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30日星期日

1965.8.30合肥市第二批城市四清运动的部署意见(草稿)



关於合肥市第二批
城市四清运动的部署意见(草稿)

合肥市共有机关企事业单位三百八十一个,职工八万二千九百零六人(其中集体所有制单位八十六个,职工一万七千三百四十六人),街道六十一个,居民十八万多人。第一批已进行四清单位四十五个,职工三万—千五百六十四人,其中工交企业廿六个(内集体所有制单位一个,职工二百七十人),財贸企业十二个,党政机关二个,文教卫生单位三个,街道二个(局民六千九百六十人)。第—批开展运动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占全市单位总数的百分之十一点八;职工占百分之三十三点一。

合肥市城市四清运动,计划分四批搞完。第—批单位的运动,多数已經結束,少数九月份也即将結束。第二批今年八、九月间陆续进入陣地,少数十月初进入阵地,争取在春节前基本结束。明年再搞两批,爭取在一九六六年年底把全市的工业、財贸、文教、卫生等企事业单位的四清运动搞完一九六七年把街道居民搞完
第二批的四清单位重点主要是搞中央、省属和市属的国营工厂,和一部份重要的財贸企业和仓庫。街道和手工业仍继续试点。计工交企业四十二个(中央企业二个、省属企业十五个、市属全民所有制企业廿四个、集体所有制—个);财贸企业二十个(省属七个、市属十三个);街道三个。共计六十五个(包括973942厂),职工—万八千六百一十五人。单位占全市单位总数的百分之十五点七,职工占百分之廿二点四。连同第—批已经开展的单位,占百分之廿七点五,职工占百分之五十五点五。
街道試点,三个市区各搞—个,东市蚌—街道委员会,中市安庆路街道委员会,西市井梧巷街道委员会。三个街道共有居民—千七百一十六户,七千三百四十七人。连同第—批已开展的,街道数和居民数均约占全市总数的十二分之一。为了取得系统的经验,省、市妇联和政法部门蹲点同志重点参加中市安庆路街道試点,带另外两个点。

第二批开展运动的单位共派五十三个工作队,有些小单位,两个或三个单位合併派—个工作队。共派工作队员—千四百廿七人。其中:中央派的九十四人,省派的三百五十人(包括省财贸政工队七十九人),市派的九百八十三人。党员八百九十八人。县以上干部一百四十五人。参加过第—批运动的七百一十六人。第二批工作队根据新、老、省、市结合原则编队。
第二批工作队大部份已於八月廿三日开始集中进行训练。主要是学习《廿三条》和《中央转发全国工业交通系统四清工作座谈会纪要》、《中央批转中央财贸政治部关於财贸部门四清运动几点意见的报告》,学习全国政法工作会议和全国民兵工作会议精神、彭真同志报告,总结、学习第一批点上的经验,联系思想,联系实际,提出问题,漫谈讨论。通过训练,提高认识,弄通思想,吃透政策,明确方法,作好进点初期的工作打算。这次训练直接关系到第二批运动健康、顺利、又好又快地开展,必須加强領导,抓紧进行,把兵练好。

合肥市城市四清工作团已經成立,省委決定李任之同志任团党委书記,刘征田、范渦河同志任团党委付书記,中央和省里在合肥市蹲点的负责同志和市委负责同志参加团党委,统一领导合肥市城市四清运动。
財貿系統已經省委財贸政治部和市委研究决定設立四清工作分团,不再变动。工交系統不再設立分团。各工作队在团党委的統—领导下領导所在单位的运动。

为了适应当前备战工作的需要和工农业生产的新形势,四清运动应当力爭快—些,也可能快—些。第一,有了中央《廿三条》。第二,有了第—批点上正反面的经验。第三,有了一支經过鍛炼的工作队。第四,由於第—批点上运动的震动和影响,广大干部和群众思想上有了准备。第五,經过五反运动和面上社会主义教育,广大群众的觉悟提高了,大多数干部已經作了洗澡下楼的檢查,初步解决了—些问题。有了这些有利条件,只要我們在政策上、工作方法上正确,运动的进展,完全可能力争快—些。
但是,每个单位的运动,必须扎扎实实地进行,防止走过场。一定要正确的执行政策,采取正确的工作方法,坚持六条标准,真正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群众和干部,坚持质量第一,做到好中求快。

中共合肥市城市四清工作团委员会
1965830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01-17-0001-003



