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0日星期四

1969.4.30英国驻华代办处希望驻莫斯科的英国和中国外交官保持联络

英国驻华代办处的Walden致信英国驻苏联大使馆的Kerr
Walden对前不久Kerr与中国驻苏联大使馆二秘的会见很感兴趣。因为无论是在北京的英国驻华外交官和中国官方,还是在伦敦的中国驻英外交官和英国官方的交流都非常少,所以Walden建议Kerr能保持与驻莫斯科的中国外交官和新华社人员的联系,以此广泛地了解中方对任何议题的看法,哪怕只是在一般的鸡尾酒会上的闲聊。
Walden还说在莫斯科的中国外交官罕见地同英国外交官来往这确实有点讽刺性,因为在北京的苏联外交官同样和英国外交官往来密切。
Walden把这封电报也转给了英国驻布拉格、布达佩斯特、索非亚和华沙的大使馆,因为或许在这些地方的中国外交官也愿意同英国人来往。


RESTRICTED
                                     Office of the British Charge
                                                           D’Affaires,
               PEKING.
30 April, 1969.

Contacts with Chinese Diplomats

We  were extremely interested in the account of your call on a second Secretary of the Chinese Embassy in Moscow (sent to me on 17 April). As you any know, we have no opportunity whatever for meaningful political discussions with Chinese officials here. Far eastern Department are, I believe, in the same predicament vis-a-vis the Chinese Office in London. We would therefore be very grateful if you could make a point of maintaining any links you may have with Chinese diplomats or NCNA staff, and copying all accounts of your conversations with them to us. We would welcome reports of Chinese views on s wide range of subjects, even if derived only from casual remarks at cocktail parties.

2.    There is an ironic parallel between the unusual willingness of a Chinese diplomat in Moscow to exchange views with a British colleague, and our own close contacts here with the Soviet Embassy.

3. In the hope that similar opportunities might arise in other Soviet bloc countries, I am copying this letter to Chanceries at Prague, Bucharest, Sofia and Warsaw. A copy also goes to Boyd in FED.

 G.G.H. Walden

(to:) J.O. Kerr, Esq.
Moscow.

出处:英国外交部档案FCO21/515


2015年4月29日星期三

1962.4.29中共上海市委调查部的编制机构情况和意见(绝密)

由于大饥荒的缘故,中共自19616月起在两年内驱赶约三千万城市人口回到农村,以此来增加农业劳动力并减少城镇人口的粮食消费。在此情况下,所有单位都必须精减员额,连情报部门也不例外。
在下面的文件中,中共上海市委调查部于1962429日向上海整编委员会提出该部不仅不需要减人还要增员。报告说,去年中央调查部曾批准上海调查部由于工作需要可扩编至60人,其中处级干部8人,而该部现有编制内人员44人,其中处级干部3人。所以该部要求按实际情况增加处以上领导干部,总编制数则拟控制在55人以内。

