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0日星期日

1961.10.31中共中央华东局办公厅机要处通知上海水产局作废一批密码



中共中央华东局办公厅机要处()
发文          字第121                        机密程度   绝密
主送机关:江苏、浙江、山东、福建省委办公厅机要处
抄送机关:水产局党委、中办机要局
是由:

据上海市水产局报告:该局所属海洋渔业公司有一艘渔轮于十月四日在嵊山岛附近沉没,该轮所带全部密码至今尚未找到。为保障密码机密安全,该局提出如下措施:
一、  该轮所带之独用乱码和通用乱码0003号及0015号立即作废;
二、  现用底本(进密)于1110日起作废,更换新底本;
三、  密语代号因无备用仍继续使用,待下一套印好后即行更换;
四、  护渔密语系东海舰司配发,如何处理与东海舰司研究后确定;
五、  大沙岛渔场通讯规定作废;
六、  现用密码用法作废。

以上除请转知使用上述密码的各有关单位保证按期作废停用外,凡原使用上海水产系统密码的,自现用底本“进密”停用后,请各省自行配发,代号亦请各自另行编制(在尚未编好以前,先自编密条使用)以求得密码编用上的分割。至于某单位确因生产需要,仍需使用上海水产局密码的,可与上海水产局通联科联系,有控制的配发一部分。

华东局办公厅机要处
一九六一年十月三十一日
(印)中共中央华东局办公厅机要处

出处:上海市档案馆B255-1-273


2016年10月26日星期三

1956.10.26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室致信浙江省委秘书长谈处理基层共干给毛写信

中共宣平县委财贸部李竹裕致信毛泽东和中央申诉自己被县委书记宋希国因私人恩怨而报复,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室将此信转请中共浙江省委秘书处来处理,该处却直接将原信转给宣平县委。就是这么可笑,向“县官”投诉“现管”的信经过正式程序最终被转到“现管”手里。宣平县委办公室负责信访的黄益贡都看不过去,就写信给中办秘书室反映此事,末尾特意注明“不要再把这封信按常规转到我的手中了,因为这是反映给你们看的。”
中办秘书室也觉得这么层层下转不妥,就专门致信浙江省委秘书长谈如何处理此事。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5-01-0251-076

2016年10月24日星期一

1965.10.25李先念副总理在全国财政厅[局)长会议上的讲话[摘要)