2015年8月28日星期五

1962.8.28张北县通报张北镇公社押运队私自运用农业劳动力


张北县人民委员会
关于张北镇公社押运队私自运用农业劳动力
的通报
62)县办刘字第60
各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张北镇押运队、各农林牧渔场:
据县人委民政科报告,张北镇公社押运队今年六月份承包邯郸、邢台、张家口等地由内蒙东兰至张家口接运蒙马任务2701匹。因劳力不足,经请示张北镇公社批准,从街道僱用临时工一部。由于部份人不会骑马,从中挑选34名,人员仍不足用。经该队主任李宽、队长王丙元等人自行决定,又从附近的东营盘公社九卜树、王家湾、城关公社蔡脑包三个生产大队僱用了农业劳动力24,并于71日正式上工,赴蒙赶马,预计九月下旬才能回来。
加强农业第一线,不准动用农业劳动力,上级早有明确规定,而张北公社押运队既不向上级请示,又不向被僱用单位公社联系,自作主张,随便动用农业劳动力,已直接影响到农业生产,这种目无组织分散主义的行为是极其错误的,为防止类似问题再次发生,除通报全县外,并责成张北镇公社让有关人员写出书面检查或适当处理,并将书面检查与处理意见于9月上旬报本会。

1962828
(印)张北县人民委员会
    抄送:县委压缩劳力办公室、县委办公室、民政科


出处:张北县档案馆

2015年8月27日星期四

1976.8.27合肥基本路线教育简报城市专刊第五期:木材公司领导以权谋私

按:毛时代物资奇缺,所以直接掌握各种物资(不管是电影票、旧货、粪便还是本文中的木材)分配大权的人纷纷以权谋私,获取包括政治和经济上的各种好处。合肥木材公司的领导有权一次批〇点三立方米木材(简称“〇点三”),而那时人们又都需要木材做各种家具,所以木材公司领导们就特别吃的开,他们因此也就非常看重视“〇点三”的批准权,按下文中所说就是“死死抱住这块‘通灵宝玉’不放”。
某领导“见鸡行事”,别人送他两只鸡、几斤挂面,他就批给人家几根柱子。
~~~~~~~~~~~~~~~~~~~~~~~~~~~~~~~~

基本路线教育简报
城市专刊      
(内部材料,注意保存)
中共合肥市委基本路线教育办公室编    一九七六年八月廿七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合肥木材公司广大革命职工
在批修斗资攻坚仗中揭开了“〇点三”的秘密

木材,有等内材,等外材。等内材,全部纳入国家计划分配;等外材,木材公司有权处理,但要为政治服务,为工农业生产服务,为人民生活服务,主要供应农具制造、民房维修、生活小用具等。“〇点三”,原是木材公司批供等外材的权限的限额,即一次可批〇点三立方米等外材的简称
批“〇点三”的权限本来并不大,可是木材公司的部分当权者争得却很厉害,有的人为了夺取这部分权力甚至达到尔虞我诈、互相倾轧的程度。鉴于等外材处理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市委曾决定将“〇点三”的批准权收给物资局。木材公司党支部书记温常胜大为不满,公开说:“我当书记连批‘〇点三’的权都没有,还叫什么书记?”几年来,上级虽然三令五申,要严加控制,停止批供,但是,木材公司的一些领导置若罔闻,拒不执行。他们为什么视“〇点三”的批准权为命根子,死死抱住这块“通灵宝玉”不放呢?木材公司广大革命职工在物资局党委和宣传队党支部的领导下,认真学习毛主席一系列重要指示,深入批邓,联系实际,开展党的基本路线教育,经过几个月来的大学习、大批判、大检举、大揭发,终于揭开了“〇点三”的秘密。现在,让我们看看“〇点三”的背后吧!
一、用批“〇点三”的权力去搞政治交易。
毛主席教导说:“我们的权力是谁给的?是工人阶级给的,是贫下中农给的,是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广大劳动群众给的。”党和革命人民给我们职务和权力,是要我们全心全意为无产阶级服务,当人民的勤务员。木材公司的一些领导人,恰恰在这个重要的问题上背离了马列主义。他们担任了领导职务之后,就忘记了给自己权力的党和人民,不是为革命掌权,而是为私利服务用批〇点三的权力来搞政治交易就是一个突出的方面。
