着手整理张的材料。后来材料组把张的材料整理好后,厂文化革命办公室和政治部部务会议几次开会研究大家一致认为张应列为重点对象,进行批判斗争。每次开会研究种均态度不明朗,不是讲不具体重整,就是讲把过去已经处理过的问题和現在的要分开,总企图把张的问题讲成是过去已处理了。(因在第一次阻挠张大字报时种就讲已处理过了)。95日工作队党委和厂党委常委扩大会最后讨论决定张以批判斗争对象材料上报。当材料组把材料送种签发上报时,种仍企图减轻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分子张兆传的罪行,在整个签发上报过程中百般刁难,寻找种种借口,迟迟不予签发,使张兆传材料上报出现了五上五下的反复过程
98日,材料组把材料送种签发,种不予批示,其理由是:政治部两主任未审阅。将材料退回材料组。
99日吴主任阅后又送給种签发,种借口夏付主任没有阅,故又将材料退回材料组。
910日早晨夏付主任阅后,又送种签发,一直在种处压了十三天,于922日退回材料组。並提出了三点意見:(1)材料中有一段话没有标点(少了一个逗点);(2)有两句话内容重复;(3)会议上决定是批判而不是批判斗争。
924日材料组根据种的意見进行了修改后,又送給种签发,这时种还不肯签署,叫把材料先給工作队队长看了再說,材料又一次退回材料组。
927日材料组同志見种连续四次不予签署,张晓忠同志便写了一張条子連同材料一并交給马队长。条子上說从95日至927日连续四次呈种政委签发均被退回,马队长见条后,十分气愤,当即在条子上附言:催种勃儒同志迅速办理。至此,种勃儒同志才在十分不愉快的情緒下,签上“打印上报”四个字,而且連日期未签。就这样,这份上报材料前后历时21天(从95日二个党委讨论后算起,以前还不算在内),上下反复五次,並在种把原队党委及厂党委常委扩大会决定批判斗爭,改为批判的情况下,才同意打印上报的。后来有的委员发現打印上报材料上把原来队、厂二个党委决定为批判斗爭改为批判,当即便找有关委員核实情况,追查责任,发現是种叫改的后,不少委员均向吴主任反映了这一情况。后来吴主任向联络员及沈队长作了汇报。此事引起了沈队长的重视认为这是个原則問題,队党委立即召开了会议作了慎重研究,并向国防工委作了报告。同时决定马队长亲自找种談话,在谈会中,种讲“斗爭”二字是不是我划的记不清了,至于后边修改意見我当时记得党委决定是批判,叫束如海同志去查一下会议记录,根据党委决定修改上报。企图推卸责任。根据調查我們分析修改党委决定不是别人而是种勃儒。因为:(1)束如海同志作为一个具体經办人員,没有上级指示他自己不敢擅自修改党委决定,况且束如海同志一开始就积极主張对张进行批判斗爭,从他一贯对张的态度分析,修改决定不可能是束如海的主张。(2)种虽讲记不清“斗爭”二字是不是他划的,但是根据调查,别人均没有划,而且别的同志在材料上进行修改不是红钢笔就是原子笔,从未用过红铅笔。而材料上“斗爭”二字是红鉛笔划的,别人又没有插手,因此基本可以肯定是种改的。(3)种从阻止写张的大字报开始,对张的问题一貫右倾,在討論張的材料时他总是不明朗,並且他已有过記得党委决定是批判而不是斗争的想法。因此,修改决定的想法和种的一贯思想是相吻合的。
二、思想一貫右倾,害怕群众革命,严重阻碍了运动的发展。
种勃儒同志的錯誤不仅表现在对待张兆传的问题上,从文化大革命以来,在一系列问题上都表现了严重的右倾,不敢放手发动群众,成为运动的绊脚石。
1.阻止群众召开声討大会。