李先念副总理在全国财政厅[)长会议上的讲话[摘要)
19651025


一、讲一讲形势
国际形势请大家看报。
国内政治形势很好。三大革命运动发展很快。特别是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开展以后,广大群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这次运动是最大的政治工作,它推动了所有的工作,把所有的阶级、阶层都震动了一下。这是一个伟大的运动,是在毛主席领导下,搞社会主义的一项基本建设。
我们有些人在取得政权以后,进了大城市,滋长了资产阶级的思想和作风,成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资产阶级思想和无产阶级思想斗争是很激烈的。由此,我们采取整党、整团、整社、整风的办法,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少奇同志总结了三条:第一,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第二,实行半工半读.半农半读,使知识分子不脱离劳动群众。第三,干部参加劳动,密切联系群众。有了这三条,就可能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也可能防止不了,防止不了也不要紧,历史车轮总是要前进的。搞社会主义不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是不行的。现在四清运动正在广泛深入开展,群众的积极性肯定会更好地调动起来。群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究竟能创造多大财富,算账是算不出来的。要坚持“四个第一”,充分估计人的因素。计划和财政指标只是一个大体数字,每年开会都吵数字,最后往往总是超额完成
大学毛主席思想,已经成了群众运动。工农商学兵都在学,特别是解放军学得很好。学主席著作有三种情况:一种人是能学又能用.一种人是学了不会用,再一种人是不学也不用。领导干部是否比一般干部学得多一些,好一些?你们学得怎样?学习毛主席著作成了伟大的运动,领导干部必须带头学好。
学解放军、学大庆、学大寨,也是主席思想。有的地方一搞水利,就向国家要钱、要物。据说,有一个公社在九个生产队中,有五个队劲头很高,坚持自力更生:有四个队都躺下不干,依赖国家。
经济形势也很好。今年工业增产百分之二十二,幅度不小。农业全国丰收,少数地区减产。余秋里同志讲,今年粮食增产两百亿斤,我看差不多。猪增加两千万头。棉花今年可收三千六百万担,也可能更多一点。烟叶有的说多了,要再减少播种面积,我看现在还不能这样讲。基本建设大幅度增长,进度快,投产多,质量好。市场商品供应充足.品种很齐全,外国人都很羡慕。物价稳中有降,这比物价波动要好得多。当然,老是降价也不行,降百分之一,财政收入就要减少六七亿元。
形势这样好.是党的总路线的胜利,是毛泽东思想的胜利,是全党人民、各级党委、各个部门和同志们努力的结果。
形势好,但也有问题。主席著作学得不那么深、那么透;大商品还不够,特别是粮食还要进口;在我们的工作中也有缺点。
二、方针和任务
已经传达了余秋里同志的报告。主席关于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指示,是我们坚定不移的战略方针。我们要坚决地、不动摇地贯彻这个方针。第三个五年计划是一个稳当的计划,好的计划。这个计划重点是突出的、也是留有余地的。我们一定要集中力量搞好备战,保证重点。有帝国主义存在,战争就不可避免。什么和平共处、和平过渡、和平竞赛,见鬼!印度尼西亚搞得很热闹,搞纳沙贡(纳是民族主义者,沙是宗教团体,页是共产党),艾地开大会,苏加诺和他拉手、拍电影。一到真正搞革命,反对帝国主义,搞土地改革,他们能不杀人吗?实际上土地就掌握在他们手里,这些人实际就是魔鬼。这一点,过去我们有经验。土改,到五四指示下来,我们党内有些干部就反对,我亲眼见过团政治部主任打干部、打群众,以后逮捕法办了。阶级斗争是生死存亡的斗争,是不留情的,不简单的。
计划要留有余地。我看“二五”计划是留有余地的。工业只增百分之十一,农业只增百分之四到五,这些指标是可以超过的。物价问题,开始大鸣大放,五年要搞四百多亿元,以后降到二百五十亿元,现在看来,这个数字还是大了一点,决定压缩到两百亿元。小平同志说,物价要稳当点,不要冒里冒失的。明年财政收入指标,也是留有余地的。明年计划是留有余地的,如棉纱增加四十万件,实际肯定要超过。
现在就要我们努力工作.特别是抓政治工作。大家说,财政部门的政治工作落后了。落后了就赶上去嘛!这次会议,首先要做到不说假话、互相信任,估计不到的,不算说假话。有人说,我是相信财政部的,不知财政部是否相信我。要互相信任嘛!
要吃透中央的方针政策。什么叫备战、备荒?什么叫为人民?建设强大的国防和现代工业,就是为人民。如果敌人打进来,坚决把它消灭掉,就是最大的为人民。这里有大局与小局的关系问题,道理大家也都明白,都是共产党员,谁也不是傻瓜。还有大路和小路的关系,是走大路还是走小路?这些都是政治。要大抓增产节约措施。各级财政部门要拿出百分之九十的精力用来抓工作.搞增产约,不要净在数字上打圈子,不要一讲指标就吵得脸红脖子粗。我看明年的财政指标五百一十亿元,是积极可靠的,是留有余地的,是可以超过的。今年可以收四百六十亿元,还可能多收一点,比去年增加六十亿元。明年比今年增加五十亿元,是比较稳当的。当然也可能明年受点灾,指标里已经考虑了灾荒的因素。基本建设投资,前两年上得很快,一九六三年为八十七亿元,一九六四年为一百一八亿元,一九六五年为一百五十三亿元.两年就上去了。财政上就怕三个方面同时上,一个是基本建设增加过多,一个是劳动工资增加过多,一个是农村投放过多。还有一条,要注意物价不要降得过多。只要这几个方面能控制住,就不会出问题。明年基本建设只安排一百五十五亿七千万元,加上待分配数,也不过一百六十亿元,比今年增加得不多。