木材公司党支部书记温常胜,在文化大革命初执行资反路线,受到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的批判,总是不满意,总是想翻案,总是想算帐,但又苦于没有机会。一九六八年木材公司发生了因护场打死社员章学府的事件,当时大联委主任、造反派头头王绪华以及大联委常委解绍新在场,并参予了这件事。事情发生后,温常胜认为报复的机会已到,咬牙切齿地说:“不处理这两个人,我主任就不当了。”他密谋策划,四处活动,煽风点火,用批大量的等外材贿赂死者家属寻衅闹事,找公检法、找军管会,用批〇点三给那些积极参于搞王绪华和解绍新、而保护另外两个人的人,结果王绪华、解绍新判了刑,押回单位监改。而另外两个当事人,一点没有处理。温常胜并不以此为满足,又擅自将解绍新遣送回乡。温常胜利用〇点三为诱饵,收买一些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为自己推行修正主义路线服务,多么巧妙,而又多么卑劣!
温常胜利用批“〇点三”的权力,去与人搞政治交易,要人家与他一道违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事是很多的。比如,温常胜就利用批〇点三,同社队干部拉拉扯扯,将原下放在皖南休宁的小舅子转到长丰跃进公社,又转到长丰岗集公社徐桥大队,七搞八搞,就招工上来了。据温本人交待,为小舅子上调的事,他共批出等外材三点九立方米。就这样,驱使一些社队干部违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为他“拔根”出力。又比如,温常胜的岳父是个六十七岁的老人,原在休宁县,是农村户口,七四年转来合肥,他先批给某警员〇点四,又批给某所长〇点五,再批给公安局某某〇点三,就这样入户了。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由于有温常胜批〇点三的法术,给中市区北门劳动服务中队某队长三次批了一点二立方等外材,居然成了这个中队的“壮工”。〇点三神通广大,能为他推行修正主义路线服务,难怪温常胜要抓住不放!
二、用批“〇点三”的权力去积聚财富。
毛主席一再教育各级领导,要抓大事,抓路线,抓思想政治工作,反修防变。木材公司部分领导成员把毛主席的指示置之度外,成天争的是批〇点三的权力,想的是怎样搞交换,忙的是批条子。他们在办公室批,在家里批,在酒桌上批,住医院也批,不管是国家、集体和个人,不管是为公为私,不管是自己用或转手倒卖,投机倒把。无利不批,无“礼”不批。有利就批,小利小批,大利大批。通过批〇点三,他们慢慢积聚财富,在资本主义道路上越走越远。
他们是怎样利用〇点三积聚财富的呢?看看宋忠恩的变化吧!宋忠恩是七三年由业务科长提拔为副主任的。有一次,一个素不相识的青年登门拜访,陈述家中“困难”,要求批点等外材。青年送给宋忠恩两只鸡,几斤挂面,批到了几根“车站柱”高兴而去,宋忠恩就是这样“见鸡行事”,利用权力去无本谋利,以至发展到无本万利
三年来,宋忠恩在批〇点三的问题上苦心经营,接受了大量贿赂,据不完全统计,接受贿赂有六十多个品种,价值近千元。受贿的东西:家庭用具有站柜、床头柜、二斗办公桌、大理石面方桌、躺椅、箱子等等;穿的有新加坡闪光尼龙、皮鞋、皮袄、的卡、呢绒、布匹等等;吃的有米、面、花生、油、鸡、鸭、鱼、肉、糕点、糖果、茶叶等等;还有高级补品人参、高档商品茅台、古井、西凤酒和过滤嘴香烟,以及粮、油、布证。由于别人送礼的鸡太多,自己闹不清,有一次竟捉了邻居的鸡来杀,被人发觉出了大笑话。真是一朝权在手,吃穿样样有
宋忠恩通过手中的权,利用批〇点三,越来越多地占有财富,贪婪性也随之增长,胃口也越来越大,从受贿到投机倒把,不断地把权力变成商品,把商品变成货币。宋忠恩将吃不完的、用不着的转手高价出售。据他的老婆初步交待,出售粮票950斤,得赃款九十余元;将用七十多元购买的木材,做了两口棺材,一口十二园的留给自己用,另一口边皮板做的出售给农民陈德仙,售高价得一百元;还将拆下的旧房“八”字三付高价售给其堂叔宋之权,得款一百元,等等。已经到了唯利是图,六亲不认的地步
在这方面,支部书记温常胜也不逊色,一次就接受贿赂现金一百元。还有一个副主任秦贞顺,由于接受别人送礼的罐头太多,自己吃不完,还拿到烟酒商店去卖
三、用批“〇点三”的权力压迫剥削群众。
