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31日星期一

1967.8.31中情局通报共军一名驻厦门士官叛逃后提供的情报


19678月驻守厦门的一名共军陆军士官叛逃(材料里称他在班里负责政治宣传,他大概是游水到金门的)。831CIA通报了这名军官所提供的关于大陆文革、军队、红卫兵、粮食收成等多方面信息,此人说到:
1.     共军中很多人认为文化大革命是必要的,虽然也有些人对由此引发的秩序混乱感到不满。很多士兵认为文革永远不会结束也不应该结束,因为文革结束就意味着中国变色。
2.     文革导致共军的军事训练时间大大减少,只有三分之一时间用于军事,其余都用在政治活动上,而这三分之一的军训时间也包括生产劳动在内。现在是军纪涣散,效率低下。
3.     他所在部队士气低落,相信全军都是这样,并将其归咎于文革及其破坏性政策。很多士兵不满于秩序混乱,而且大都担心家人的安全。很多士兵都想家,他所在连队19671月就收到通知不再准许士兵回家探亲,官方的理由是节省开支,但真实的理由应该是共军长官担心士兵回家后对于文革现状不满。
4.     对“武汉事件”地宣传铺天盖地,官方公然谴责这是一场军事政变,大家都知道该事件是反对毛泽东的。这名共军士官说他和同伴们虽然没有公开讨论此事,但他猜测普遍认为武汉事件是好事,因为这可以鼓励别人反抗文革和红卫兵。他说他和他的同伴会执行上级下达的逮捕任何人和镇压任何群众组织的命令,即便是要逮捕谢富治,因为共军士兵必须执行命令,别无选择。他怀疑会有任何士兵敢于反抗上级的命令,但无法评论高级军官是否会反抗或拒绝更高级权威的指令。
5.     在过去7个月内,他所在部队被屡次要求支持红卫兵,有明确指令要求即便红卫兵行为不端军队也不能干预。他没有见过武装红卫兵,但听说福建有些地方的红卫兵偷了些武器用来对付反对派。目前共军在支持福建的红卫兵。
6.     福建的夏收已经结束,收成不好,据说是近年来最差。此人认为原因是大风和虫灾,但不能指明是那种昆虫,据信是一种蝗虫。
7.     19672月间福建境内传言说共军前不久在新疆两次挫败苏联入侵者图谋,一次是苏联某骑兵师,另一次是苏联某炮兵部队挑起的。
8.     此人对江青被任命为军队文革小组顾问非常吃惊,他说军内有人公开反对此任命,很多士兵不能接受文革中批判刘少奇关于怎样做一名好共产党员的论述(按:即《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书),认为这本书是一本共产主义的好著作。
9.     至少在地方上,共青团仍然存在,在厦门就保留有共青团的办公室。
10.  厦门的学校是开着的,但没有人来上学。
11.  他所在的部队普遍相信国民党政权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反攻大陆。
12.  厦门曾有传言说明年将召开中共党代会和全国人大。

 ~~~~~~~~~~~~~~~~~~~~~~~~~~~~~~


CENTRAL INTELEGENCE AGENCY
Intelligence Information Cable
THIS IS AN INFORMATION REPORT. NOT FINALLY EVALUATED INTELLIGENCE
DIST 31 AUG 67

COUNTRY-- CHINA/TAIWAN
DOI-- (CROSSOUT)
SUBJECT-- (CROSSOUT) STATEMENTS O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REDUCED MILITARY TRAINING, POOR MORALE, WUHAN INCIDENT, REO GUARDS, POOR HARVEST, AND SOVIET BORDER INCIDENET.
ACQ-- (CROSSOUT)
SOURCE--(CROSSOUT)
                     
1. SUMMARY. (CROSSOUT) WHO SERVED WITH THE (CROSSOUT) INFANTRY (CROSSOUT) IN AMOY (CROSSOUT) SAID THAT MANY OF HIS COMRADES REGARDED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AS A NECESSARY AND CONTINUING PHENOMENON. (CROSSOUT) PLA TROOPS MUST OBEY ORDERS AND HAD NO CHOICE BUT TO CARRY OUT ORDERS ISSUED BY COMMANDERS IN THE CURRENT REVOLUTION. (CROSSOUT) MILITARY MORALE AND DISCIPLINE ARE AT A LOW POINT, AND ONLY ONE THIRD OF THE TIME IS NOW DEVOTED TO MILITARY TRAINING. A POOR HARVEST, POSSIBLY THE WORST IN RECENT YEARS, WAS EXPERIENCED IN THE AMOY AREA. A RUMOR CIRCULATING IN AMOY INDICATED THAT THE PLA HAD DEFEATED TWO SOVIET MILITARY UNITS IN SINKIANG.