下面讲一讲对主席的指示如何理解:
1.关于藏富于民。有人说,凡是不增加农业投资,就是不支持农民;不减少税收,就不是藏富于民。藏富于民,就是要国家减少收入、增加支出.这是不对的。有人说,供销社利润多,是发不义之财。这种说法有问题。主席关于“藏富于民”的指示,是长远的战略思想,要随着生产的不断发展,才能逐步实现,不可能一口吃成个胖子我们犯错误,往往就是把战略方针当成战术部署去执行。例如沿海和内地的关系,主席说,要把百分之九十的新建工厂建在内地.但是也要充分利用沿海工业基地。我们只注意了后句,没有注意前一句。主要工业摆在沿海,财政收入百分之九十来自一、二线。有人说,在内地建厂不合算,在沿海投资省钱,并且一年就可以收回来,这是没有全面理解主席的方针。我们对突出国防工业的认识,到底是真想国防还是假想国防,恐还是想得不狠。农业要靠自力更生,发扬大寨精神,不能依赖国家给钱。凡是农业搞得好的,都是自己搞起来的,同家没有给多少钱。陈永贵就是这样。有的国家投资很多,生产反而搞得不好,有入说,凡是字号的都要减税,都是降价,无非都要国家拿钱,我看不一定妥当。少花钱,多办事,发展农业生产的经验很多。我在北向一个县委书记说,什么叫以工业为主导呢?一个县就是那么几个手工业,主导来主导去还是那么几个。你为什么不一手抓农业、一手抓商业?为什么不抓紧商业收购来促进农副业生产发展,增加农民收入呢?去年全国收购小农副产品就有十多亿元,增加了农民不少的收入。不注意这个问题,就是忘本,忘了农业,看不起农民。我看还是应该从生产入手,增加农业收入,搞好农田基本建设。不在这上面用脑子是不行的。藏富于民必须根据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方针,从发展生产入手,靠减农业税和农村税收是不行的
2.关于薄利多销。这个政策完全正确,应当坚决执行,但是要具体分析,不能什么都薄利多销有的商品应当薄利多销,有的商品则应当厚利少销,有的商品要允许亏损,如粮食一年就亏二十多亿元。社会主义商业的优越性是计划价格,但也要注意供求关系。对于必需的生活资料和非必需的生活资料要加以区别。过去讲,要保八种基本生活资料的价格,是必要的。品种能多了一些,如肥皂,少提点价有什么了不起,但房租、水电、粮食、布匹不能涨价。粮食,按供求关系,可以涨价一倍.但不能这样做,人不吃不穿不行。至于那些可有可无、可次可好、可用可不用的东西,就不一定都要降价。只要原料充足,设备能力很大,降价销得出去又价高利大的,可以降价,薄利多销。如是不具备这些条件,实行薄利多销,就会造成脱销,小商贩和资本主义分子很敏感,就会助长投机倒把,套购我们的商品,低价进,高价出。主观上是为人民,实际上不是为人民,而是为资本主义。在价格问题上,阶级斗争是很尖锐的。我们的粮食卖一毛钱一斤,投机分子卖三毛、四毛他们不用汽车运,用自行车运,用人挑,赚钱很多,吃高价馆子。他们搞我们的自行车零件,这个地方买几件,那个地方买几件,装成新车,投机倒把,牟取暴利抗生素降价后供应很紧张,也被小商贩钻了空子。上海手表成本八元,售价八九十元,利润十倍,有人说是罪大恶极上海成本低.其他地方成本高,他不讲。现在八九十元还抢购,我看可以涨到一百五十元如果积压卖不出去,可以降价,降到四十元也可以。什么叫价高利大?我们说粮食如果价高利大是犯错误,手表价高利大就应该。如果手表要薄利多销,不是我犯错误,而是你不想建设社会主义。你要买就买,不买拉倒。手表可带可不带,我这只表就是只在作报告时才带的。为什么价格只能退不能进?北京柿子售价很低,一卖就枪光,我看可以涨点价,涨到五毛斤,看他还抢不抢。现在要保大三线,又要保小三线;要发展基础工业,也要发展农业,还要援外,都需要钱。钱从哪里来,借外债不行,修正主义不会给,蒋介石也不会给。基本建设上去小商品供应就紧,明年搞不好很可能脱销。现在就有反映,商贩到处搞投机,这个情况应该估计到。明年小商品价格的方针,不是降价的问题,可能还要涨点价。一、二轻工部、商业部要很好地组织生产。“三清”物资过去削价百分之八十,现在不削也有人要了。有人说,小商品要降价多少多少,我有怀疑。化肥现在还有黑市倒卖,我看不能降价。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把主席的战略思想当作战术部署去执行,就会犯错误。
3.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的关系。明年预算盘子要摆出来,暴露矛盾,让大家讨论。分配任务要既不松,又不紧。有人说,地方党委要求明年有些超收,搞点机动。我看留有余地是对的。但是,如果余地留大了,超收太多,就不对。这样就不能保重点。这几年商业指标打得高,搞得很紧张,明年要解决。这几年有个经验,物价上涨,购销差价就大,商业赚钱;物价稳中有降,购销差价就小,商业收入要减少。现在,商业经营管理问题也不少,也要革命。按经济区域组织商品流通,反对的人多着呢!河南就有五下孟津的事情。
4.政治工作的位子。这个问题我讲了很多。这不是争个人的位子,而是争党的方针政策的位子,争毛泽东思想的位子。有的说政治是软的,业务是硬的,上边不催,下边不搞。我们开了不少会,是催了,你不抓政治工作是不行的。
最后讲一下增产节约措施.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余秋里同志已经讲了七条措施很好。增产节约,就是财政上开源节流。你们要在这方面多用脑子,大力去抓。供销社财务,财政部门应该管起来。听说有些地方还是在大修房子,要检查。