当文化大革命在社会上进入声討“三家村”高潮时,我厂广大革命职工情緒激昂,紛紛要求开大会声討“三家村”黑帮分子的罪行。不少同志向种建议要考虑群众情緒,应立即召开大会。但种对群众要求置之不理。甚至还有同志向他汇报下边要求也不愿听。此时下边意見很大,几个厂領导又再三催他,上边領导也积极支持,但种仍按兵不动。后来在一次常委扩大会上討論开声討会时,大家一致认为应当馬上召开。在会上种还坚持不同意召开,讲什么要开大会我不讲话,誰能讲誰讲,我不敢讲。当时別的同志再三说服他,並讲解放軍报上已发表了宣传要点,更好讲了。但种却讲:前几天还可以讲,現在解放军报上发表了就更不好讲了,你能超过报上的水平吗
总之,以种种借口阻止召开声討大会。虽然群众要求强烈,同志們热情建議,上级领导积极支持,但种始終一意孤行,坚持己见终使声討大会没有开成,致使党委当时对运动领导处于被动,严重地脫离了群众,挫伤了群众的积极性。
2.丧失立場为惡霸子孙辩护。
原保卫科长张富英的祖父是一个负有血債的惡霸分子。(1947年复查时被当地群众打死)。其伯父(后为继父)是历史反革命分子(被管制三年)。张富英长期隐瞒这些重大历史问题。在四清运动中问题並没有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中,当官尚旭、李定国同志对种讲要写大字报揭发此问题时,种讲:“张富英祖父是不是恶霸性质还没有定。”宫、李当即讲:“李純之同志亲自去调查过,有調查材料,並且張富英在下楼时也作了检查。”种又讲:“他自己檢查是对的,从材料上看是不能說明問题的。他的祖父问题是民事糾紛,还是阶级报复呢?”宫、李讲:“他伯父被捕,張富英利用职权写信包庇历史反革命又如何解釋呢?”种又一口咬定张的伯父没有問题,是公安局捕錯了。后来不是放了吗?关于張富英祖父及伯父问题组织反复调查,情况完全属实,这些情况种是知道的,但是他並不以阶级观点对待这問题,反极力为恶霸子孙辯护,更严重的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还把他当成骨干分子使用,和他一起研究抄家等重大问题。
3.对在文化大革命中挑动群众斗群众,对群众实行打击报复的龚徐宝(三車間主任)的材料处理上,同样采取了节外生枝,百般刁难,迟迟不加签署的极右作法。
早在文化大革命初期,根据群众反映,四清工作队留厂观察组就对此問题进行了调查,材料写好后,种看了就讲材料有问题,不經党委讨論就上报,这作法是不对的,要重新調查,后来厂又組織人进行了调查,在822日时論论龚的材料时,种借口材料上讲的一次会議时間不对,要再作调查,后来这份材料又经过了一个半月上下反复五、六次,直到106日上午种去国防工业党委开会,确定要坚决完成斗批任务,並要抓紧进行时,种才勉强簽署同意打印上报。
根据上述初步归納的几个问题,就足以说明种勃儒同志的问题是严重的。文化大革命一开始,种勃儒同志对于毛主席亲自发动,亲自领导的这场偉大斗爭,在领导上就很不理解,很不认真,很不得力。处处“怕”字当头,对于群众的革命新秩序感到突然,先是阻止召开声討大会,继而阻挠革命的大字报,犯了錯誤后,仍不吸取教训,在一系列的重大问题上,仍頑固地坚持资产阶級的反动路线,害怕群众起来革命,寻找种种借口,設置障碍,压制群众运动,以致成为群众运动的绊脚石,严重的阻碍了运动的发展。鉴于目前运动发展情况及种的錯誤的严重性,我們认为种勃儒已不能再继续领导运动。根据群众要求,经文革委員会、厂党委及工作队党委的反复研究,一致认为种勃儒同志应当立即停职反省。同时应继续发动群众彻底揭发种的问题,待问题彻底弄清后再作处理。上述意見是否有当请批示。