2. (CROSSOUT) MANY (CROSSOUT) PLA COMRADES REGARDED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AS "VERY NECESSARY," ALTHOUGH SOME WERE UPSET BY THE ACCOMPANYING CHAOS. WHEN ASKED WHEN HE TOUGHT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WOULD END, (CROSSOUT) SAID "MANY" (CROSSOUT) PLA COMRADES BELIEVE IT WILL "NEVER END" AND "SHOULD NEVER END" BECAUSE THEY FEAR THAT CHINA "WILL CHANGE ITS POLITICAL COLORING I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ENDED."
3. (CROSSOUT) THE CULTRUAL REVOLUTION HAD A SHATTERING EFFECT ON MILITARY TRAINING. (CROSSOUT) HE WAS IN CHARGE OF POLITICAL INDOCTRINATION IN HIS SQUAD, AND HE SAID THAT (CROSSOUT) ALL PLA UNITS WERE DEVOTING TWO-THIRDS OF THEIR TIME TO POLITICAl SESSIONS AND ONLY ONE-THIRD TO MILITARY TRAING, THIS ONE-THIRD ALSO INCLUDED TIME ALLOCAED FOR PRODUCTIVE LABOR. (CROSSOUT) MILITARY EFFICIENCY WAS AT A LOW POINT, (CROSSOUT) THE TROOPS ARE BECOMING SLOPPY AND THERE WAS NO DISCIPLINE.
4. (CROSSOUT) MORALE WAS VERY LOW IN HIS UNIT, AND WE BELIEVED THAT THIS ALSO APPLIED TO THE ENTIRE PLA. HE ATTRIBUTED LOW MORALE TO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AND ITS DISRUPTIBE POLICIES.
MANY PLA COMRADES WERE UPSET BY THE LAWLESSNESS AND CHAOS, AND THERE WAS GREAT CONCERN FOR THE SAFETY OF THEIR FAMILIES.  (CROSSOUT) MOST OF HIS FELLOW COMRADES WERE HOMESICK AND (CROSSOUT) SINCE JANUARY 1967, THE PLA HAD REFUSED TO GRANT FIGHTERS LEAVE TO GO HOME. (CROSSOUT)  A NOTICE WAS ISSUED AT COMPANY LEVEL IN JANUARY 1967 STOPPING ALL HOME LEAVES. (CROSSOUT) THIS MEASURE WAS TAKEN FOR THE SAKE OF ECONOMY BECAUSE THE STATE NEEDED TO SAVE MONEY. HOWEVER, (CROSSOUT) HOME LEAVES WERE SUSPENDED BECAUSE PLA COMMANDERS FEARED THAT SOLDIERS WHO RETURNED HOME WOULD BE UPSET WITH THE CONDITIONS THEY FOUND.
5. (CROSSOUT) A GREAT DEAL OF PUBLICITY WAS GIVEN TO THE "WUHAN INCIDENT."  (CROSSOUT) IT WAS OPENLY CALLD A "MILITARY COUP," AND (CROSSOUT) IT WAS WELL KNOWN THAT THIS WAS A MOVEMENT AGAINST MAO. (CROSSOUT) HIS PLA COMRADERS LOOKED UPON THE WUHAN INCIDENT AS "A GOOD THING" BECAUSE IT WOULD INSPIRE OTHERS TO RESIST THE RED GUARDS AND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HOWEVER, THIS WAS ONLY HIS BELIEF SINCE HIS COMRADES WERE RELUCTANT TO DISCUSS THE MATTER OPENLY. (CROSSOUT) HE AND HIS COMRADES WOULD HAVE COMPLIED WITH ORDERS FROM COMMANDERS TO ARREST ANYONE, SUCH AS HSI FU-CHIH, OR EVEN SUPPRESS THE MASSES BECAUSE THEY HAVE NO CHOICE. (CROSSOUT) PLA FIGHTERS HAVE TO OBEY ORDERS, (CROSSOUT) THEY HAVE NO CHOICE. (CROSSOUT) HE DOUBTED THAT MANY OR EVEN ANY FIGHTERS WOULD REBEL AGALNST ORDERS FROM THEIR COMMANDERS. (CROSSOUT) HE COULD NOT OFFER AN OPINION AS TO WHETHER OR NOT A COMMANDER WOULD REBEL AGAINST HIGHER AUTHORITY OR REJECT CERTAIN ORDERS.
6. (CROSSOUT) FOR THE PAST SEVEN MONTHS HIS UNIT HAD BEEN REPEATEDLY TOLD TO SUPPORT THE RED GUARDS. (CROSSOUT) THERE WERE SPECIFIC ORDERS AGAINST INTERFERING WITH THE RED GUARDS, EVEN WHEN THEY WERE ACTING IMPROPERLY. (CROSSOUT)  HE HAD NEVER SEEN ANY ARMED RED GUARDS. BUT HE INDICATED THAT HE HAD HEARD THAT IN SOME AREAS OF FUKIEN THE RED GUARDS HAD STOLEN WEAPONS AND WERE USING THEM AGAINST THEIR OPPONENTS. (CROSSOUT) THE PLA WAS SUPPORTING THE RED GUARS IN AMOY.