财政部档案162—17—15
出处:中央档案馆编《1958-1965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档案资料选编 综合卷》,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11年版,第560563










2016年10月23日星期日

1984.10.23合肥下属县级单位的组织部门干部情况调查

1984年初胡耀邦发了什么指示要求中共组织部门提高自身水平。中共合肥市委组织部遂对下属县级单位的组织部门的干部状况进行了调查。

接受调查的县级单位共53个,占总数51.8%(这意味着合肥市总共下辖102个县级单位)。这53个单位共有267名组织干部的编制,但仅配备190人,而且其中官比兵还多(99名为正副科长,91名干事)。基本上来说,经过补充大批新生力量,这190名组织干部的平均年龄较轻,文化水平较高。

但干部缺额问题较严重,造成组织工作中疲于应付,工作质量和效率受影响。缺额的原因,一是有的部门过于高看组织干部,选拔条件太高,找不到合适的人做工作;二是,有的部门轻视组织工作,觉得缺人也无所谓;第三个原因则比较时髦,因为当时经济工作更受重视,有人认为做组织工作不如做生产技术工作更实在。

调查称组织工作的主要缺点是选拔干部魄力不大,对于优点突出、缺点也较明显、有争议的人,不敢使用;工作方式仍然基本上是神秘化和手工业方式,知情和参与范围仍然太小。可笑的是,造成这种问题的原因本来是中共的垄断和专制,调查却称这种思想和工作方法和组织干部的气质有不少关系,调查中听话顺从老实的组织干部占73.2%,而锐意改革、开创新局面的组织干部只有14.2%。

报告的建议是,为了使组织工作适应所谓经济建设为核心的任务,要使组织干部树立经济观点、更熟悉经济理论和业务,要求组织干部把经济效益视为自身工作的业绩标准。经济部门要经常向组织部门介绍情况、提供报告。在培训干部时,可以派组织工作的干部和经济部门的干部一同外出参观考察学习。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02-02-0299-020