关于文件中提到的三个人名,简介如下。
毛钟鸣(1901-1986):据其侄女毛平先《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记国字001号离休干部毛钟鸣》所述,毛钟鸣原系福建长汀印刷业者,自1931年起长期为中共从事情报、秘密工作,1938年转移到上海,1949年后被派往香港、新加坡。1958年毛回国,先后在中共广东省委、中共中央直属机关(按:估计就是中调部)工作。1960年起任上海市政协委员,1964年起任第四届、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共实行离休制度后,毛的离休证编号是“国字001号”。
汪锦元(1909-1992):据网络资料,他1936年加入共产党,1940年至1942年间担任汪精卫的随从秘书兼日语翻译,获取了重要情报,19428月被日本警方逮捕,1945年经新四军和日军谈判而被释放。1955年“潘汉年、扬帆”案发,汪锦元等大批原潘汉年系统的情报人员受牵连而被关押、审查,直至1982年该案才被中共彻底平反。
刘庚生:网上关于他的资料很少,查到一位同名的,从其家庭背景和职业经历来看,或许就是这位曾在中调部工作的年轻人。刘庚生,1933年生于北平,其父刘仁政1949年后在香港经商,但与大陆往来密切。刘庚生,曾任上海市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上海市高等教育局国际交流处处长、上海市欧美同学会常务副秘书长。


 ~~~~~~~~~~~~~~~~~~~~~~~~~~~~~~~~

中国共产党上海市委员会调查部(函)
发文(62)沪委调A 二二一       机密程度 绝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送机关:
         中共上海市委整编委员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抄送机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事由:
        报我部编制机构情况和意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收文机关批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现将我部编制机构情况和意见报告如下:
(一)目前编制机构情况:
1961年底止我部发工资人数共56人,其中编内人员45人,编外人员11人。今年来我部对部分人员作了处理,这些人员多数是1957年整风反右时犯了错误,不宜再在我部工作的,其中调往外地工作的干部5人,右派分子1人;另外调往本市其他部门工作的干部1人。到目前为止,我部发工资人数49人,其中编内人员44人,编外人员5人,具体情况如下:
1)编内人员:共44人。其中部长级干部1人,处长级干部3人,科长级干部3人,一般干部32人,勤什5人。
2)编外人员:共5人。其中长期下放一般干部1人,六个月以上长期病假部长级干部1人,代管干部2人(即毛钟鸣,市政协委员;刘庚生、中央调查部干部,下放在上海劳动锻炼,工资均由我部发给),逮捕审查1人(即汪锦元,现仍在审查中,工资由我部发给)。
目前机构情况列表如下:


              

(二)今后意见
根据我部目前工作情况以及今后一定时期工作的发展需要,去年中央调查部曾同意我部编制为60人。机构则在原有基础上改“科”为“处”,以适应业务发展的需要。拟定今后机构情况列表如下:

部(部长级2人)


为此我部目前人员离原定计划编制数60人仍很远,而处级以上领导骨干尤感缺乏。但根据中央提出的“精兵简政”方针以及市委有关指示精神,我们认为我部一方面应积极贯彻精简精神,如充分发挥原有干部的潜力,动员有条件回乡的人员去参加农业生产,个别不适宜在我部工作的人员继续作必要的调整等。另一方面则按实际情况仍拟陆续增加一些必需的人员,主要是急需增加处以上领导干部。初步计划到明年底为止,总的编制数拟控制在55人以内。
以上意见请审核。
此致

敬礼

中共上海市委调查部
(印):中共上海市委员会调查部

一九六二年四月廿九日

2015年4月28日星期二

