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日星期六

1967.7.1上海制作的两部文革纪录片上映

反映当前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派大好形势的纪录影片
《高举革命批判大旗奋勇前进》在全国上映
纪录片《革命小将最听毛主席话 》也同时映出
 【 新华社北京30 日电】纪录影片《高举革命批判大旗奋勇前进》和《革命小将最听毛主席话》,七月一日起在北京、上海和全国各地陆续上映。
《 高举革命批判大旗奋勇前进》, 纪录了上海市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革命群众, 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 奋起批判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战斗情 景。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大联合和革命的三结合发挥了强大威力,广大工农兵、革命师生和革命干部站在斗争第一线, 抓革命凯歌高奏, 促生产捷报频传。整个影片,以真实而动人的镜头, 构成了当前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派大好形势的缩影。
 纪录上海市中小学复课闹革命的影片《革命小将最听毛主席话》,广泛地展示了上海中小学校的革命师生坚决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革命景象。他们热烈响 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 从社会上回学校去以教学班为基础实行革命大联合,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和积极投入军政训练。一幕幕动人的场面,表明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经受了锻炼的革命师生们, 进一步加强了革命性、科学性和组织纪律性,他们既是停课闹革命的闯将,又是复课闹革命的模范。

 这两部影片,是由上海工农兵电影制片厂和上海东方红电影制片厂分别摄制的


出处:《杭州日报》1967年7月1日,http://118.145.7.53/D330100hzrb/1967-07/01/mpml.files/nb.D330100hzrb_19670701-005.pagepdf.1.pdf 


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1967.6.29杭州日报批判“走江湖者”、“ 土方郎中”、“魔术师”



编者按
那些从事非法活动的“走江湖者”、“ 土方郎中”、“魔术师”等,用他们的三寸不烂之舌,三脚毛的拙劣戏法和所谓“气功”、“武术”等等,吸引过往群众,推销次货假品, 从而牟取暴利,骗人钱财。这些人所玩的鬼花样,如不予以揭穿,容易使一些城乡居民受骗上当。今天本报发表的两封来信, 揭开了假货假药的“ 谜”,指出了它的危害,望广大群众读后引起警惕,免得上当。
在此,我们要警告那些从事非法活动的人:你们这样做,一害国家, 二害人民,是一种违法的行为,广大革命群众决不允许你们再胡搞下去,应立即停止活动。同时,希望广大无产阶级革命派和革命群众,积极行动起来,狠狠打击这股资本主义势力,彻底、干净、全部地把这些烂货从社会主义市场上清除掉。