2016年10月22日星期六

1971.10.22周恩来助理熊向晖和基辛格助手霍尔德里奇在北京会谈

1971年前熊向晖最后的公开身份是驻英代办(截至1967年),他调回国后的职务并没有公开,1971年时熊的职务是总参情报部副部长,但这个身份应该没有向美方公开,他是以周恩来助理的身份接待美方的。有意思的是,熊谈话中两次暗示自己已不在外交部工作,第一次他说没还来得及就美方扩大交往的25项建议做详细考察,接着说“我不知道我们外交部的同志是否已经考虑过了”,第二次是在评价扩大中美交易时说“今早我们的代外交部长有别的事,就提前和基辛格告别,所以我和基辛格坐在一辆车内)。
熊在谈话后半部分详细询问美国国务院的内部设置,有多少个局,签证事务是哪个部分具体负责。
熊解释为何美国乒乓球队访华已半年而中国乒乓球队尚未应约回访,因为两个月前台湾乒乓球队抢先访美,霍称此为反尼克松势力所为、与美国政府毫无关系,熊不接受,理由是即便美国政府没有邀请但可以通过拒发签证的方式阻止台湾乒乓球队访美。













出处:DDRS

2016年10月19日星期三

1961.10.19罗瑞卿给中共中央关于民航问题的报告(节录)

1958227日,国务院第一次通知中国民用航空局自本日起划归交通部领导,但直到1958319日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95次会议上才正式批准把民航局由直接隶属国务院改为隶属交通部。19601117日国务院编制委员会决定将中国民用航空局改称“交通部民用航空总局” 。(见《中国民用航空局行政体制沿革》,http://www.caac.gov.cn/website/old/H1/H4/
196110月罗瑞卿向中共中央提交关于民航问题的报告时,民航总局由交通部和空军分工管理,但领导体制问题重重。而交通部日常主管公路汽车和海河船舰,事实上不会管飞机,仍然是民航局在单独搞。空军实际上只管了专机工作,分给的政治工作和飞行技术都没有管起来,因为政治、飞行安全、人员培养、干部规划都和民航建设的通盘规划方针有关,但建设方针、全盘工作、体制问题不归空军管,所以空军难于管理。鉴于此,罗瑞卿建议调整民航管理体制,提出四个方案,最为倾向的是将民航总局改为直属国务院,业务全由空军管,半年后该建议获实行。

1962413日,第二届全国人大常委第五十三次会议决定“交通部民用航空总局”名称改为中国民用航空总局415日,中共中央决定将民用航空总局由交通部属改为国务院直属局,其业务工作、党政工作、干部人事工作等均直归空军负责管理。(见《中国民用航空局行政体制沿革》,http://www.caac.gov.cn/website/old/H1/H4/

出处:《1958-1965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档案资料选编 交通通讯卷》,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10年版,第669、670页,

2016年10月15日星期六

1965.10.16北京市文化局请示掩埋以保护新街口豁口西边的元代住宅建筑遗址

自1964年起中科院考古研究所,为配合重绘杨守敬《历代舆地图》,在北京的元都城遗址进行钻探和试掘。1965年8月试掘发现一处建筑遗址,进行测绘、照相、说明后就移交北京市建议保护。北京市文化局认为该遗址保护现场价值不大,且费钱费事,故建议用土原封掩埋,既方便保存,而且可以做上标记留待将来有需要再发掘。

出处:《北京市重要文选选编:1965年》。



2016年10月12日星期三

1983.10.12中共中央组织部发文谈解除一些干部历史上受限制使用的问题

对原受限制而现已离任的干部,注销限制意见;对有重大疑点等四类人员只要表现好的就可解除限制;对海外有亲属的人政治上不得歧视;今后干部发生问题,应据实处理,不再采取内控使用。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02-02-0246-002

2016年10月9日星期日

1966.10.9合肥当局重申对蔬菜专业队卖菜奖励粮票、布票

虽然文件开头吹了一通精神牛皮,扯什么学毛著、社会主义教育改变了农民精神面貌、提高了阶级觉悟,农民生产更积极,而且积极响应文化大革命号召抓革命促生产。但话锋一转,还是老老实实的重申实际的物质奖励办法,而且说明只奖把菜直接卖给国家或挂钩单位的部分,完成计划70%或80%以上就多售多奖,少于50%就不奖。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5-01-0515-002

2016年10月8日星期六

1967.10.8合肥市加强市场管理打击投机倒把工作的第一阶段小结

7月份合肥发生武斗后局势混乱,这给自发商贩经营创造了空间,一时间市场兴盛,但在中共眼中这就是投机倒把应予以打击。军管当局在伪国庆前后全面出击,没收不少民间资材。红卫兵积极充当打手,什么都抓、什么都管,反而制造了麻烦。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06-017

