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5日星期一

1972.1.5上海工交系统希望解释并增发批判林彪、陈伯达政变的材料



1972.1.5上海工交系统希望解释并增发批判林彪、陈伯达政变的材料

按:19711211日中共中央下发(197177号文件,主要内容是中央专案组整理的《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之一),首次向中共基层党员较为详细地展现了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前后林彪集团的活动和毛泽东对他们的斗争。
当时针对林彪的中央专案组由周恩来、康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纪登奎、李德生、汪东兴、吴德、吴忠十人组成,显然这其中能整理文字材料的非张春桥、姚文元莫属,77号文件肯定主要是出自他们俩人的手笔,怪不得上海市革委会工交组在汇报中夸赞“普遍反映中央77号文件写得也非常之好”、“写得是非常具体、精炼、明确的”,拍顶头上司马屁的功夫确实不错。
不过,上海的民众也发现77号文件有几处难以理解需要上级解释的地方,比如说林彪“联苏联美反华反共反革命”,那请介绍林彪“联美”的具体表现何在;说林彪和陈伯达一起破坏《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出版,干部们早先已经知道陈伯达的破坏情节,但林彪如何破坏还不得而知;为什么要批判林彪一伙建议在宪法写上“为过渡到共产主义而奋斗”,写上这句话怎么就是“形左实右”了?”
有意思的是,黄永胜在被毛泽东指责不批陈伯达后,念了“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文化水平不高的群众不理解为何念这首诗就成了恶意攻击毛泽东。

~~~~~~~~~~~~~~~~~~~~~~~~~~~~~~~

沪革工交(72)014
汇报

工交系统基层单位希望适当增发中央77号文件的有关情况的汇报

    市委:
    中共中央(197177号文件下发已经二十天。工交系统广大干部和工人通过初步的传达讨论,普遍反映中央77号文件内容十分重要,写得也非常之好。文件传达了毛主席的一系列最新指示,具体地叙述了两个司令部在九届二中全会前后斗争的情况,对进一步理解党的第十次路线斗争的性质、意义有很大的帮助。但在学习讨论中,不少单位反映发到的文件数量太少,要求增发;也有不少同志要求对文件中某些内容加以注释,以帮助理解。我们根据大家的要求和市委的指示,召开了有上海手表厂、新新机器厂、反修织布厂、电线二厂和手工业局的建华、浦联两个服装社共六个单位的座谈会,了解情况,征求意见。现将座谈
会上大家提出的意见和要求,结合工交系统面上的一些情况,综合整理汇报如下:
   
关于要求增发中央77号文件的问题
    目前文件发得比较少的,主要有三种情况:(1)、有不少党委、总支厂的所属支部发不到文件。如上海手表厂,全厂十二个支部,3600名职工,只发到三份文件,车间支部要宣读、使用文件,有时要“排队挂号”等好多天。又如反修织布厂,是个总支厂,全厂800名职工,下面有五个车间支部,只发到两份文件,车间支部宣读文件也要排队。(2)、有些人数较多的支部厂发一份文件嫌少。如电线二厂,全厂四个车间,共600多人,因为是支部厂,只发一份文件。由于文件太少,厂的领导班子要学,车间也要学,虽然在时间上作了统一安排,力求搓开,但矛盾还比较大。(3)、有些单位很分散,一个支部分在几个地方;有些是由几个单位组成一个联合支部,都只发一份文件,使用起来极不方便。如手工业局服装公司的建华联合支部,是由浦联服装社(60多人)和建华服装社(300人)两个行政单位组成的。浦联服装社在浦东塘桥,建华服装社在浦西的十六铺。两个单位合用一份文件,不但使用不方便,而且来往传递较多,路程较远,也不利于保密。
检查中还发现个别局,如轻工业局,在分发文件上不从基层、群众着想,机关留的过多。他们不按中央、市委关于文件发到支部—级的规定,自己确定支部厂一律发一份,总支厂一律发两份,党委厂一律发三份。该局共发到1200份文件,局机关竟留用几十份,另外有二百多份压在那里不发下去。局机关发的范围也很宽,局党委每个常委一份,局革会每二个常委一份,办公室发四份,军宣组发两份,机关总支发十份。文件发到公司后,又留用较多(如钟表公司机关留十份),这样发到厂的就更少了。