1960.4.28 张北县春耕时节偷盗籽种问题突出



中共张北县政法党小组
关于目前农村偷盗籽种问题的专题报告

 县委、人委党组、市政法部门:
据各地汇报,最近以来我县农村不断发生失盗籽种案件,一是失盗粮食籽种,一是失盗山药籽种。据17个公社的不完全统计,三月以来全县共发生了79起,作案人员110名,其中已逮捕1名,拘留7。康保地区据六个公社的统计,从328日到418日共发生此类案件30起多起。土城子公社最近连着发生了10次此类案件,大阎诺村411日晚被盗山药仔700斤;下北京无素村41020多名社员在挑山药籽种时,抢走山药籽400多斤。作案成员据現在掌握均是落后农民。作案方法大体是:
1.挖窟窿进行偷盗,如土城子公杜小七頂房子村社员王德亮,中农成份,417日将生产队仓库的墙挖了一个洞,偷小麦籽种5斗多。单晶河公社十字街小队仓库417日被挖窟窿盗去莜麦籽种300斤。
2.有组织的进行偷盗。张北镇公社原泉厂村以白常满(贫农)、马有宝(中农)为首组织了6名落后社员偷盗山药籽种800。張北镇公社窑儿沟村以生产小队长郑万英为首,组织了6名社员,在417日赶着皮车到对口諾公社玉代湾村偷买盗犯董恒赃物山药1200多斤。
3.借播种之机从中进行小量偷盗。如,土城子公社大阎诺村,从328日播种—开始就让社员张丙午(中农)撒籽,该随身另带一条小口袋,10天的时间偷了25斤小麦籽,该公社小七頂房子村徐丙恒(中农)也是让其撒籽,该偷小麦籽48斤。
4.无组织的进行偷盜.如单品河公社阳坡村社员刘英(中农)在424日到西胡洞夜间偷山药籽种200斤,张北镇公社元山子村张振生(中农)与其老辈子张和423日到对口諾公社化稍营偷山药160斤,当即被捉住。
从最近发生的这类案件看,所以有些人进行偷盗,据分析原因:一是个别群众由于人口多,去秋分粮后不精打细算,因而一时缺粮进行偷盗。二是有些作案分子,原来即是慣偷惯盗分子,爱小便宜,进行小量偷摸的落后群众,虽经几年的改造教育,但恶心仍未改,见东西就爱,如单晶河公社刘英过去就是爱偷爱摸的分子,55年以来连续偷了7次。三是:最主要的是控制不严,缺乏深入细致的法制宣传教育和社会主义思想的教育。
总之,不管其偷盗目的如何,都直接影响着春耕播种的顺利进行和社会治安。我们认为此类案件多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范畴,但也参杂着敌我矛盾。因此,必须严肃对待认真处理。按照我们这个认识,我们认为当前对此类案件应通过以下几种方法加以解决,迅速杜绝此类案件的发生。
1.广泛的向群众进行劳动守法的法制宣传教育和爱社如家、社会主义远景教育,以达到进一步树立群众的劳动光荣,犯罪可耻的守法观念和进一步提高社会主义思想觉悟,说明偷盗籽种对生产的危害性,必要时可结合实际,发动群众展开专题鸣放辩论,以提高群众思想觉悟,互相监督,加强防范,杜绝此类案件的发生。
2.对纯属因生活一时困难而进行小量偷盗的农民,应坚持说服教育的原则,切不可进行法纪处分,偷盗量大次数多的,应按治安处罚条例进行处理,对有意借机偷盗从中牟利的,轻者按治安处罚条例进行处理,重者可依法处分,对五类分子乘机煽动群众进行作案或对惯盗惯偷分子,必须及时予以依法惩处,并公开宣判,借以教育群众。
3.加强籽种保管,今后应坚持用多少,取多少,用不完当日退给保管员入库,严密保管。对拌种和撒籽人员要进行教育,以防其从中偷盗影响播种。
4.加强五类分子的监督改造,严防这些人借机进行偷盗活动和煽动群众进行偷盗,一旦发生此类问题,要及时打击,严肃处理。
上述报告仅是我们掌握的情况,分析意见不见得成熟,如有不当之处,请县委指示。

(印:)中共张北县委公法检党组
1960428


出处:张北县档案馆



2015年4月27日星期一

1970.4.27合肥四反简报第25期:电机厂开展四好连队运动

共军开展“四好连队”、“五好战士”运动时从1961年贯彻林彪指示开始的。1969年中共九大召开、全国恢复秩序以后,由于军人掌权,全国各地都在“学习解放军”的口号下,开展了四好连队运动,无论是工厂、学校、乡村、机关。就像下面简报中提到的合肥电机厂,把原有的6个车间分为8个连,军事化建制。因为四好连队和林彪的紧密关系,所以简报中多次引用林彪的话,这在当时的官方文件中也不是很常见。在林彪1971年9月出逃身亡后,四好连队运动也就被废止了。