工商行政、卫生部门无产阶级革命派来信
揭露假货假药的真相
呼吁狠击资本主义歪风

编辑同志:
近来,在本市的大小车站、码头和市区几条主要街道两旁, 卖草药的、卖梨膏糖的、卖油渍皂、卖搪瓷膏的以及耍拳术、玩蛇玩猴等等, 无所不有。这些人有的以次充好, 以假冒真, 抬价出售, 骗取钱财;有的花言巧语, 搞低级趣味, 吸引群众的注意力, 借以兜售“商品”,不仅损害了人民身心健康, 而且严重地妨碍交通,影响市容, 冲击社会主义经济, 破坏社会主义城市的革命秩序, 为害很大。
为了使全市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革命群众更好地识破他们弄虚作假, 非法牟利的实质, 我们把最近查获到的一些事例真相公诸于众, 让大家看看他们耍的是什么花招:(一)“草药”。许多是假的。如“野黄耆”,就是一种假药, 不但治不好病, 甚至还有毒性, 吃了它危害生命安全;有些草药,如虎杖根、山楂根、大红袍、云雾草等, 虽也可以治病, 但是有一般医药知识的人都知道, 每种药都有其一定的适应症, 也有其禁忌症, 如果不断明病症, 问清体质,任意乱服,不但无益,还可能有害。( 二)“ 良功丹”。戳穿了, 是说真方卖假药。经我们多次查获处理, 发现是用成药小跌打丸碾碎制成小丸, 自己取名为“良功丹”, 用红、绿、黄彩色纸, 分五粒一小包出售的。经过这样“加工”, 药质成份不但没有增加,反而使原来的药效有所减轻, 又因没有消毒过的制作设备,乱搞一气, 弄得极不卫生,有害身体健康。( 三)“蛇药”。这是危害性更大的一种假药。通常在街上看到卖蛇药的人,让手里拿着的蛇咬破自己的皮肉,立即在伤处敷上或吃下“蛇药”, 皮肉上就没有再肿起来。外行人看来似乎很“灵验”, 其实全是假的, 因为他手里拿着的蛇,早已撬去毒牙, 被咬一口只伤皮肉, 并未中毒, 不吃这种“蛇药”也不致有害。有人如果用这种假药来治毒蛇咬伤, 就会耽误治疗时间,导致很大的危险。( 四)打拳头卖膏药。这些人一般是久跑江湖的, 懂得一些武术。但他们不懂医药,所以卖的狗皮膏药、红布膏药或药粉都是假的, 没有疗效, 千万不可上当。( 五)油渍皂。这是用普通肥皂溶化后, 掺入少量洗净剂, 再掺些红、绿颜料, 冷后切成小块, 用玻璃纸包装出售的。卖这种油渍皂的人, 为了骗取群众相信, 往往当场作“试验”。其实, 他在试验时往白布上点的黑“墨”水就根本不是什么墨水,而是用化学药物调成的黑水, 这种黑水点在白布上, 光用清水就能洗掉, 并不是“油渍皂”的效用。
在当前出现这样一些不正常现象, 绝不是偶然的,它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入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决战时刻, 资本主义势力向社会主义猖狂进攻的一种表现,是复辟资本主义的活动。据我们了解, 从事这些非法活动的人中,不少是些好吃懒做、屡教不改的分子, 其中还混进了一小撮地、富、反、坏、右分子和劳改释放犯等社会渣滓。毛主席教导我们说: “为了维护社会秩序和广大人民的利益, 对于那些盗窃犯、诈骗犯、杀人放火犯、流氓集团和各种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坏分子,也必须实行专政。”对于这股出现在社会主义市场上的资本主义势力, 我们希望全市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革命群众, 积极行动起来, 与它开展针锋相对的斗争, 揭穿它的卑劣花招和危害性, 彻底把它打垮。对于那些以次充好, 以假冒真,非法牟利, 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屡教不改的坏分子, 应予必要的制裁。
杭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革命造反战斗兵团
杭州市卫生局革命造反兵团

揭穿卖“伤药”的骗人勾当
编辑同志:
读了你报发表的揭露当前市场上出现的歪风邪气的群众来信,和《狠狠打击资本主义势力》的评论员文章, 感到这个问题提得很及时, 很必要。我们杭州杂技团无产阶级革命派坚决支持!
前几天, 我们杭州杂技团雄鹰队战士, 当场揭露了一桩卖“伤药”的骗人勾当。这个卖“伤药”的人, 自称能引出“陈伤”, 服了他的“伤药”以后就可断根。为了达到诈骗钱财的目的,他还煞有介事地当场找一个身体不大好的观众, 耍弄了一套吊出“陈伤”的把戏。他的这种“伤药”, 单买一包价钱不太贵。但要断根,据说得买上二、三十包,这一笔钱就不少了。对一些不肯多买的人, 则推销二、三包也就算了。这样,每天所得少则十多元, 多时竟达几十元。经我们了解, 这些“伤药”有的是向药店买来的跌打丸,掺进面粉等东西制成的;有的则自行购料配制, 成本还不及售价的十分之一、二, 而效用却很小, 或根本没有效用
我们当场揭穿了他的骗人勾当以后, 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工, 也控诉了她受骗的经过。这位女工有腰痛病, 有一次, 听到一个摆地摊卖“伤药”的人,说得活龙活现, 信以为真, 一下就买了十四块钱的“伤药”。但服下去以后,腰痛一点也没好。听了揭露, 才知道是受骗了。
全市革命派战友和广大革命同志们, 我们一定要牢记毛主席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教导, 大家起来揭露各种骗人的勾当, 把市场上抬头复活的资本主义势力打下去。
红艺兵反到底指挥部
杭州杂技团雄鹰队


出处:
杭州日报,1967年6月29日第二版,
http://118.145.7.53/D330100hzrb/1967-06/29/mpml.files/nb.D330100hzrb_19670629-002.pagepdf.1.pdf


2017年5月27日星期六

1967.5.27中情局通报中国银行香港分行经理鼓励职员反抗港英

港英准备撑住三个月,中共就要斗争六个月,拖垮港英纸老虎。职员家中要储备两三个月的食物,大米、罐头、咸鱼等,如果没有钱买可以从银行无息借款,到斗争胜利后再还。斗争中受伤、丧命或被遣返大陆的,中共都会优待,包括抚恤家人、保留工资、安排好职位等等。