2016年10月7日星期五

1965.10.7李立三对北京市半工半读教育的考察报告

李是工人运动起家,半工半读是刘少奇当时大力鼓吹的教育形式。北京市既有工业条件,又有刘少奇嫡系彭真全力配合,所以一时间半工半读发展很快。1965年招生人数就达到1万1千人,和全日制高中相近,而且录取比例1:1.5比高中的1:1还低,报名踊跃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学生要参加劳动生产给当局“创造价值”,所以不仅不用交学费,还能每月拿10元左右的补贴。但一开始也有学生发牢骚,比如一个考到副食品商业学校的初中毕业生说“九年寒窗苦,半生鱼、肉、醋,真乃栋梁之才盖茅屋”,上学一段时间后(大概是经过洗脑)改口说“柜台是战场,秤杆是枪杆,卖肉、卖菜也是干革命。”

出处:《北京市重要档案选编:1965》,第458至467页。
照片全文见:https://twitter.com/ArchiveDaily/status/784536576726593538

2016年10月6日星期四

1966.10.6英国外交官谈英若诚

1949后英若诚曾为中共做间谍,专门与在华外国人打交道以收集情报,这已经不是秘密。但下面这份档案则表明英国外交官A.E.Donald 在当时就知道英若诚是奉命执行任务和外国人接触的。

档案节译如下:

自8月24日以来,我们没有新的来自英若诚的消息,但回顾一下去年11月21日英若诚(英文名Stephen)一家和我一起去十三陵时的谈话或许有助于理解他当前处境。
当时Stephen在没有戒备的情况下坦白说他现在有个人问题,北京人艺的原中共党委书记赵某对他很欣赏,赵现在被提拔为北京市文化局的头目,赵愿意把英若诚由人艺的演员身份改为文化局的全职编剧(英国人在查询美国编的人名录后认为这个赵是赵鼎新,但我查资料以为更像是赵起扬),Stephen现在很纠结是否要改行做编剧。Stephen介绍赵某是一个很能保护下属的长官,就像他以前说周恩来也有保护忠心下属的名声,而忠诚是中国政治里很重要的因素。
Donald评价说这段对话说明过去十年来Stephen同我们(指英国外交官)的接触是获得上级批准的,尤其应该得到彭真下属警察系统的指示。虽然英若诚本人不是共产党员反而有利于他在文革中避免被打击,但他和彭真的关系一定在过去半年内受到了严密的审查。作为警察的代理人agent而非普通的导演显然有助于保护英若诚以前的安全,但现在看英若诚在相当长时间内不会复出或再与英国外交官联系了。




出处:英国外交部档案FO_371_186983


2016年10月5日星期三

1966.10.5外国人议论林彪崛起

据英国驻南斯拉夫外交官Duncan Wilson报告,他最近在维也纳见到南斯拉夫国际政治经济研究院院长Leo Mates时听说下面的内容:经莫斯科到贝尔格莱德访问南斯拉夫的日本社会主义者说俄国缺少对中国的专业观察,日本人还认为林彪在文革中与中共党内、军内元老集体对决,所依赖的势力是非正规的民兵,因为民兵没有受到军队过度专业化的干扰。
10月14日英国外交部的Bolland回电称:南斯拉夫通讯社Tanjung驻华记者的报道确实经常很有料,而且该社和南斯拉夫使馆最近也准确预测了几件事,所以南斯拉夫的中国研究专家的意见值得注意。但日本人的解读很值得怀疑,因为主持共军专业化的罗瑞卿虽然以军事冲击政治而被打倒,但这和1959年彭德怀及同僚下台不同,除罗以外其余的共军领导都没有收到影响,而且中共中央政治局内的军头数量翻倍,所以罗被打倒可能只是个人原因。另外,现在明显是“政治”优先于“军事”,相反几乎没有报道提及民兵,所以没有理由相信林彪在利用民兵冲击军队。

出处:英国外交部档案FO_371_186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