~~~~~~~~~~~~~~~~~~~~~~~~~~~~




     
全国都要学习解放军。
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第二十五期
合肥市革命委员会               内部材料·注意保存
  四 室编                一九七0年四月廿七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合肥电机厂开展四好连队运动
狠抓组织落实

毛主席号召我們:“全国都要学习解放军。”学习解放军,开展四好連队运动,是走政治建厂道路的根本途径。我厂过去既无連队这个组织形式,更没有开展四好連队运动。省里在大通召开了现场会议,介紹了大通煤矿开展四好建队运动的经验,对我们启发教育很大。最近,省、市分别发出了关于开展四好連队运动的通知。我們下了决心,在“一打三反”运动中,把连队建立起来,通过开展創四好、争五好运动,进一步推动“一打三反”运动和各方面的工作。
一开始提出开展四好連队运动,部份干部和群众思想不通,认为这样做,会冲淡“一打三反”运动,把羣众高昂的对敌斗争士气泄掉。这种把开展四好連队运动同“一打三反”对立起来的观点是完全錯誤的。針对上述問題,我們首先举办各級领导班子毛澤东思想学习班,解决这一問题。在学习班里大学毛主席、林副主席对开展四好連队运动的指示,大議开展四好連队运动的伟大意义,大摆开展四好連队运动同“一打三反”和各方面工作的关系。通过大学、大議、大摆,广大干部认识到四好是一切工作的綱,“一打三反”是当前的中心,是創四好的重要内容,不仅不矛盾,而且是統一的,互相促进的,从而統一了认识,摆正了关系。
在統一认识后,我們抓了两件事:一个是連队的組建,一个是干部的落实
連队的組建。我們确定两个原則:一个原則是有利于四好运动的开展和对敌斗爭;另一个原则是有利于生产。我們把原来的六个車間,按照生产工艺流程和环节分成八个連队。連队下面,从有利于加强領导出发,有的設班、排,有的只設班,在生产中处于重要地位的班,直属連队领导。如金工車间摊字大,人数多,有五百多人,这次我們重薪调整,把它分成三个連队,适应了革命和生产的需要。
选拔干部,是个很重要的工作,是开展四好連队运动必須首先解决的一个关鍵問題。毛主席教导我們:“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林副主席也指出:“领导班子很重要,领导班子就是政权,就是国家机器。”干部的配备,要适应連队建設的需要,充实基层的领导。林副主席說:“干部是个重要問題,好部队,选了好干部,就能继续前进;如果干部选得不好,就会把作风带坏,把部队搞坏。一个作风不好的部队,如选了好的领导干部,很快就会轉变。”我們在解决这个問題时,沒有采取简单的领导决定的方法,而是充分相信羣众,走羣众路线,用领导和羣众相結合的方法来解决这一问题。这里,我們抓了以下几个工作:
一、吃透两头,确定指导思想:上头吃透毛主席、林副主席的指示,下头吃透群众的意见和要求,确定我們在落实干部問題上实行什么政策,走什么路线。
在开展两忆三查、斗私批修、放包袱过程中,厂党的核心小組就确定专人負責,组织宣传队和軍代表分赴各个车间,召开各种有代表性的群众座谈会,了解羣众的意见和要求。在座谈会上,群众普遍反映出两种情绪:—是很关心,二是很担心。他們要求一定要把高举毛澤东思想伟大红旗,突出无产阶级政治,有革命干劲的人选拔到連队领导崗位上来。担心干部选得不好,他们四好创不到,五好爭不上。干部来源問题,羣众有三种意见:一种意见是“老的連鍋端,來个大换班”,这样有朝气;一种意见是“生姜还是老的辣”,还是要这些有经验的人来干;一种意见是新老结合,既結合—部份老的,又吸收一部份新鮮血液。
厂党的核心小組,在了解羣众的意见和要求的基础上,认真学习了毛主席的干部政策和培养无产阶級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五个条件,学习了林副主席关于干部问题的一系列重要指示。明确了几条:(一)对老干部和新鮮血液必須历史地一分为二地看待,老干部經过三大革命运动的长期锻炼,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这是新鮮血液所缺乏的;但有些老干部缺乏革命朝气,容易产生保守思想,这又是新鲜血液所具备的,二者必须結合,不可偏废。(二)毛主席“组织起一个革命化的联系群众的领导班子” 的伟大教导,是组建連队、安排干部必须遵循的根本指导思想。(三)毛主席关于培养无产阶級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五个条件和林副主席提出的三条标准,是我们选择干部的方向。(四)坚持“任人唯贤”的干部路綫,反对“任人唯亲”的干部路綫。有了这个认识后,决定实行两个“三结合”的方針:即老、中、青結合;地方干部、部队轉业干部、吸收新鮮血液三結合。經过全面审查,认真选拔,反复討論,党核心小組拿出連队干部初步安排的方案。
二、群众评议,領导集中,实行领导和羣众相结合:
对党核心小組的安排方案,我們本着先干部后羣众,先党内后党外的原則,召开干部会議、党員大会,先发动干部、党員討論,再层层发动羣众討論,实行群众評議。
在羣众評議过程申,針对几种活思想,我們开展了几个教育工作:
(一)毛主席干部政策的教育。厂党核心小組安排方案中,有十五名原中层干部,羣众評議时,对其中四名已解放未結合的同志意见特别大,有一位同志调换了两个連队还是安插不下去,这里說明两个问题,—个是这些干部本身有笔病,不能正确对待羣众,不能正确对待自己,斗私批修不彻底,未取得諒解,羣众不信任他們;二是羣众还不能够正确地对待干部。針对羣众这种思想,我們組織学习了毛主席的干部政策,教育羣众要按照毛主席的干部政策办事,全面地、历史地、一分为二地去識别干部,不要纠缠一时一事的錯誤,主要看干部的大节、主流、本质。看他是不是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澤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級革命路綫。这样就加深了羣众对毛主席干部政策的理解。原来有一个解放未結合的干部,这次我們安排他到铸锻車间当連长,开始这个車閘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羣众表示不要,有的說他来了,我們就让他,通过学习,提高认识后,羣众自己提出,干连长不行,当个付連长还是可以的,結果安排下去了。那个調换两个連队也安插不下去的同志,最后群众也同意到生产指揮组任付組长。
(二)毛主席干部路线的教育。毛主席教导我們:“共产党的干部政策,应是以能否坚决地执行党的路线,服从党的纪律,和群众有密切的联系,有独立的工作能力,积极肯干,不谋私利为标准,这就是‘任人唯贤’的路线。”对毛主席确定的这条正确干部路綫,我們必須坚决照办。在羣众評論中,少数人却从个人恩怨出发,从小集团的利益出发,鬧起资产阶级派性,做小动作。按照这些人的意见去办事,必然要执行“任人唯亲”的干部路线。針对这些錯誤思想,我們采取一教育、二抵制,以教育为主的方法去解决。首先組織他們学习毛主席关于干部問题的一系列论述。教育他們在正确地对待干部的同时,也要正确地对待自己;教育他們要立新功,不要吃老本;教育他們要克服派性,增强党性。用毛主席“任人唯贤”的干部路线去武装他們,提高他們。在教育这些同志的同时,对大多数羣众也同样地进行毛主席干部路线的教育。党的核心小組,始終坚持党性原則,抵制资产阶级派性干扰;坚持“任人唯贤”,反对“任人唯亲”,保証了毛主席干部路线的貫彻执行。
(三)对干部进行正确对待羣众,正确对待自己的教育。在羣众評論中,一部分干部也暴露出一些錯誤思想,他們說什么“我本来就想无官一身輕,結果羣众一評論,不管干部当成当不成,弄得一身臭气太蝕本”。說明这些干部正确对待羣众,正确对待自己的問題还沒有真正解决。我們組織他們学习毛主席关于批評和自我批評,关于正确对待羣众的教导,使他們认识到羣众評論是整党的继续,是羣众对干部上继续革命的教育課,是羣众在开展四好連队运动这个新形势下,对他們提出的新要求。这样就提高了干部的认识,由惧怕羣众評論,到欢迎羣众評論,有的还登门拜訪去征求羣众意见,受到羣众欢迎。
抓了上述三个方面的教育,經过三下三上,多次往复,党核心小組最后集中了羣众的正确意见,落实了連、排、班的各級干部,实行了两个“三结合”。从四十一名連級干部来看,老干部十五名,占百分之三十六,部队轉业干部九名,占百分之二十二,羣众代表二十四名,占百分之四十二。平均年龄只有三十多岁。这样既把大批老干部放到基层,加强了基层领导,又把无产阶級文化大革命中涌现出来的一批优秀分子提拔到负责的岗位上来,给新的领导班子输送了新鮮血液,组织了一个有代表性的、朝气蓬勃的、革命化的联系羣众的連队领导班子。羣众滿意地說:“这样的领导班子完全表达了我們的心愿,我們坚决拥护。”
三、狠抓基层領导班子思想革命化。林副主席指示我們:“如果基层搞不好,政治觉悟不高,那就会漏洞百出,堵不胜堵……。”林副主席在这里强調了基层工作的重要性。抓四好必須首先抓基层,抓基层必須首先抓好领导班子思想革命化。我們这里,各个連队刚成立,动作并不那么整齐。一部分不想干,一部分不敢干,一部分不知怎么干。不想干,不敢干是个思想革命化的问题,是个繼續革命觉悟的问题,不知怎么干是个方法問題。两个问题都必须解决,但思想問題是首要的。遵照毛主席“办学习班,是个好办法”的教导,党核心小組举办了連队干部学习班,各連队举办了班、排干部学习班。組織各級領导班子学习毛主席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說,学习光輝的“老三篇”。給他們树立了张思德、白求恩、老愚公这三面鏡子,让他們对照对照。有的说:“三面鏡子一照,私字彻底暴露了,学习张思德、白求恩、老愚公,革命重担不可不挑。”在学习的基础上,召开讲用会,互相启发,互相教育。同时狠批刘少奇“入党做官論”、狠批“政治危险論”“干部吃亏論”。通过一学、二照、三讲、四批,紛紛表示:“革命重担挑在肩,越是艰难越向前。”在解决思想问题的同时,党核心小組又具体地交待了做法。他們认为这下子解决了問题,弄通了思想,干有劲头了。
现在,全厂的班、排、連都制訂了創四好的规划,个人都有爭五好的打算,把“一打三反”运动,抓革命,促生产等各方面的工作都納入到四好、五好中去,有綱、有目,有措施,互相挑应战,形成了新高潮。广大羣众紛紛表示:一定要在“一打三反”运动中,在对敌斗爭的火线上,創四好、爭五好。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5-0021-025