7. (CROSSOUT) THE HARVEST IN FUJIEN HAD BEEN COMPLETED (CROSSOUT). IT WAS A POOR HARVEST AND (CROSSOUT) IT WAS SAID TO BE ONE OF THE WORST IN RECENT YEARS.  HE ATTRIBUTED THE POOR HARVEST TO HEAVY WINDS AND PESTS. HE WAS UNABLE TO IDENTIFY THE TYPE OF INSECT, BUT HE ASSUMEND IT WAS SOME SORT OF LOCUST.
8. (CROSSOUT) A RUMOR CIRCULATED IN AMOY IN FEBRUARY 1967 THAT THE PLA HAD DEFEATED TWO SOVIET UNITS THAT HAD TRIED TO "INVADE" (CROSSOUT) SINKIANG. (CROSSOUT) ONE OF THE UNITS WAS A CAVALRY DIVISION AND THE OTHER WAS A MOBILE ARTILLERY UNIT.
9. (CROSSOUT) HE WAS ASTONISHED BY THE APPOINTMENT OF CHIANG CHING/MADAME MAO AS CULTURAL ADVISOR TO THE PLA.(CROSSOUT) THERE WAS SOME OPEN CRITICISM ABOUT HER APPOINEMENT A196MONG PLA TROOPS. (CROSSOUT) THE HARDEST THING FOR PLA FIGHTERS TO ACCEPT I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WAS THE SLANDEROUS ATTACKS ON LIU SHAO-CHI'S “HOW TO BE A GOOD COMMUNIST." (CROSSOUT) EVERY PLA SOLDIER WAS VERY FAMILIAR WITH THE BOOK AND (CROSSOUT) MOST BELIEVED IT WAS AN EXCELLENT PIECE OF COMMUNIST WRITING.
10. (CROSSOUT) DO NOT KNOW VERY MUCH ABOUT PURGES IN THE SENIOR RANKS OF THE PLA. (CROSSOUT) THERE WERE MANY POSTERS CRITICIZING YEH FEI, LO JUI-CHING AND PENG TEH-HWAI.  HE HAD NOT SEEN ANY CRITICISM OF CHU TEH.(CROSSOUT) LIN PIAO WAS HIGHLY REGARDES BY HIS FELLOW PLA FIGHTERS. (CROSSOUT) THIS WAS DUE TO THE FACT THAT LIN HAD BOLSTERED THE PRESTIGE OF THE PLA.
11. (CROSSOUT) THE COMMUNIST YOUTH LEAGUE/CYL/ STILL EXISTED AT LEAST AT THE LOCAL LEVEL. (CROSSOUT) THERE WAS A CYL BRANCH OFFICE IN AMOY.
12. (CROSSOUT) ALTOUGH THE SCHOOLS ARE OPEN IN AMOY, (CROSSOUT) NO ONE ATTENDS THEM.
 13. (CROSSOUT) HIS PLA UNIT FULLY EXPECTS THE CHINESE NATIONALISTS TO COUNTERATTACK THE MAINLAND IN THE NEAR FUTURE.
14. (CROSSOUT) THERE WAS A RUMOR IN AMOY THAT BOTH A PARTY CONGRESS AND A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WOULD BE CONVENED NEXT YEAR.
15. (CROSSOUT) DISSEM-- STATE (CROSSOUT) CINCPAC ARPAC PACAF DAO PACFLT (CROSSOUT).


出处:美国DDRS-249132



2015年8月30日星期日

1965.8.30合肥市第二批城市四清运动的部署意见(草稿)



关於合肥市第二批
城市四清运动的部署意见(草稿)