中共三五一六工厂委员会
1966111
(印)中国共产党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516工厂 委员会

报:  上海市国防工业党委。
抄:  总后工厂管理部党委、第二生产管理局党委。


出处:上海市档案馆 A41-1-2






2015年11月2日星期一

1965.11.3上海《文汇报》报道钱学全心跳停止十六分钟后经抢救复生

1965.11.3上海《文汇报》报道钱学全心跳停止十六分钟后经抢救复生

《文汇报》报道第二军医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抢救一名心跳停止十六分钟的工人复生,冲破了国际文献记载的心跳停止六分钟极限,被视作现代医学奇迹。《文汇报》为此配发社论《革命精神创奇迹》,称为“冲破洋框框、创造新奇迹”。
《文汇报》的报道和社论全文待查《文汇报》数据库。《上海通志·大事记》称该起抢救案例发生于19651128日,看来时间有误,应该是928日。现据《人民军医》1965年第12期文章《用毛泽东思想挂帅积极抢救阶级兄弟——记一名心跳停止十六分钟的工人经救治复活的经过》,简述该事如下:

1965928日早上五点半,上海时代玻璃仪器厂工人钱学全,从家里骑自行车去参加民兵操练,约十分钟后在新华电影院门口突然从自行车上摔下不省人事。上班的民警张厚锜看到后,就很有经验地用手指在病人的鼻孔下一试,发现已经停止了呼吸,再摸摸胸口,也没有感觉出心脏的跳动。五点五十五分,他找来三轮车把病人送到同济医院急诊室,到达时间为六点零八分。
在急诊室值班的内科军医卢珊舟立即检查, 病人面呈青灰色,呼吸停止,瞳孔极度扩散,角膜轻度浑浊,对光和一切反射消失,心脏听诊一分钟,没有听到心音。她立即叫护士马惠珍注射一针强心剂,但是到六时十一分,病人还没有任何反应,这时他已经临床死亡十六分钟了。值班护士沈曼菲通知更多的人前来抢救。司药李殿华首先来到急诊室,用嘴对着病人的嘴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随即胸外科主治军医万国泰、外科教导员、麻醉科、脑外科的军医也都相继赶到。军医万国泰做着体外心脏按摩,麻醉军医汤家镌作气管插管,并给病人戴上“冰帽”,进行物理降温,以防脑细胞过多坏死。护士观察输氧和输液的情况,药房及时配方、送药。
五分钟内钱学全依然全身冰凉,没有好转迹象。这时有人主张打开胸腔直接作心脏直接按摩,但拿不定主意。教导员则决定坚持体外按摩,到六点二十分病人的瞳孔逐渐缩小,嘴唇微微变红,忽然轻轻抽了一口气。在场的人都叫起来“活了,活了!”接着也听到了心脏跳动的声音。
随后,为避免病人长期陷入昏迷而成为白痴,同济医院采取了以下预防和康复措施:院医教处主任孙克文根据长期积累的经验,及早地采取了降温、脱水等推护脑组织功能的措施,从而防止了脑组织缺氧、缺血可能带来的脑水肿、酸中毒、尿闭等严重后果。他们切开了病人的静脉, 注射了碳酸氢钠( 防止酸中毒)、山梨醇( 防止脑水肿和尿闭)以及葡萄糖酸钙等药液,同时还切开了病人的气管,以防止窒息。
病人转入病房后,首先遇到的严重问题是病人产生了气胸,X线片显示左肺压缩了95%,心脏被挤到右边去了。抢救组决定把两种不同的方法都列入治疗方案:一种是主强用抽吸的方法把胸内气体抽出,另一种是主张作胸腔闭锁引流。结果首先采用抽气方法,发现效果不显著,便接着施行了胸腔切口,作闭锁引流, 胸腔中的气体渐渐排除,心脏恢复了正常位置。在整个治疗过程中,还先后出现了抽筋、昏睡、精神性的烦躁不安、心包摩擦音和胃出血等等症状。
钱学全的健康状况改善后,仍对周围新近的事物缺乏记忆力。比如经常拾他做治疗的主治军医吴玉祥把自己的姓名告诉钱学全,可是转一个圈回来,再问他就记不得了。为了解决“近事遗忘症”问题,医护人员加强对钱的思维训练,给他讲故事,找连环画给他看,然后要他讲出这些故事和书画的内容。反复锻炼后,钱的记忆力不断增强。经过一个多月的抢救和治疗,钱学全基本恢复健康。
从同济医院的事后总结看,军队医务人员为履行战地急救而必备的雷厉风行、紧张快速的作风在这起抢救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另外,同济医院承担有上海市重大节日集会、游行的急救任务,为此也培养了一批从事抢救工作的得力骨干。1964年上海10.1晚上发生重大拥挤踩踏事故(死16人,重伤63人,轻伤109人),同济医院当晚就接收了30多个挤压伤患者。