有了〇点三,事事有人攀温常胜要打家具,有木工来帮忙,无需付加工费,批“〇点三”就行了温常胜要做衣服,裁缝来到家,无需付工资,批“〇点三”抵温常胜要看病,有人拿好药、补药,手到药来;温常胜要买菜,往门市部一站,人到菜到,有时送货上门,表面上是一些工人群众自愿为温家跑腿、卖力、做工的,实际上是温常胜运用批〇点三的权力无偿占有别人的劳动成果,压迫剥削群众,喝工人的血。
再看宋忠恩。宋忠恩,全家六口人,每月工资总收入九十多元,生活并不宽裕。但是,他却在东郊盖了五间九桁正房、一间厨房,二间贮藏室,都是砖墙瓦顶,水泥地平,还有围墙、花园。他是怎样盖起来的呢?主要是剥削:一是用批“〇点三”,叫人家“借”钱帮忙。有了这个话,人家就知道音,先后有十四个人“慷慨解囊”。有的表示:今后有就还,没有就算;有的干脆,无偿奉送。二是滥用职权,调用公司的木工、瓦工、小工去劳动,直接剥削工人。三是巧立名目,要人送礼。通过搞“四旧”活动。什么“生孩子抓周”、“上梁挂红”都要送情,少者五元,多者二十元,捞了一把。四是用〇点三去诱惑那些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的人,甚至有当权派,他们共同勾结起来,盗窃国家和集体的财产。据初步查实,盗窃的建筑材料有砖三千八百块、瓦二百零六块、黄砂三吨、石灰二吨、水泥一点七吨、门窗……等等。宋忠恩就是用受贿、投机倒把、贪污盗窃、剥削工人这一系列手段,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经营起“安乐窝”,每到假日,带着老婆孩子到新居“清心养神”。
通过揭开〇点三的秘密,使大家进一步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认识到扩大资产阶级法权的危害性1.改变企业的方向。一九七五年一年,温常胜、宋忠恩和业务科长马明山等就批了一千二百五十三张条子,批出等外材八百六十二点六立方米,其中私人五百五十四点三立方。总数比七一年增加—倍。私人所占比重由22.1%上升到61.2%。就是批给公用的,内中假公济私的也不少。有时公用急需的批不到。如七四年十二月,二水厂扩建工程急需木柴烧烤,市和局领导批了,木材公司支部书记温常胜拒绝给:“就是我说的,没有!”又如七六年五月,为改造合肥城市面貌,改造三孝口,急需等外杉木小杆二十立方,经市建委和局党委批准,温常胜推托无货,拒不供应。然而就在与此同时,批给私人达十八立方之多。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温常胜等人是怎样通过扩大资产阶级法权来逐步改变木材公司的全民所有制企业的性质,改变企业方向的。2.破坏党和国家的政策。温常胜等人,利用〇点三,去拉拢腐蚀干部,引诱工人,已经产生了许多恶果:破坏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破坏了劳动管理制度,变按劳分配为按权分配,按钱分配,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重新变成象旧社会那样的统治与被统治、雇佣与被雇佣、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3.使一些投机倒把分子有机可乘。温常胜在住院期间,坏人李克勤利用小恩小惠,在温面前大献殷勤,温就信手拿笔,连续给李批了三十余次,达十五立方米。李克勤拿到大量木材之后,就投机倒把,其中一口成品棺材成本只七十三元,转手倒卖三百一十八元4.自己也在资产阶级法权这个旧土壤上变成或正在变成走资派、变成吸工人、贫下中农血的吸血鬼。
目前,木材公司广大革命职工在突破〇点三的问题之后,正在乘胜前进。他们决心认真学习,集中火力批邓,打好批修斗资的攻坚仗,彻底揭开公司领导班子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盖子,善始善终把党的基本路线教育进行到底。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01-28-0016-005




2015年8月25日星期二

1979.8.25胡耀邦在国内动态清样《天津一些民族干部谈民族工作中的问题》的批语(绝密)

按:无法识别的字以代替。
~~~~~~~~~~~~~~~~~~~~~~~~~~~~~~