合肥市共有机关企事业单位三百八十一个,职工八万二千九百零六人(其中集体所有制单位八十六个,职工一万七千三百四十六人),街道六十一个,居民十八万多人。第一批已进行四清单位四十五个,职工三万—千五百六十四人,其中工交企业廿六个(内集体所有制单位一个,职工二百七十人),財贸企业十二个,党政机关二个,文教卫生单位三个,街道二个(局民六千九百六十人)。第—批开展运动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占全市单位总数的百分之十一点八;职工占百分之三十三点一。

合肥市城市四清运动,计划分四批搞完。第—批单位的运动,多数已經結束,少数九月份也即将結束。第二批今年八、九月间陆续进入陣地,少数十月初进入阵地,争取在春节前基本结束。明年再搞两批,爭取在一九六六年年底把全市的工业、財贸、文教、卫生等企事业单位的四清运动搞完一九六七年把街道居民搞完
第二批的四清单位重点主要是搞中央、省属和市属的国营工厂,和一部份重要的財贸企业和仓庫。街道和手工业仍继续试点。计工交企业四十二个(中央企业二个、省属企业十五个、市属全民所有制企业廿四个、集体所有制—个);财贸企业二十个(省属七个、市属十三个);街道三个。共计六十五个(包括973942厂),职工—万八千六百一十五人。单位占全市单位总数的百分之十五点七,职工占百分之廿二点四。连同第—批已经开展的单位,占百分之廿七点五,职工占百分之五十五点五。
街道試点,三个市区各搞—个,东市蚌—街道委员会,中市安庆路街道委员会,西市井梧巷街道委员会。三个街道共有居民—千七百一十六户,七千三百四十七人。连同第—批已开展的,街道数和居民数均约占全市总数的十二分之一。为了取得系统的经验,省、市妇联和政法部门蹲点同志重点参加中市安庆路街道試点,带另外两个点。

第二批开展运动的单位共派五十三个工作队,有些小单位,两个或三个单位合併派—个工作队。共派工作队员—千四百廿七人。其中:中央派的九十四人,省派的三百五十人(包括省财贸政工队七十九人),市派的九百八十三人。党员八百九十八人。县以上干部一百四十五人。参加过第—批运动的七百一十六人。第二批工作队根据新、老、省、市结合原则编队。
第二批工作队大部份已於八月廿三日开始集中进行训练。主要是学习《廿三条》和《中央转发全国工业交通系统四清工作座谈会纪要》、《中央批转中央财贸政治部关於财贸部门四清运动几点意见的报告》,学习全国政法工作会议和全国民兵工作会议精神、彭真同志报告,总结、学习第一批点上的经验,联系思想,联系实际,提出问题,漫谈讨论。通过训练,提高认识,弄通思想,吃透政策,明确方法,作好进点初期的工作打算。这次训练直接关系到第二批运动健康、顺利、又好又快地开展,必須加强領导,抓紧进行,把兵练好。

合肥市城市四清工作团已經成立,省委決定李任之同志任团党委书記,刘征田、范渦河同志任团党委付书記,中央和省里在合肥市蹲点的负责同志和市委负责同志参加团党委,统一领导合肥市城市四清运动。
財貿系統已經省委財贸政治部和市委研究决定設立四清工作分团,不再变动。工交系統不再設立分团。各工作队在团党委的統—领导下領导所在单位的运动。

为了适应当前备战工作的需要和工农业生产的新形势,四清运动应当力爭快—些,也可能快—些。第一,有了中央《廿三条》。第二,有了第—批点上正反面的经验。第三,有了一支經过鍛炼的工作队。第四,由於第—批点上运动的震动和影响,广大干部和群众思想上有了准备。第五,經过五反运动和面上社会主义教育,广大群众的觉悟提高了,大多数干部已經作了洗澡下楼的檢查,初步解决了—些问题。有了这些有利条件,只要我們在政策上、工作方法上正确,运动的进展,完全可能力争快—些。
但是,每个单位的运动,必须扎扎实实地进行,防止走过场。一定要正确的执行政策,采取正确的工作方法,坚持六条标准,真正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群众和干部,坚持质量第一,做到好中求快。

中共合肥市城市四清工作团委员会
1965830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01-17-0001-003



2015年8月28日星期五

1962.8.28张北县通报张北镇公社押运队私自运用农业劳动力


张北县人民委员会
关于张北镇公社押运队私自运用农业劳动力
的通报
62)县办刘字第60
各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张北镇押运队、各农林牧渔场:
据县人委民政科报告,张北镇公社押运队今年六月份承包邯郸、邢台、张家口等地由内蒙东兰至张家口接运蒙马任务2701匹。因劳力不足,经请示张北镇公社批准,从街道僱用临时工一部。由于部份人不会骑马,从中挑选34名,人员仍不足用。经该队主任李宽、队长王丙元等人自行决定,又从附近的东营盘公社九卜树、王家湾、城关公社蔡脑包三个生产大队僱用了农业劳动力24,并于71日正式上工,赴蒙赶马,预计九月下旬才能回来。
加强农业第一线,不准动用农业劳动力,上级早有明确规定,而张北公社押运队既不向上级请示,又不向被僱用单位公社联系,自作主张,随便动用农业劳动力,已直接影响到农业生产,这种目无组织分散主义的行为是极其错误的,为防止类似问题再次发生,除通报全县外,并责成张北镇公社让有关人员写出书面检查或适当处理,并将书面检查与处理意见于9月上旬报本会。

1962828
(印)张北县人民委员会