出处:Activities of the Bank of China, Hong Kong, in support of local disturbances outlined.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27
May 1967. U.S. Declassified Documents Online

2017年5月26日星期五

1967.5.26浙江农业大学革命造反总部《钱江评论》创刊号

文章列表
1.创刊词 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2.浙江省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江华的三反罪行一百例  3.评红暴派“五月北上”的破产  4.首都专楸叛徒联合兵团、省联总浙农大造反总部联合调查团通告  5.叛徒左达落网记  6.陈伟达与特务

第一版的毛像看起来是眼瞎了;二版批原浙江头目江华,把他评毛的言论与林彪所讲做对比;三版批判浙江大造反派“红色暴动”到上海请愿的破产;四版是揪特务专版,以查出杭州大学副校长左达30年前从“反省院”认罪出狱为例。





出处:陆文光收藏。

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1967.4.26日本《产经新闻》北京报道宋任穷被批判

主政东北的宋当时是中共中央六个大区局头目中唯一尚未被打倒的(华北李雪峰地位已下降),但辽宁大学831红卫兵今天在北京贴大字报批判宋是谭震林式人物,称宋坚持资反线,在夺权阶段支“辽联”这一派而打另一派。


出处:FBIS 1967.4.27

2017年4月23日星期日

1967.4.23郭沫若拒绝邀请去莫斯科开会、苏联批判中共孤立主义

郭沫若拒绝接受邀请出席苏联4月20日在列宁97岁生辰时举行的“加强国际和平”列宁国际奖金委员会颁奖典礼,原任该委员会副主席的郭还声称要退出这个组织。新华社的消息称:该委员会原本以斯大林命名,但苏共20大反斯大林后就盗用列宁的名义篡改名称,连世界革命的大叛徒赫鲁晓夫都得到列宁和平奖,这是对列宁的侮辱。
另外,中共还拒绝出席最近在贝鲁特举行的亚非作家会议,该会要讨论反抗帝国主义和新殖民主义、追求民族解放的问题。

出处:美国FBIS Daily Report,1967年4月25日;杭州日报,1967年4月23日。



2017年4月22日星期六

1967.4.22合肥军管当局拒绝修改搬运行业分配制度

文革中不少人在政治斗争的掩盖下谋求经济利益,不过中共也很狡猾。当局虽然承认现行分配制度受走资派影响有不合理之处,但要放在运动后期解决,目前仍保持不变,至于税法更不能修改,应缴税款不得拒交或退还。



来源:合肥档案馆012-01-0006-023

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

1967.4.21安徽省军管会合肥市工作委员会请求解决文化大革命经费:

1967年初安徽拨给合肥五万元用于文革,其中三万给长丰县的农村运动,两万用于市内群众组织。这些钱很快就用完,而合肥又新成立33个组织,成员超过50万人,他们都伸手要钱,所以合肥市请求省里再拨下十万元。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06-016

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1967.4.17小客车设计革命造反会议纪要

会上批判走资派把小客车作为享受工具,以标志自身特殊地位,以致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制造的车上出现过景泰蓝、象牙雕刻、镀金子、镶珠宝、洒香水。
彭真曾说:“世界上还有帝王将相,他们要来我国访问,我们是个大国,要把我国最好的东西都装在‘红旗’车上”。第一辆红旗三排座车试制出来,就被彭真占用了。某人嫌这种三排车还不好,说:“因为我的孩子多,要把中间一排两座改为三座。”
造反者提出小车的造型具有强烈的阶级性,要从政治上爱护坐车的干部,不要给他们制造糖衣炮弹。






出处:《铁道车辆》1967年第6期

2017年4月16日星期日

1967.4.16天津工学院红卫兵(八·二五)批判刘少奇

1949年4月中共篡政之初刘到天津,为战后建设而鼓励资本家尽快恢复和扩大生产,刘说“今天不是工厂开得太多,而是太少,有本事多剥削,对国家和人民有利”。大纺织资本家宋斐卿大受鼓舞于1949年4月30日致信刘谈发展规划,拿出他1947年写成的《我的梦》,其中包括他“股东大众化”、“职工股东化”、“商店股东化”、“生活集体化”、“产品平民化”等一整套设想。刘少奇给予积极回应,5月3日回信“望本公私兼顾、劳资两利之方针,继续努力”。天津工学院红卫兵不知从哪里得到刘信的原件,发表出来。
有意思的是,1950年3月宋即借口到香港买设备成功逃出铁幕,后定居美国,1956年去世。