         
      1979824日(第2190期)    新华通讯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胡耀邦同志批语:
静仁同志:像这样的材料,你们就可以考虑经过再次核实后,用民委名义发到各省市委去,请他们也加以注意。
胡耀邦
            八月二十五日


天津一些民族干部谈民族工作中的问题
新华社天津讯  最近,天津市民委召开了区、县、局和部分民族工作干部座谈会,联系实际,揭批林彪、“四人帮”干扰破坏民族工作的罪行,提出解决问题的意见。
天津市有三十个少数民族,共十三万五千八百多人,其中回族十二万多人,满族一万三千多人,其余为蒙、维、壮和朝鲜等民族。十多年来,由于林彪、“四人帮”推行极左路线,民族工作被忽视。许多干部民族政策观念淡薄,认为强调民族特点就是搞“特殊”,还认为民族工作总归是少数人的工作,摆不上位置,一些民族干部碰到民族问题也觉得心里没底,即使明知是错误的,也不敢批评纠正,怕被扣上“右倾”、“复旧”、 “狭隘民族主义”的帽子。因此,民族工作中存在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一、不少干部和群众,不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天津河北区墙子街回民宿舍区,有的付食门市部把煮猪下水的大锅安在回民住户的墙根下,回民群众提出抗议,联名向有关部门反映。蓟县帮均镇回、汉民饭馆,互相通着,有的汉民买了猪肉包子到回民饭馆这边来吃,常常为此闹纠纷,影响很坏。塘沽区回民食堂的羊肉放在贮藏猪头的冰箱里,结果误将猪肉当羊肉拿到回民食堂出售,险些酿成大祸。在丧葬问题上,回民习惯土葬,有些地方在没有做好思想工作的情况下,强迫回民火葬的事件屡屡发生。不久前,塘沽区连塘庄有一回民去世,家属把他偷偷埋在厨房地下,居民代表发现后要追查,家属当夜将尸体运回原籍河北省沧县,因为沧县也不准土葬,只好又将尸体拉回来埋葬。街道发现后还要继续追查,区里做了解释工作才作罢
二、全市饮食、付食、糕点等行业中,回民干部、职工少,服务网点也少。天津市红桥区是回民聚居的地区,在饮食、付食、糕点三个公司里,科级以上干部没有一个回族。有些回民饮食和付食门市部根本没有回民职工,一些专门供应回民食品的工厂,回民职工比例也相当少。天津回民糕点厂有三百零三人,其中回民只有六十人,占百分之二十。红桥区有的专门供应回民食品的门市部,全部是汉民职工售货,回、汉民都不满意。河北区三十三个正餐馆,其中只有一个回民餐馆,有的回民吃一顿饭,要跑到十多公里以外才能买到。有的工厂,企业回民食堂既缺少回民炊事员,又没有植物油,买议价油又贵,因而饭菜成本高,质量差,回民职工叫苦连天。还有的托儿所、幼儿园因为没有回民灶,拒绝收回民儿童,如要入托就必须随汉民儿童一块吃饭,给广大回民职工带来了很大困难。
三、歧视少数民族的现象不断发生,引起了民族之间的纠纷。如市郊区汉民养猪有奖励,而有的社队回民群众养羊要罚款。静海、宝坻两县对汉民非农业人口,每月按定量供应猪肉,而对回民非农业人口就不供给牛羊肉。天津工人疗养院以“对回民不好照顾”为理由,拒绝回民老工人与□□进院疗养。南郊西关生产队是回汉民联合生产队,有关部门千方百计让他们养猪,还一定要让回民社员去喂养,回民社员无奈;只好到猪圈转一转就走了,结果把猪都饿死了
四、少数民族干部从数量和质量上都不能适应需要,特别是领导□□□,专业技术干部更少。有的单位,在选拔少数民族干部和发展党员时,将民族生活习惯作为衡量进步与否的标准。天津市和平区糖业果品公司一回民干部,出身贫苦,工作一贯积极肯干,本人多次申请入党,但公司领导认为这个干部没有改变少数民族的生活习惯,便说他思想方法有毛病,拒不接受入党。天津月胜斋门市部一回族青年,本来表现不错,就是认为他“回民意识严重”,提干、入党问题都解决不了。
出席座谈会的同志一致认为,要解决这些问题,最重要的是,各级党委要把民族工馆摆在议事日程,教育干部和群众树立马列主义的民族观,增强民族政策观念,正确对待和处理当前民族、宗教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以便调动少数民族的积极性,为搞好四化贡献力量。他们具体建议:一、各级党组织,特别是那些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党组织,要普遍进行民族政策再教育,并把这种教育与检查民族政策贯彻落实情况结合起来,使汉族同志自觉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搞好民族团结。二、在少数民族聚居地区,要适当增设民族饮食服务网点。回民餐馆,要积极创造条件,由回民干部和职工来经营。三、市、区要采取各种形式办好少数民族党、团员、积极分子学习班、轮训班,培养少数民族骨干,以适应民族工作的需要。
(记者杨复保)
    (此件增发中央统战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党组)