    抄送:县委压缩劳力办公室、县委办公室、民政科


出处:张北县档案馆

2015年8月27日星期四

1976.8.27合肥基本路线教育简报城市专刊第五期:木材公司领导以权谋私

按:毛时代物资奇缺,所以直接掌握各种物资(不管是电影票、旧货、粪便还是本文中的木材)分配大权的人纷纷以权谋私,获取包括政治和经济上的各种好处。合肥木材公司的领导有权一次批〇点三立方米木材(简称“〇点三”),而那时人们又都需要木材做各种家具,所以木材公司领导们就特别吃的开,他们因此也就非常看重视“〇点三”的批准权,按下文中所说就是“死死抱住这块‘通灵宝玉’不放”。
某领导“见鸡行事”,别人送他两只鸡、几斤挂面,他就批给人家几根柱子。
~~~~~~~~~~~~~~~~~~~~~~~~~~~~~~~~

基本路线教育简报
城市专刊      
(内部材料,注意保存)
中共合肥市委基本路线教育办公室编    一九七六年八月廿七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合肥木材公司广大革命职工
在批修斗资攻坚仗中揭开了“〇点三”的秘密

木材,有等内材,等外材。等内材,全部纳入国家计划分配;等外材,木材公司有权处理,但要为政治服务,为工农业生产服务,为人民生活服务,主要供应农具制造、民房维修、生活小用具等。“〇点三”,原是木材公司批供等外材的权限的限额,即一次可批〇点三立方米等外材的简称
批“〇点三”的权限本来并不大,可是木材公司的部分当权者争得却很厉害,有的人为了夺取这部分权力甚至达到尔虞我诈、互相倾轧的程度。鉴于等外材处理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市委曾决定将“〇点三”的批准权收给物资局。木材公司党支部书记温常胜大为不满,公开说:“我当书记连批‘〇点三’的权都没有,还叫什么书记?”几年来,上级虽然三令五申,要严加控制,停止批供,但是,木材公司的一些领导置若罔闻,拒不执行。他们为什么视“〇点三”的批准权为命根子,死死抱住这块“通灵宝玉”不放呢?木材公司广大革命职工在物资局党委和宣传队党支部的领导下,认真学习毛主席一系列重要指示,深入批邓,联系实际,开展党的基本路线教育,经过几个月来的大学习、大批判、大检举、大揭发,终于揭开了“〇点三”的秘密。现在,让我们看看“〇点三”的背后吧!
一、用批“〇点三”的权力去搞政治交易。
毛主席教导说:“我们的权力是谁给的?是工人阶级给的,是贫下中农给的,是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广大劳动群众给的。”党和革命人民给我们职务和权力,是要我们全心全意为无产阶级服务,当人民的勤务员。木材公司的一些领导人,恰恰在这个重要的问题上背离了马列主义。他们担任了领导职务之后,就忘记了给自己权力的党和人民,不是为革命掌权,而是为私利服务用批〇点三的权力来搞政治交易就是一个突出的方面。
木材公司党支部书记温常胜,在文化大革命初执行资反路线,受到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的批判,总是不满意,总是想翻案,总是想算帐,但又苦于没有机会。一九六八年木材公司发生了因护场打死社员章学府的事件,当时大联委主任、造反派头头王绪华以及大联委常委解绍新在场,并参予了这件事。事情发生后,温常胜认为报复的机会已到,咬牙切齿地说:“不处理这两个人,我主任就不当了。”他密谋策划,四处活动,煽风点火,用批大量的等外材贿赂死者家属寻衅闹事,找公检法、找军管会,用批〇点三给那些积极参于搞王绪华和解绍新、而保护另外两个人的人,结果王绪华、解绍新判了刑,押回单位监改。而另外两个当事人,一点没有处理。温常胜并不以此为满足,又擅自将解绍新遣送回乡。温常胜利用〇点三为诱饵,收买一些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为自己推行修正主义路线服务,多么巧妙,而又多么卑劣!
温常胜利用批“〇点三”的权力,去与人搞政治交易,要人家与他一道违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事是很多的。比如,温常胜就利用批〇点三,同社队干部拉拉扯扯,将原下放在皖南休宁的小舅子转到长丰跃进公社,又转到长丰岗集公社徐桥大队,七搞八搞,就招工上来了。据温本人交待,为小舅子上调的事,他共批出等外材三点九立方米。就这样,驱使一些社队干部违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为他“拔根”出力。又比如,温常胜的岳父是个六十七岁的老人,原在休宁县,是农村户口,七四年转来合肥,他先批给某警员〇点四,又批给某所长〇点五,再批给公安局某某〇点三,就这样入户了。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由于有温常胜批〇点三的法术,给中市区北门劳动服务中队某队长三次批了一点二立方等外材,居然成了这个中队的“壮工”。〇点三神通广大,能为他推行修正主义路线服务,难怪温常胜要抓住不放!