参考文献:《用毛泽东思想挂帅积极抢救阶级兄弟——记一名心跳停止十六分钟的工人经救治复活的经过》,《人民军医》1965年第12期;《文汇报》文化大革命大事记(征求意见稿)2001;《上海通志·大事记》。



1965.11.2中共中央宣传部转发文化部党组关于今后出版、复制毛主席诗词手稿和其他墨迹的几点意见

中央宣传部转发文化部党组
关于今后出版、复制毛主席诗词手稿和其他墨迹的几点意见
1965.11.02 
宣发〔65350

中央宣传部批语:
现将文化部党组《关于今后出版、复制毛主席诗词手稿和其他墨迹的几点意见》发给你们,请参照执行。


文化部党组关于今后出版、复制毛主席诗词手稿和其他墨迹的几点意见

中央宣传部:
出版、复制毛主席的诗词手稿和其他墨迹(如题词等),是一项严肃的政治任务,必须认真负责、保证质量。我们认为今后出版、复制毛主席的诗词手稿和其他墨迹,有必要进一步加强管理;为此,特提出如下几点意见:
一、今后凡出版、复制毛主席的诗词手稿和其他墨迹,应该统一由文物出版社负责。出版、复制以前,由文物出版社送毛主席办公室审查
二、出版、复制毛主席的诗词手稿和其他墨迹的文字,必须符合公开发表的毛主席的诗词和其他墨迹的文字。如果仅有个别文字不同,而意思未变(金沙水拍云崖暖”)字,写成),经过批准也可以出版、复制。但是,有错字或个别句子与公开发表的文字不同,则不能出版、复制
三、上海以印刷石刻毛主席诗词手稿的拓片为主,但稿本须以文物出版社印制的手稿为准。如果需要出版、复制部分珂版毛主席手稿,可以由文物出版社供应照片。但是,版权注明文物出版社出版上海××印制等字样。其它地方如果需要复制毛主席诗词手稿和其他墨迹,应该一律委托文物出版社承担。
四、中国革命博物馆和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因陈列需要毛主席题词等墨迹,可以自行复制
五、手工艺品方面采用的毛主席诗词手稿和其他墨迹,应该一律以文物出版社出版、复制的手稿为准。具体办法由第二轻工业部拟订。
以上意见,如无不妥,请批转各地执行。


文化部党组
一九六五年十月十八日

来源:根据文件原件打印

出处: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2006(第二版)