出处:上海市档案馆B1-9-82



2015年8月24日星期一

1967.8.24美国国安会给总统的备忘录:中国不会回到军阀割据

1967年的武汉7.20事件(武汉军人违逆毛泽东支持造反派的旨意劫走中央派来解决武斗问题的王力,此举被视作叛乱遭到清算)后,外界关于中国大陆会否重回1920年代军阀割据状态的猜测大大增加。1967824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William J. Jorden向总统提交了一份备忘录,简单概括了时任美国驻香港总领事Ed Rice昨日就此问题发来的电报。Rice认为共军现在还没有乱到分裂和军阀割据的地步,理由有二:1.各军区司令员一般不是本地人,而仍对军队作为国家机器的统一性有高度认同;2.现代化的共军依赖于一个全国性的工业体系才能有效运作,而物资流通交换会使得各军区司令员认识到各地区的互相依赖性。

~~~~~~~~~~~~~~~~~~~~~~~~~~~~~

MEMORANDUM
THE WHITE HOUSE
WASHINTON
SECRET                       Thursday.  August 24, 1967, 6:30 P.M.

MEMORANDUM FOR THE PRESIDENT
SUBJECT:    Will China Go Back to Warlordism?

There has been much speculation that the current chaos in China will result in the collapse of central authority and the rebirth of regional warlords. Attached is a cable from Ed Rice, our Consul General in Hong Kong, on this possibility.  Briefly, Rice believes that the current disorders have already put regional military commanders under pressure to behave in a more autonomous way.  However, he does not expect the relapse of the country into the warlord system of the 1920's because:
--The regional military commanders are not, generally
speaking, local figures, but men with a strong sense of
the army as a national institution.

--China's modern military is dependent for its existence on
the national industrial sector, and the continued flow of
material requires each regional commander to recognize
interdependence with other regions.

In short, the regional army commanders are not potential warlords, and warlordism is not likely unless the army dissolves into the general chaos.
William J. Jorden
Att.
  Hong Kong 1126,
  dtd 8/23/67


出处:美国DDRS-255607

2015年8月23日星期日

1960.8.23中共张北县委关于二台公社医院毒死病人案件的报告

按:19593月中旬,张北县二台医院连续两个病人中毒死亡,事发几天后当地公安就检测出二人均死于砒霜中毒,这很可能是一起故意投毒案。奇怪的是,公安和卫生部门均对该案不加追究,几乎不了了之。其中一位死者的亲属于是写信给中央检举医院毒死病人之事,难得的是当年6月份这封信就被中央批下来责令侦破此案。即便如此,该案仍然被拖了一年多而未告破。在下面的报告里,中共张北县委指责“(政法)部门的领导同志对于‘人命关天’的问题,达到了多么麻木不仁的程度”,“卫生部门根本没有把这个有关人民生命安危的问题放在心上”。
~~~~~~~~~~~~~~~~~~~~~ 

中共张北县委
关于二台公社医院毒死病人案件的报告