二、用批“〇点三”的权力去积聚财富。
毛主席一再教育各级领导,要抓大事,抓路线,抓思想政治工作,反修防变。木材公司部分领导成员把毛主席的指示置之度外,成天争的是批〇点三的权力,想的是怎样搞交换,忙的是批条子。他们在办公室批,在家里批,在酒桌上批,住医院也批,不管是国家、集体和个人,不管是为公为私,不管是自己用或转手倒卖,投机倒把。无利不批,无“礼”不批。有利就批,小利小批,大利大批。通过批〇点三,他们慢慢积聚财富,在资本主义道路上越走越远。
他们是怎样利用〇点三积聚财富的呢?看看宋忠恩的变化吧!宋忠恩是七三年由业务科长提拔为副主任的。有一次,一个素不相识的青年登门拜访,陈述家中“困难”,要求批点等外材。青年送给宋忠恩两只鸡,几斤挂面,批到了几根“车站柱”高兴而去,宋忠恩就是这样“见鸡行事”,利用权力去无本谋利,以至发展到无本万利
三年来,宋忠恩在批〇点三的问题上苦心经营,接受了大量贿赂,据不完全统计,接受贿赂有六十多个品种,价值近千元。受贿的东西:家庭用具有站柜、床头柜、二斗办公桌、大理石面方桌、躺椅、箱子等等;穿的有新加坡闪光尼龙、皮鞋、皮袄、的卡、呢绒、布匹等等;吃的有米、面、花生、油、鸡、鸭、鱼、肉、糕点、糖果、茶叶等等;还有高级补品人参、高档商品茅台、古井、西凤酒和过滤嘴香烟,以及粮、油、布证。由于别人送礼的鸡太多,自己闹不清,有一次竟捉了邻居的鸡来杀,被人发觉出了大笑话。真是一朝权在手,吃穿样样有
宋忠恩通过手中的权,利用批〇点三,越来越多地占有财富,贪婪性也随之增长,胃口也越来越大,从受贿到投机倒把,不断地把权力变成商品,把商品变成货币。宋忠恩将吃不完的、用不着的转手高价出售。据他的老婆初步交待,出售粮票950斤,得赃款九十余元;将用七十多元购买的木材,做了两口棺材,一口十二园的留给自己用,另一口边皮板做的出售给农民陈德仙,售高价得一百元;还将拆下的旧房“八”字三付高价售给其堂叔宋之权,得款一百元,等等。已经到了唯利是图,六亲不认的地步
在这方面,支部书记温常胜也不逊色,一次就接受贿赂现金一百元。还有一个副主任秦贞顺,由于接受别人送礼的罐头太多,自己吃不完,还拿到烟酒商店去卖
三、用批“〇点三”的权力压迫剥削群众。
有了〇点三,事事有人攀温常胜要打家具,有木工来帮忙,无需付加工费,批“〇点三”就行了温常胜要做衣服,裁缝来到家,无需付工资,批“〇点三”抵温常胜要看病,有人拿好药、补药,手到药来;温常胜要买菜,往门市部一站,人到菜到,有时送货上门,表面上是一些工人群众自愿为温家跑腿、卖力、做工的,实际上是温常胜运用批〇点三的权力无偿占有别人的劳动成果,压迫剥削群众,喝工人的血。
再看宋忠恩。宋忠恩,全家六口人,每月工资总收入九十多元,生活并不宽裕。但是,他却在东郊盖了五间九桁正房、一间厨房,二间贮藏室,都是砖墙瓦顶,水泥地平,还有围墙、花园。他是怎样盖起来的呢?主要是剥削:一是用批“〇点三”,叫人家“借”钱帮忙。有了这个话,人家就知道音,先后有十四个人“慷慨解囊”。有的表示:今后有就还,没有就算;有的干脆,无偿奉送。二是滥用职权,调用公司的木工、瓦工、小工去劳动,直接剥削工人。三是巧立名目,要人送礼。通过搞“四旧”活动。什么“生孩子抓周”、“上梁挂红”都要送情,少者五元,多者二十元,捞了一把。四是用〇点三去诱惑那些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的人,甚至有当权派,他们共同勾结起来,盗窃国家和集体的财产。据初步查实,盗窃的建筑材料有砖三千八百块、瓦二百零六块、黄砂三吨、石灰二吨、水泥一点七吨、门窗……等等。宋忠恩就是用受贿、投机倒把、贪污盗窃、剥削工人这一系列手段,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经营起“安乐窝”,每到假日,带着老婆孩子到新居“清心养神”。
通过揭开〇点三的秘密,使大家进一步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认识到扩大资产阶级法权的危害性1.改变企业的方向。一九七五年一年,温常胜、宋忠恩和业务科长马明山等就批了一千二百五十三张条子,批出等外材八百六十二点六立方米,其中私人五百五十四点三立方。总数比七一年增加—倍。私人所占比重由22.1%上升到61.2%。就是批给公用的,内中假公济私的也不少。有时公用急需的批不到。如七四年十二月,二水厂扩建工程急需木柴烧烤,市和局领导批了,木材公司支部书记温常胜拒绝给:“就是我说的,没有!”又如七六年五月,为改造合肥城市面貌,改造三孝口,急需等外杉木小杆二十立方,经市建委和局党委批准,温常胜推托无货,拒不供应。然而就在与此同时,批给私人达十八立方之多。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温常胜等人是怎样通过扩大资产阶级法权来逐步改变木材公司的全民所有制企业的性质,改变企业方向的。2.破坏党和国家的政策。温常胜等人,利用〇点三,去拉拢腐蚀干部,引诱工人,已经产生了许多恶果:破坏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破坏了劳动管理制度,变按劳分配为按权分配,按钱分配,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重新变成象旧社会那样的统治与被统治、雇佣与被雇佣、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3.使一些投机倒把分子有机可乘。温常胜在住院期间,坏人李克勤利用小恩小惠,在温面前大献殷勤,温就信手拿笔,连续给李批了三十余次,达十五立方米。李克勤拿到大量木材之后,就投机倒把,其中一口成品棺材成本只七十三元,转手倒卖三百一十八元4.自己也在资产阶级法权这个旧土壤上变成或正在变成走资派、变成吸工人、贫下中农血的吸血鬼。