2015年4月26日星期日

1961.4.26中央保密委员会关于随身携带机密文件的四项补充规定


中央保密委员会关于随身携带机密文件的四项补充规定

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中央各部委、国家机关各党组、人民解放軍保密委员会:
近来,远途出差和市内办公的干部,因个人随身携带机密文件(包括图紙、资料等)而造成的丢失事件,极为突出北京市三个月的统计,仅向公安机关报过案的就有21起。北京火車站最近三个月拾到公文包44个。中央国家机关第一季度也发生了丢失文件49。从单位看,不仅有一般机关、部队、学校,也有不少尖端国防、重要科学研究部门的人員,不仅丢失机密、秘密级文件,绝密资料也丢失不少。
根据我們对50起外出丢失和被盗事件的检查分析,除因思想麻痹,丧失警惕,不按制度办事,缺乏责任心等原因以外,从丢失和被盗情节来看,有的是由于缺乏必要的保密措施,把文件夹在腋下,装在上衣口袋、大衣兜或裤兜里,到公共场所活动,致文件窜出衣袋裤兜或被坏份子偷盗。这类情况在50起中有18起,占36%;有的虽有公文包等保密設备,但沒有作到“文件不离人”,随便把文件放在自行車上、火车里、汽车上、候车室内,或拜托給素不相识的人“照顾一下”,使文件离开了自已的控制,就到商店、站台、饭馆,去买吃的用的或去办理其它私事,造成文件丢失。这种情况是目前携带文件丢失当中最多的一种,50起中有31起,占62%;还有的是虽有保密設备,人也没有离开文件,但出于出差旅途中睡觉,没有同行者輪流照管文件,造成文件被窃,50起中有1起,占2%。这些失密和被盗事件,因为多发生在流动过程中,事发后,不能迅速破案,故文件及时找回的很少。据现有材料,丢失的文件有少数被坏分子拾去;被窃文件主要是流窜犯、盗窃犯所为:还有—些可能已落到反革命手中。由此而造成的后果是严重的。
为了防止随身携带机密文件丢失或被盗,确保国家机密的安全,根据中央保密委员会关于保守国家机密问題的暫行規定(草案)第十八条第六款,冉作如下几项补充规定:
一、绝密级文件、资料必須严加管理,原则上不許随身携带,应通过机要交通递送。
二、如确实急需,不随身携带影响工作的,必须经主管领导批准。(首先必须审查携带人政治上是否可靠)办理登記手续,同时进行政治警惕性教育和保密教育,宣布纪律和交代注意事項,並坚持两人同行,相互督促,共同负责的制度,确保文件的绝对安全。
三、携带机密文件必须装在文件包、文件箱内,以保护文件安全。凡无此保密設备的,不准携带。
四、外出人員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必须作到文件不离人,人在文件在,牢牢控制住文件。不准携带文件去复杂的公共场所或探亲訪友。
以上各点,希傳达到每一个接触国家机密的干部。各级保密组织应认真负责监督、检查,切实貫彻执行,以杜絕绝密文件继续丢失
    
中共中央保密委员会
1961426

出处:上海市档案馆B255-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