   市委于一九五九年六月五日转来我县二台公社转业军人樊成华给中央的关于二台医院毒死他爱人李秀梅和社员郑万义的爱人的检举信一件,虽经县委数次责成政法党组侦察破案,但是,由于政法部门和有关部门作风上的官僚主义,致使这一较大的命案拖延了一年多的时间,至今尚未彻底破案。对此,我们要记取深刻的教训,下狠心彻底改变工作作风,克服官僚主义。
兹将这一案件的主要情况报告如下:
一九五九年三月十六日和十九日二台医院先后发生郑万义妻子和樊成华妻子李秀梅二人中毒死亡事件。事件发生后,二台医院中西医集体尝药中毒后才报告县卫生局,付局长曹风海(现任局长)立即带领中西医前往抢救,医生脱险后,即对案情进行了了解,于三月二十六日正式向公安局报案;同年三月二十二日,二台公社政法部用电话将上述情况报告县公安局,公安局责成公社公安助理杨福对死者进行了检验,认为是中毒而死,遂将死者用过的药渣和有毒嫌疑的石膏送市公安局进行化验,结果证实药内和石膏内含有砒霜。这时,本来应该抓紧时机,组织力量,一鼓作气地弄清问题,尽速破案。但是,政法、卫生部门却以官僚主义的态度不加追究,不了了之
政法部门,首先是公安局认为这个案件是“医院内部的医疗事故”,在五九年三月份发现了这个案件后,一度搁置不问。直至同年六月份被害家属上告至中央,县委根据市委指示数次责成公安局和政法党组认真进行查处,六月下旬公安局才又派侦察科长赴二台医院用一个多月的时间进一步查证。调查结果,认为药剂内的砒霜系会计赵谦富因争女人对司药进行陷害投毒所致,迟至五九年九月十日才报经县委批准,将重大嫌疑分子赵谦富拘留。经过讯问,赵供认因争锋吃醋,对司药赵洪祥怀恨在心,与西医李滨溪(被管制反革命分子)共商三次,在李的同情与支持下,于五九年三月十二日下午将砒霜投入石膏斗子内,企图嫁祸于人(详情已有案情调查报告,于六〇年五月份报送市委)。据此,又拖至六〇年二月份始将反革命分子李滨溪拘留,经讯问所供事实与赵谦富基本一致;但是,后来又翻供,我们又缺乏直接或间接的证据,使这一案件至今还未定案处理。因此,这个案件拖延至今的主要责任在政法部门,首先是公安部门。政法部门、党组成员、公检法三长对这个案件多是听取汇报,从未亲自阅卷和参加侦破工作;同时,负责办理这一案件的有关人员的畏难情绪和拖拉作风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例如,五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办案人员提出拘留李滨溪,将案卷交公安局付局长胡庆春审批,胡看了一个多月没有拿出具体意见,又原封不动地转给了付局长郑辅臣,郑又拖了几个月,直到今年二月份才将李拘留三月十二日公安局决定逮捕李、赵二人,转检察院办理手续,检察院又拖至今年五月初才提出证据不足,需要进一步查证的意见。一件人命案就这样被拖下来了。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些部门的领导同志对于“人命关天”的问题,达到了多么麻木不仁的程度。经我们再三用电话催,便信催,政法党组才又于今年五、七月份由付检察长赵循同志带领工作组再次赴二台医院侦察,但由于时间拖延过久,工作仍没有什么新的进展,未发现新的线索和直接、间接的证据。
其次,卫生部门也有很大责任。卫生局认为“这是人命案件,涉及到法律问题,我们卫生业务机关所不能解决,报司法部门受理后,我们没有作更多的“工作”。因此,卫生局在这个案件中是不积极、不主动、不重视的,他们在认为是中毒案件后,就放手不管,认为这只是公安部门的事,他们没有从两条人命案件中接受沉痛教训,对二台医院中的问题没有及时解决,反而继续乱发砒霜,使二台医院领会的数量很多的砒霜继续乱存乱放,仍没有专人管理和严格的收发使用制度,因此无法查清毒物数量和来源;在今年四月份安全检查运动中,又从该院厕所、办公室、妇产科等十一处查出砒霜19.5斤。这样,就给政法部门在破案工作中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并且在这一案件没有最后查处之前,卫生局和二台医院却把司药赵洪祥派到张市学习,把一向工作疲踏、在这一案件中又有一定责任的二台医院院长程荣斌调走了,这也不利于破案工作。由此可见,卫生部门根本没有把这个有关人民生命安危的问题放在心上。
县委在这个案件中也存在官僚主义作风,虽然我们一再地督促政法部门和卫生部门把此案件调查清楚,但是,没有具体帮助他们细致地组织破案工作,抓得不紧不死。
最近,县委越觉得这个案件的严重性,一再指示政法党组抓紧处理。八月十五日政法党组又召开了专门会议,听取了赵循同志的汇报,研究了下步工作,决定三长亲自挂帅,党组一包到底,以公安局付局长和付检察长为首组织一个专案小组,进一步开展工作。并且组织政法部门向县委书记作了一次汇报,具体研究了破案工作。
以上报告是否有当?请指示。