目前,木材公司广大革命职工在突破〇点三的问题之后,正在乘胜前进。他们决心认真学习,集中火力批邓,打好批修斗资的攻坚仗,彻底揭开公司领导班子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盖子,善始善终把党的基本路线教育进行到底。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01-28-0016-005




2015年8月26日星期三

1968.8.26上海工总司简报总第116期

这份简报提到了1968年8月上海选派工宣队进驻各学校时发生的一些问题,主要是关于调什么样的人参加工宣队的问题,有些单位害怕调出骨干分子不利于本单位的运动开展,有些人害怕调出参加工宣队后就失去工人身份回不来了。以至于发生滥竽充数、甩包袱的现象,有些单位领导把老、弱、残、对领导有意见的、调皮捣蛋的工人纷纷选到工宣队派出去。

~~~~~~~~~~~~~~~~~~~~~~~~~~~~~~~~
内部文件
定期收回
工总司简报
一九六八年第九十六期
(总 116期)
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常委会秘书组 1968.8.2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毛主席最新指示
实现无产阶级教育革命,必须有工人阶级领导,必须有工人群众参加,配合解放军战士,同学校的学生、教员、工人中决心把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进行到底的积极分子实行革命的三结合。工人宣传队要在学校中长期留下去,参加学校中全部斗、批、改任务,并且永远领导学校。在农村,则应由工人阶级的最可靠的同盟者——贫下中农管理学校。
       
    建立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大批判,清理阶级队伍,整党,精简机构,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下放科室人员,工厂里的斗、批、改,大体经历这么几个阶段。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工总司总部雷厉风行学习、宣传落实毛主席最新指示

八月廿五日下午六时,总部得到当晚要广播姚文元的重要文章《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消息后,随即挨家挨户通知在总部工作的委员,举行常委扩大会议,收听广播,通宵达旦认真学习毛主席最新指示,讨论落实措施。第二天上午九时,即召集由各局、公司、各区联络站负责人参加的委员会扩大会议,学习毛主席最新指示和姚文元同志的文章,并由王洪文同志根据常委会扩大会议的精神,部署了学习、落实毛主席最新指示的措施,要求各联络站在当天下午二时前传达到各基层造反队。
一、大张旗鼓地宣传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和姚文元同志的文章,并认真学习,首先从思想上反复落实。
要在这两天内,迅速造成强大的宣传声势,运用各种宣传工具(一般不要动用生产车辆搞宣传车)、宣传形式,在厂内外进行广泛、深入的宣传,做到家喻户晓,各工厂企业既要组织职工普遍学习,还要向退休工人和职工家属宣传
学习毛主席这两段最新指示及姚文元同志的文章,要同学习主席一系列的最新指示,如关于革命委员会的最新指示,“两个斗争继续”、“三个根本区别”的最新指示,关于党组织的最新指示,关于“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的最新指示以及中央报刊的有关社论结合起来学习。以进一步理解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及各项指示的伟大意义,更自觉地去执行。
要开办各种形式的学习班,内容就是学习主席的最新指示及姚文元同志的文章。
各级造反队组织的领导,首先要学好,并联系实际,检查总结本单位、本系统的运动及工作,做出比较符合实际的全面规划。
二、姚文元同志的重要文章中指出:“放在各级革命委员会当前的重大任务,
就是不失时机地认真搞好斗、批、改。”
我们各级组织,一定要努力跟上发展着的形势,充分发动群众,及时总结经验,做好调查研究,抓好典型,全面规划,加强领导,认真搞好斗、批、改这—仗。
这是十分艰巨的任务。当前,我们要特别注意三个方面:
第一,遵照毛主席的指示,组织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有领导、有步骤、有计划地到大、中、小学去,到上层建筑每个领域中去,到一切还没有搞好斗、批、改的单位去。
这是当前中心的中心,重点的重点。必须认真抓好。
现在,廿六所大学,已抽调了一万多人,估计到今天可以全部进入。
还有五百多所中学,也要尽快进去。估计需抽调三万多人。
还有小学,也准备抽调,主要是退休工人
还有医务、文艺、科研、党政机关,都需抽调工人去。
这样,总共估计需抽调十万多人
对抽调的人,我们要做到三保:保时(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去),保量(需要多少就抽多少),保质(需要抽什么样的人员,就要抽什么样的人员,也就是要保证抽出优秀的工人去)。
