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日星期四

1968.7.2上海工总司简报总第100期


工总司简报
内部文件 定期收回
一九六八年第八十期
(总第 100 期)
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1968.7.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要了解情况,唯一的方法是向社会作调查,调查社会各阶级的生动情况。

对纺织、轻工、机电一局联络站开展对敌斗争的调查情况汇报

为了及时地掌握当前对敌斗争的新形势、新动向、新特点、新问题,对纺织、轻工、机电一局及所属公司联络站作了初步调查,重点了解对敌斗争中群众组织如何发挥作用以及当前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新特点和新问题,现将情况汇报如下:

轻工跟得很快,纺织较差
   三个局中轻工较好,发挥作用较大,纺织、机电一局较差,发挥作用较小。从公司情况看,以纺织为例:较好的有一织、线带、丝绸、巾被分站,—般有二织、纺机、纺器等分站,差的有棉纺、针织等分站。
较好的单位的几个特点:
一、领导统一,步调一致。联络站在革委会统一领导下开展工作,发挥了群众组织的主观能动性。如轻工联络站,他们除了参加局开展对敌斗争领导班子的委员以外,其余人员除留几个处理日常事务工作外,大部分人员分组分块深入基层了解斗争中的新动向和新特点,因此,劲道比较粗。
二、跟得较紧,行动迅速。毛主席五·一九重要批示和市革会扩大会议精神下达后,能立即组织学习传达,并举办学习班加以贯彻。如一织分站,主席批示下达后,当晚就组织了学习,第二天就召开基层厂造反队负责人的会议进行布置,并花了三个半天的时间,组织各厂队委进行学习。轻工联络站在市万人大会后,当晚就同局革会一起进行了学习和讨论,检查了怕、等、看、要(办法)的右倾思想,订出落实万人大会精神的措施,还组织了经验交流大会,进一步发动群众,稳、准、狠地打击一小撮阶级敌人。
三、情况明,决心大。由于他们能深入基层,对基层单位运动进展情况,有什么问题,心中都有数,同时对本系统敌情(历史、现状)也比较了解。如丝绸分站,他们召开了本系统的老工人会议,大议、大查丝绸行业的两个阶级的斗争历史,对本系统地下党组织几次遭到破坏,敌特组织的分布情况都很清楚。因此,在对敌斗争中决心大,不手软。
四、措施落实,成绩显著。这些单位根据局革会的统一规划,同局革会有分工有合作,方向明确,措施落实,对敌斗争成绩较显著。如轻工的玻璃、造纸、铝拉、自缝等四个公司统计,揪出四百七十二个阶级敌人,其中有一千六百亩田大地主,有大量股票的、混入党内当了厂长、援外专家组长的资产阶级分子等等。

较差单位的情况:
一、步调不一,工作混乱,毫无打算,精神状态不佳。如纺织联络站的头头讲:“清理阶级队伍,主要是革委会抓,我们插不上手,无能为力。”有的头头结合到革委会后,也不去考虑联络站工作,既不组织学习,又了解情况,局不抓公司,公司不抓基层。机电一局联络站正在调正充实领导班子。有的说:我们还不知什么时候回去,还抓什么阶级斗争。有的说:局成立了对敌斗争的小班子,谁进去谁抓,未进去的算数。
我们到针织联络站时,根本找不到负责人,四个工作人员关着门吃李子谈山海经,问他们对敌斗争情况时,说“头头到了革委会,从不布置我们工作,我们只好自己领导自己。”再一问,他们中间一个同志连毛主席五·一九批示是怎么一回事也不了解,还说:“大概是新华社的什么东西吧!
二、闹资产阶级派性,打内战。处于瘫痪状态。如纺织的棉纺分站,头头间互不服贴,长期打内战,到现在没有一个有力的领导核心,机电一局属金属制品公司也是如此,几乎不抓什么工作。

当前阶级敌人的新动向

当前对敌斗争正在向纵深发展,一小撮阶级敌人已经穷途末路,采取种种手法进行垂死挣扎。
造谣惑众,制造混乱,国棉一厂有人讲:凡四清运动中搞过的人,现在都要端出来搞。汽轮机厂有个人讲:“军管会已整理了十五个老造反的黑材料。”挑拨部分群众同革委会对立,同军管会对立。
狗急跳墙,破坏生产。人造板厂的一批出国产品,被敌人放火烧掉,使国家损失六万多元。汽轮机厂军工厂产品的叶片,被破坏七十多片,使国家损失一万多元。
抗拒交代,自杀逃跑。据机电一局反映,畏罪自杀的六月分比五月分增加一倍。纺织巾被系统从廿三日以来死了三个,毛麻死了六个。
制造分裂,挑动武斗。工农动力机厂的两派,在坏人挑动下多次武斗,生产很不正常,靠银行贷款发工资。万人大会召开时,有人还把电视机破坏掉,不让群众收看电视。东方红锅炉厂揪出混进造反队内的复旦反复辟协会的骨干分子之后,造成厂革会、造反队从上到下的分裂为两派
装腔作势,梦想过关。上柴一个坏蛋讲:我的问题全是老问题,历次运动经过审查,你们要批斗可以.要扣工资也可以,就是不能再定性了。有的在家里装病,有的痛苦流涕争取同情。
地下串联,订攻守同盟。上海灯泡厂两个隔离对象利用洗脸机会,条子塞来塞去,说“你不能再交代了,再交代就要上铐了。”
威胁利诱,软硬兼施。上海自力机修厂一个血债累累的反革命分子对知情人讲:“我的问题就是你一个人晓得。你要揭发,三天内要你好看。”国棉十七厂一个坏分子,平时装穷要补助。最近在家里请小青年吃饭。
大搞男女关系问题,转移斗争大方向。如保温瓶四厂贴出勒令大字报,要凡有男女关系问题的人都来登记。器皿四厂还专门召开了一次斗争犯男女关系问题的八对

当前对敌斗争中出现的新问题

由于我们革命造反派缺少对敌斗争的经验,不善政策攻心,分化瓦解,也产生一些问题。
据机电一局解放军反映,打人现象还是比较多的。有的对象的屁股被打紫了,有的吃不消打逃跑了。(按:也有是敌人以极“左”面貌出现,大打出手,用破坏党的政策的手段来破坏我们对敌斗争,必须引起注意。)
有的单位请示报告不够。汽轮机厂批准隔离的二个,结果隔离了九个。
大隆机器厂原纵队一方为了同革委会比苗头,把内部掌握的重大敌情,全部公开出来。(按:要警惕,也有敌人借此通风报信。)
有的单位采用简单化的办法,写出勒令大字报让一切牛鬼蛇神按时报到,否则采取措施,造成有一般政历问题的人心惶惶,真正有问题的人不来登记也没见采取什么措施
对隔离对象监督不严,造成自杀、逃跑。如国棉卅二厂最近隔离一个走资派,要几个小青年看管。小青年在看管时拉小提琴,走资派还说:“可以解解闷。”有一个还对这个走资派讲:你可不要自杀,晚上我睡着了,你可别搞死我……等等,后来几个小青年到外面去小便。这个走资派上吊自杀了


出处:复旦大学历史系资料室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