出处:陆文光收藏。

2017年4月15日星期六

1967.4.15安徽省外贸局合肥公司给合肥搪瓷厂关于汤盆检验的函

虽然合肥商品检验局不再办理汤盆的检验授予,但为保证出口质量,搪瓷厂要自行进行检验,合肥外贸公司进行抽检。至于出口水桶仍需报商检局检验。这份档案可部分佐证昨日中情局对中共外贸受到文革乱局冲击较少的判断。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9-01-0036-037

2017年4月14日星期五

1967.4.14中情局每周汇总

文革和恶化的对外关系似乎没有影响中共去年的外贸结果,进出口总额估计达到42亿美元,同比增加一成。同自由世界的贸易占中共外贸的7成和增长的绝大部分。中共进口最多的商品是从加拿大和澳洲买的近4亿美元粮食,出口最多的是农产品近10亿美元。

出处:https://www.cia.gov/library/readingroom/

2017年4月13日星期四

1967.4.13北师大《井冈山》批刘少奇

头版社论说批判刘少奇的《修养》要服务于解放干部、建立三结合的领导班子,以巩固夺权。第四版以贫农出身的大学生胡某如何“堕落”到反中央文革为例,证明《修养》的毒害。胡某出身贫农却娶了资本家的女儿,认定刘的势力有半个党那么大就坚定保刘。


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1967.4.12莫斯科电台批判中共讨好西方帝国主义

西德报纸称德国大公司的代表在北京受到热情接待,德国超越英国成为继日本、香港之后的中共第三大贸易伙伴,以至于西德大资本家要求西德与中共建交。苏联批评中共这么做损害中国工人的利益,所以加紧与资本主义国家的勾结。



出处:1967.4.13,FBIS Daily Report

2017年4月11日星期二

1967.4.11浙江美术学院《红战报》批刘少奇

美院嘛,用了两版漫画批刘,不过艺术效果很一般。有个数据倒是惊人,1962年后四年内刘少奇《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就发行近一亿五千万册,怪不得毛泽东要费那么大劲消除刘的影响,包括更卖力发行各种毛的垃圾。另外第四版《彻底揭穿刘少奇叛徒集团的黑幕》一文刊登张闻天的交代,称张未将1936年刘少奇请求准许北平监狱关押的中共党员自首以出狱一事交给毛泽东商量,是张自行批准刘的请示。





出处:陆文光收藏

2017年4月10日星期一

1967.4.10周恩来对天津各派代表的讲话

周说是毛发现了开代表会议以促进联合的办法,于是北京市先后开大学、中学、工人和农民的代表会议,之后成立北京市革委会。天津学北京,还多开了一个干部会,这就是英国外交官3月21日报告到天津发现各部门开会之由来。http://communistchinadoc.blogspot.com/2017/03/1967321.html






出处:天津文革史料第二輯叢刊-第三冊

2017年4月8日星期六

1967.4.8安徽省军管会合肥市工委组织机构、分工及打算

工委由安徽省军区下属独立一师、二师、合肥人武部派人组成,首先接管石油库、省市银行、粮库、火车站和八个局(公安局、商业局、工业局、粮食局、物资局、手工艺局、邮电局、交通局)。全市四百多个单位需要各派军代表1到3名,但军队干部不足,缺三到四百名。
工委倒还不错,一开始就请求省军管会不要克扣长丰县灾区回销粮五百万斤。县里原请求4700万斤,但省里只同意给4200万斤,就这还不算,又把供应成品粮改为供应原粮,这样实际就又减少500万斤。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02-004

2017年4月6日星期四

1967.4.6北师大《井冈山》批判刘少奇、陈毅、李先念

该报发表陈里宁“狂人日记”批判刘少奇,并分别批判负责外事和财贸工作的陈毅、李先念。除了陈的日记有点意思外,其他的批判大帽子很多但实际内容很少。中共八大确实有意删掉了毛泽东思想的提法,文革时这成为刘少奇反毛的罪证。陈毅说八大的报告经过毛和政治局决定,造反派却说这是陈毅污蔑毛。





出处:陆文光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