现在,对抽调人员,有两方面的问题,必须注意:
从我们内部来讲,主要是“怕”字作怪。一怕把造反派中的骨干抽调了,会“老保翻天”;二怕抽去了积极分子,大批判、清理阶级队伍搞不好;三怕把老工人抽去了,影响抓革命、促生产。因此,少数单位中的某些负责人,抽调人员时,出现了“甩包袱”的错误做法,如把老、弱、残人员,把一些调皮捣蛋的、刚满师的艺徒、进厂不久的学生等等抽出去。个别的甚至把对自己平时有意见的也抽出去,结果,个别不合乎政治条件,甚至政治上不可靠的也滥竽充数
各种怕的思想完全没有必要,一些错误做法必须坚决反对。我们抽调工人出去搞斗、批、改,是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是毛主席赋予我们工人阶级光荣而伟大历史使命。能不能保时、保量、保质的抽调人员,是紧跟不紧跟毛主席的问题,是忠不忠于毛主席的问题,是对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根本态度问题。同时,我们要认识到,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不把学校中的无产阶级教育革命搞彻底,不把上层建筑一切领域中的斗批改搞彻底,就不能挖掉修正主义根子,我们工人阶级就会吃二遍苦。苏联及东欧国家已经发生了这样的惨痛教训。因此,这是涉及到我们工人阶级的根本利益问题,是国家变颜色的问题。我们要义不容辞做好此项工作。这个根本认识问题解决了,各种怕字就更没有必要。我们广大工人群众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锻炼,政治觉悟空前提高,一百五十万人中抽调十几万人,或再多一点,根本不会发生什么问题,我们要坚信群众的觉悟。怕,归根到底是不相信群众。
我们要特别警惕,在抽调工人宣传队问题上, 阶级敌人正在千方百计地阻挠、破坏。他们散布各种谣言,动摇人心,胡说什么抽出去后,成份要改变了,是被推出工人阶级队伍了等等。有一个厂,第一天动员很多人报名,第二天不少人说不愿意去了。一查,是敌人在放谣言,捣鬼。所以我们必须有阶级斗争观点,随时识破和迎头痛击敌人的阴谋破坏活动。
第二、继续抓好我们工交战线的“老大难”单位。现在工交战线是派出了三百多宣传队进入这些单位。还有一部份“老大难”尚未派去。我们要乘主席最新指示的巨大动力,抓紧解决,以便尽早抽出力量去解决其他“老大难”单位和其他各条战线。目前,“老大难”单位要集中力量解决革命委员会的领导班子,把权真正掌握在无产阶级手里。主要是抓大批判和大体上清理阶级队伍,重点把混入革委会、造反队领导班子中的坏人揪出来,健全领导班子。我看这个根本条件解决了,宣传队是否可以考虑出来。你们检查一下,有些单位是不是已经具备了这样的条件。宣传队出来后,人员不散,集中学习,以便再到其他“老大难”单位或其他战线去
第三、各单位要按照主席指出的方向和道路,搞好本单位的斗、批、改。
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工厂企业的斗批改大体分五个阶段:建立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大批判,清理阶级队伍,整党,精简机构、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下放科室人员。
各单位运动发展的情况是不平衡的,要根据这五个阶段的要求,和姚文元同志文章中阐述的五个阶段的相互关系,认真检查一下,本单位运动的情况,作出全面规划,妥善安排。
现在,清理阶级队伍的工作一定要抓好,不能松劲,善始善终,夺取全胜。因为这个工作是工人阶级向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进行无产阶级专政,纯洁自己队伍,清除钻到自己内部的阶级敌人的一项十分重要工作,抓好了这项工作,可以更好地推动大批判,加强革命委员会建设,并为整党创造了最好的条件。现在,清理阶级队伍的工作,很关键问题是,要把毛主席一系列的对敌斗争方针、政策、策略切切实实地落实下去,挖出隐蔽得更深、更狡猾的阶级敌人。
各系统、各单位,要充分发动群众,及时总结经验,认真调查研究,抓好典型,要善于发现和支持群众中的首创精神,这是打好斗批改这一仗中十分重要的一环。有好的经验,望及时告诉我们,以便综合研究。
三、不断加强我们工人的队伍建设。
为了完成毛主席赋予我们工人阶级的伟大历史任务,我们必须用毛泽东思想来武装我们的头脑,在斗争中不断提高自己的政治觉悟。要坚持在斗争中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特别是活学活用毛主席关于文化大革命的一系列指示,批判工人阶级内部各种资产阶级腐朽作风的侵蚀及影响,警惕和抵制资产阶级糖衣炮弹或其他形式的手段对工人队伍的袭击。
当前,特别要反对“多中心即无中心论”,批判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加强组织纪律性,在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号令下,统一认识、统一步伐、统一行动,服从各级革命委员会的领导。
我们造反队的组织调正工作要继续抓好,特别要抓紧各级领导班子的整顿,实现组织革命化。


出处:复旦大学历史系资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