2015年10月30日星期五

1958.10.30起北京半个月内三次向中央紧急报告缺少炼钢所用生铁


中共北京市委关于生铁严重不足向中央的紧急报告
19581030日)
北京市生铁供应严重不足,将影响到炼钢任务的完成。
北京市所用20万吨生铁,原定由石景山钢铁厂供应10万吨,河南省供应8万吨,湖北省供应2万吨(后来冶金部又决定此2万吨改由河南供应)。10月份由石景山钢铁厂供应2万吨,河南省供应3.3万吨。但是,截止1030日,从河南省实际只运来3199
1015日以来,本市钢产量已经提高,特别是小土群炼钢运动开展以后,产量已经有了保证,但是从26日以来,由于生铁供应不足,不仅炒钢炉全部停产,小转炉也大部停产,使10月份本来可以完成的4万吨钢的任务也完不成了。在此期间,我们曾多次请冶金部解决,也解决了一点,但是,同实际需要相差很远。
经过两个月的苦战,北京市的炼钢能力已经达到了这样的程度:在“大洋群”方面,除现有的十几个大转炉以外,目前又有11个大转炉将要陆续投入生产;在“小土群”方面,十几万基干炼钢队伍已经组织起来,在星期日,还可以发动几十万人组织高产,只要有铁,全市日产4000吨,在“钢铁星期天”日产1万吨或者更多一些是完全可能的。因此,今年尚待完成的12.5万吨的任务,可以争取在11月份基本完成,并且保证在12月上旬全部完成。为了完成这个任务,11月份除应由石景山钢铁厂供应五六万吨生铁以外,必须再由外地调10万吨左右,也就是说每天必须运来将近3500吨生铁,否则,愈往后拖,时间愈短,任务愈重,就有完不成今年炼钢任务的危险。我们请求中央责成有关部门尽速解决。
当否请示。
根据北京市档案馆馆藏原件刊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共北京市委关于生铁供应严重不足向中央的紧急报告
19581110日)
11月以来,炼钢用生铁及煤的调运情况十分不好。煤的调运,经我们与煤炭部及有关方面反复洽谈,答应每天运来开滦煤1600吨左右,大同煤2000吨左右,这个数量只能勉强维持目前炼钢炼铁低产的局面(日产钢1500)。铁的调运,本月截止9日只运到2200多吨(山西1200多吨,河南1000吨),平均每天尚不足250。冶金部原从河南拨铁6.3万吨,从山西拨铁2万吨。山西和河南省的同志虽对调运生铁已经给予积极支持,但是据我们派去河南新乡专区(北京的铁全部拨在这里)运铁的同志于9日长途电话谈,河南能在11月内运来的铁的数量很小,和我们的需要相差很远。
    按照我们的需要,争取在1210日完成20万吨炼钢任务(到9日止已完成9万余吨),平均每天需要运来铁30004000吨,而目前平均每天只运到200多吨,相距甚远,形势十分紧张。北京的炼钢任务必须按期完成,如果从现在起,立即解决生铁和煤的供应问题,我们仍然可以保证在12月上旬完成任务。但是,如果目前的情况仍然没有根本好转,问题就很严重。因此,我们请中央责成有关部门,采取有效措施。迅速解决。
以上当否,请示。
根据北京市档案馆馆藏原件刊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共北京市委关于生铁供应严重不足向周总理并中央的紧急报告
19581115日)
关于北京市生铁供应严重不足的情况,最近已报告中央,现在形势越来越紧急,不得不再向你报告。
11月以来,北京钢的产量没有很大的增长。到1113日,累计共完成钢9.8万多吨,距离完成任务还很远。这主要是由于生铁供应问题不能解决。除了北钢、特殊钢厂、石钢等单位的大转炉以外,一千多个小转炉差不多都停产了(炒钢早已不炒)。现在看来,1210日已经不可能完成20万吨的任务,按目前情况下去,到年底完成20万吨钢也没有保证。
现在石景山钢铁厂每日可产生铁1900吨左右,除去锰铁、厂用铸造铁、天安门工程用铁和向柬埔寨出口的铁等等,每天能供应北京的只有1300吨左右。这个数目,在前一时期,还可以供应北京钢厂、北京特殊钢厂和石钢的需要;现在,北钢、特钢、农业机械厂的新转炉陆续投入生产以后,已经越来越不够了。河南省91011三个月应供应北京生铁6.3万吨。9月间我们即派了20多个干部去调运,虽然河南省委及新乡地委已给予大力支持,但10月份只运来4555吨,11月份到12日止只运来100510月底冶金部由山西拨给北京生铁2万吨,我们派了冶金局长率领二十多个干部去调运,在山西省委大力帮助下,到1112日,已运到1829。我们原来打算进入11月以后,每天能运进生铁3000多吨,加上石钢的铁,每天产钢4000吨左右,但是,11月上旬,每天平均只运进生铁250
由于生铁供应不足,有些单位把铸造用的铁也炼了钢。许多机器厂已处在停工半停工的状态。许多机床设备因为没有生铁而不能生产,最近要突击轧钢机也因为没有铸造铁,不能投料。这样下去,炼钢任务很难完成,而且将严重影响其他各方面的生产和明年第一季度的生产准备。
现在,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为了完成今年的炼钢任务,还必须做更大的艰苦的努力。我们希望中央能帮助我们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根据北京市档案馆馆藏原件刊印

出处:北京市档案馆,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北京市重要文献选编1958年》,中国档案出版社,2003年,第840841页、866867页、87187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