张北县委
一九六〇年八月廿三日
(印)中国共产党张北县委员会


出处:张北县档案馆




2015年8月22日星期六

1966.8.22合肥市高、初中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展情况的报告

 按:截至8月22日合肥市给安徽省关于中学文革的报告中虽然提到“出現了一批敢闯、敢干、敢革命、敢造反的革命小将”,但还没有提到“红卫兵”,可见要么是合肥当局还没有组织起红卫兵,要么是合肥自发成立的中学红卫兵还很微不足道。
报告承认之前往中学派工作组后,“个别学校发生学生斗学生的严重錯誤,个别工作组員讲了一些錯話,群众意見较多,贴了一些大字报”。现在按上级命令,工作组已全部撤出,把领导权交給文化革命委員会(筹委会)或革命师生代表会主席团。

~~~~~~~~~~~~~~~~~~~~~~~~~~~~~~~~~~~~~~~~~~~~~~~~~~~~~~~~~~~~~~~~~
                                            
中国共产党合肥市委员会(报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总号(66067                     机密程度        
主送:省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抄送:存档
                                      (共印20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件      中共合肥市委     1966822日印发



合肥市高、初中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展情况的报告
省委:
现将合肥市高、初中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展情况,简要报告如下:
一、全市五所完全中学,一所中级师范,一所商校(招收初中毕业生)共有学生6812人,教职员工450人。从六月初开展文化大革命运动以来,虽然有的学校出现了一些问题与曲折,但运动的发展基本上是健康的。广大革命师生采取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形式,揭发了大量的问题。在五所完全中学和一所师范的十七个領导干部中(党支部正付书記七人,党員正付校长六人,非党員付校长四人),其中問题严重,列为重点批判对象的有六人(党支部书記二人,付校长四人),問题較多,正在继续揭发的有四人(党支部书記二人,付校长二人),在教职員工中已揪出一批牛鬼蛇神(据各校已报来的重点材料34人)。这个情况說明了資产阶級统治我們学校的現象,确为严重。目前,合肥一中、五中已經建立了文化革命委員会,其他五所学校正在召开革命师生代表会,建立文化革命委員会;各校的左派师生队伍已經初步建立起来,运动中出現了一批敢闯、敢干、敢革命、敢造反的革命小将;一个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高潮已经掀起。总的看来,学校的革命形势大好。
在这一时期,我們所做的几項主要工作的情况是:
1)市委派往各校工作组,按照省委的指示,于八月五日前把領导权交給文化革命委員会(筹委会)或革命师生代表会主席团。交权之后,各工作組用开座談会、登門拜訪等方式,主动誠恳地征求大家意見。提出的主要意見是:对学习毛主席著作抓得不夠,只有一般号召,缺乏具体措施;深入群众、虚心向群众学习不夠,包办代替的現象比较普遍;个别学校发生学生斗学生的严重錯誤,个别工作组員讲了一些錯話,群众意見较多,贴了一些大字报九号至十—号,工作组先后撤出,市委为了加强各学校党的领导,建立了各校党委会(高中原是党支部,对学校工作仅是起保证监督作用,配干部、看文件、参加会议都受限制)。抽调了一个团委付书记、一个区委付书记、二个局党委付书记、一个付局长、三个企事业党委付书记到高中、师范去担任领导工作。五所高中和师范都配了党委书記,一中和师范派了校长(代理)。另外,由中学文化革命办公室派往每校联系工作人员两名,负責了介和反映文化革命运动情况。
2)从七月下旬起,各校陆续召开了革命师生代表会,到目前为止,一中、五中代表会已经结束,三中、四中、五中、十中、商校代表会正在进行,近几日可先后结束。师范学校已经成立了文化革命委员会筹委会,正在选举代表(因选了之后有意见又重选)。代表会的主题内容是:掀起鸣放高潮,大揭露、大批判;选举成立文化革命委员会;讨论部署今后工作。从各校代表会召开的结果说明,这是发动群众自己起来革命,自己管理自己,自己解放自己的好形式。
3)认真组织革命师生学习主席著作,学习“十六条”“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公报”参加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活动。从八月八日起,党中央发佈“十六条”、“十一中全会公报”、“毛主席接見首都革命群众”、“毛主席和百万群众共庆文化大革命”等一连串喜讯传出后,使广大革命师生受到极大鼓舞和教育。为了迎接文化大革命的新高潮,全体在校革命师生敲锣打鼓地上街游行,向省、市委送交保证书、决心书,并认真地逐条学习、对照、讨论“十六条”和有关社论、文件。通过学习,进一步明确了运动的性质和任务,统一了思想认识,提高了政治和政策水平。有的学校还按照“十六条”精神,检查前一段运动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自动地进行改正。目前,各校的文化革命组织,正根据“十六条”,安排当前工作,迎接文化大革命新高潮。
二、全市十九所初级中学和五所工读学校,因为地区分散,了介和掌握情况很不方便。同时,大部份学校只有—、二个党员,没有党的组织;有的学校还没有校长。在一、二年级同学放暑假后,于八月四日,将教职工648人集中进行文化大革命,但运动仍以校为单位,进行揭发问题和组织批判斗争。八月上旬各校工作组,已全部撤出,并由办公室派往每校经常联系人员两名。最近,按照“十六条”规定,选举了革命师生代表会的代表,十九所初中五千七百多名二、三年级的城市学生,都回校参加了选举,共选出学生代表487人;初中教职工634人都参加了选举,共选出教职工代表75人。各校产生代表后,分别召开了代表会,选举成立筹委会(小组)。现在十四所普通初中已有十二所成立了筹委会,五所工读初中成立了筹备小组。筹委会(小组)成员共154人,其中学生112人,教职工42人,筹委会(小组)的主任委员(组长)除三所学校系青年教师担任外,其余均由学生担任学生代表也集中同教职工一起搞文化大革命
三、学生下乡劳动情况。经过文化大革命运动很多学校的广大革命师生要求把学校改为半耕半读的新型学校,要求把校址搬到农村去,在省委发出抗旱号召以后,更是纷纷要求下乡参加抗旱。市委根据这些情况,已分别作了安排:高中学生采取每周下乡劳动一天或两个半天;初三学生4400人,除家在农村回乡的(500人)、因家庭某些困难不能下去的、身体差的(约600人)外,其余3300人,已于本月十七日,分赴长丰县岗集、双墩两个区(2900人)和市的柿树岗、巢湖、山南、杜集、庄墓五所农垦学校(450人)参加劳动劳动时间总的计划一个星期,每天六小时,早晨二个小时,早饭后八至十点两个小时,下午四到六点两个小时。干的农活一般的是拾棉花,割稻,抢种荞麦、萝卜、锄草,少数参加挖小水渠或积肥。除劳动外,还安排了学“毛选”和向社员开展宣传“十六条”活动。劳动组织,一般是由师生共同负责,每个班去了一个表现较好的教师,文化革命委员会也派去了代表。合肥一中学生劳动,学生要求全由自己负责,派去的教师只作联络员,劳动组合、生活安排都有条不紊,组织得很好。他们都在贫下中农家里搭伙,实行同吃同住同劳动。在高年级同学的影响下,初二一批同学也要求下乡劳动,学校不同意有的自己下去了。据一中、三中、十中统计,已经自发组织下去劳动的初二同学已有三百四十多人。为了保証同学在劳动期間的健康,生小病能及时治疗,我們已派出二个医疗组在各劳动地点巡回医疗。
以上报告有不妥之处,请指示。

中共合肥市委员会
1966822
(印)中国共产党合肥市委员会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01-01-29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