从大家反映的情况看,发的文件较多的单位,—般说宣读的次数就比较多,发的文件少的单位,宣读的次数也比较少。如机电二局的新新机器厂,全厂1134名职工,八个支部,共发到九份文件,一个支部有一份文件,他们不但全厂宣读,车间宣读,有些车间还采取把文件分段学习、分段反复宣读的办法,每个职工都已听过七、八遍文件。发到文件比较少的上海手表厂,每个工人只听过三遍(骨干、党员读的次数多一些)。建华联合支部每个职工到现在只听过两遍。群众反映,文件读的少,记不住,特别是毛主席的重要指示很多,内容丰富、深刻,如果不反复宣读和学习,就不能很好理解。
工交系统共有党支部(包括机关支部)9968个,总支450个,基层党委462个,公司132个,局31个,以上各级党组织共11043。现发到中央77号文件9750份,平均—个党组织摊不到一份。为了方便对文件的宣读、学习和讨论,大家对增发中央文件的问题提出了以下具体建议:(1)、每个党支部都能发到一份;(2)、人数较多(300人以上)的独立支部,和比较分散的单位,酌请增发12份;(3)联合支部按行政单位发,每个单位一份;(4)、总支委员会发—份;(5)、党委厂的党委本身(包括厂的组室)发二份;(6)、局机关发10份;(7)、公司机关发5份。根据这个范围,工交系统约需发14000份,即在原来发的9750份的基础上,再增发4200份左右。

对文件某些内容希望加以注释的几个问题
大家普遍认为,中央77号文件写得是非常具体、精炼、明确的。但由于群众没有参加过批陈整风,对有些问题的背景不了解,因而对文件中有些话不够理解,要求中央加以注释,以帮助广大干部和群众更好学习和加深理解中央文件。大家提出来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点(按文件顺序):
1)、关于林贼“联苏联美反华反共反革命”的问题(第二页第十六行)。有些同志感到文件中讲“联苏联美”的具体材料不多。有些同志说,讲林贼“联苏”还比较好理解,“联美”没有具体材料。反修布厂的有些小组在讨论中,认为讲林贼“联美”,只能从他的阶级本性来理解,因为“具体材料我们讲不出来”。
2)、关于“林彪和陈伯达破坏《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编辑出版工作”问题(第四页第七行)。有些参加过批陈整风的干部反映,在陈伯达的罪行材料里,有一段讲林彪主持《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出版工作,陈伯达进行破坏,对主席著作大删大改,而在77号文件讲林、陈一起破坏毛选五卷出版。最好能讲一点林贼怎样破坏毛选五卷出版的具体罪行材料。
(3)、关于“陈伯达一反常态、特意穿上军装、窜到中蒙边境活动。”“他的这些活动是做给苏修看的”问题(第五页第六行)。有些同志反映,说陈是“特意做给苏修看的”应如何理解,希望作些解释。
4)、关于林贼一伙形“左”实右,要在宪法上写上为“过渡到共产主义而奋斗”的问题{第七页第十八行)。有些群众提出,为什么宪法上不能写“为过渡到共产主义而奋斗?”为什么写了就是“形‘左,实右”?感到不理解,要求作些解释。
(5)、关于对毛主席指示中“有些是红秀才哟”运句话如何理解的问题(第十八页倒数第二行),对“红秀才”的问题,大家在学习中有两种理解:一种理解是,有两种秀才,一种是黑秀才(即陈伯达这类假马克思主义),—种是红秀才即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一种理解是,有些红秀才因为没有认真学习马列,也上了林、陈这类骗子的当。到底哪一种理解正确,感到吃不准。
(6)、关于“林彪在建军路线上的错误倾向”的问题(第二十三页第十五行)。有些同志要求,对林贼在建军路线上的错误倾向的内容,能作些解释,以帮助理解毛主席对林贼的批判。
(7)、关于对黄永胜念的唐朝诗人章碣的四句诗的理解问题(第二十七页第一行)。有些群众因为文化水平关系,不懂得这首诗的意思。有些单位翻阅了《唐诗一百首》,对这首诗的本意虽能理解,但黄永胜念这首诗的背景和恶毒用意还不太清楚,有些单位也作了一些解释,但讲法也不—祥,希望能作些统一的解释。
(8)、有些同志要求对文件上提到的陈励耘、王秉璋等人的主要罪行能讲一点。另外,还希望对李雪峰、郑维山是什么人、什么问题,毛主席对三十八军的批示是怎么回事,毛主席讲军队有“两个包袱”是指什么等,适当作些注解。
以上汇报,如有不当,请指示。
市革委会工交组
            —九七二年一月五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市革委会工交组秘书组            —九七二年一月五日印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打印3 0份)
       出处:上海档案馆B246-1-43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