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7日星期五

1971.10.17合肥传达林彪事件后的反映



按:红色标记系录入者所加,□代表录入者不能识别的字
1971.9. 18中共中央发出[197157号文件向中共省一级党委常委以上通知“林彪于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仓惶出逃,狼狈投敌,叛党叛国,自取灭亡”,到9.28中发[197160号文件则要求将此事的传达范围扩大到中共地师级党委常委,到10.6认为局势已定的毛泽东批准了中发 1971 65号文件,称已经查明林彪阴谋“谋害毛主席和另立中央”,并要求在十月中旬将此事传达到中共地方党支部书记、副书记,军队连级党员干部,空军各机组、空勤地勤成员。毛共自知林彪出逃对民心震动极大,故在以上几份文件结尾都特别要求各地将“传达讨论情况,逐级密封上报”。

下面这份文件就是1971.10.17合肥市紧急上报前一天传达完五份中共中央通知(分别是:57号文说林彪出逃身亡,61号文说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离职反省,62号文说撤销军委办事组、成立叶剑英主持的军委办公会议64号文说成立中央专案组调查林彪、陈伯达问题,65号文说林彪图谋杀害毛泽东和另立中央)之后干部们的种种议论,报给上级的文件竟用手写而非打印就能说明此事的敏感程度。
从这份文件可以看到当时人们得知林彪事件后的各种思想震动,比如:
1.有人怀疑飞机是否真的坠毁?林贼等是否真的烧死?他的警卫员被打伤是否是埋下的定时炸弹?
2.有人埋怨既然毛泽东早就知道林彪的错误,为什么还说他“一贯高举,一贯紧跟”,选他当接班人,并且写进党章和宪法草案?造成被动。
3.有人担心选了几十年选了个刘少奇,文化大革命中又选了林彪,今后能否选到毛主席的接班人?有的说,过去受刘少奇的骗,后来受陈伯达的骗,又受林贼的骗,今后难免还要受骗(按:这两个担心最终证明是对的)

至于揭发关于林彪集团的问题则很有意思,比如:
1.有人称,文革时江青同志途径南京,林彪下令空军追击江青同志乘坐的飞机,许世友同志不准追击。(按:这个传言与1970年底昆明军区政委谭甫仁被杀案的传闻高度雷同。当时传说谭甫仁接到北京密电,指示将有一架从缅甸飞来的民航机,该机经过昆明时,务必击毁之。谭下令迫降该机后,发现周恩来从飞机中出来怒斥谭,次日凌晨谭即被林彪死党在昆明军区的大院内卧室被击毙)
2、有人反映:和县去年有个退伍军人写了一百多封反对林彪的信,后来这个人被枪毙了,到底什么情况不清楚。(按:这位退伍军人叫石仁祥
3、民劳局有的干部揭发:叶群在苏州搞的五十七粮店,事迹是假的。(按:刘少奇妻子王光美1964年在河北搞了个“桃园经验”,毛泽东妻子江青文革中搞起样板戏,林彪妻子叶群1970年在苏州树起“五七粮店”的样板。)

另外,文件中提到民众纷纷猜测高层人物动向,诸如康生、谢富治、温玉成、李天佑等人,在文革前期均声名赫赫,但后来一般很少有人关注这几位在1970年后的命运。

 最后,笔者附上当时所传达的五份中共中央文件原文。

———————————————————————————————————————


扩大传达情况的汇报

(一)这次传达由李全贵同志挂帅,钟嘉华同志具体负责,其余常委分工到长丰县,各区、局分片传达中央文件。传达从十五日下午开始,十六日上午传达完。听传达的二十二级以上党员干部六千五百四十一人(其中有五十二名二十二级以下的党员干部,因在五·七干校学习,另外传达不方便,这次一下传达了),补上次没听传达的十八级以上党员干部二百九十五人(主要是老年休养干部、没□的干部),加上次听传达的一千二百零二人,共八千零三十八人。另有二十一个二十二级以上党员干部,因政历问题正在查处,暂时没听。
传达以后,立即分系统举办了学习班。参加的共七千七百零二人。大多数是集中住宿、学习。机械局、交通局因无场地,集中困难,采取分片学习讨论。
(二)在上次学习班总结经验的基础上,这次有几个新的特点:一是进一步加强了具体领导。从上次参加学习的同志中,抽出了一部分作为骨干,参加小组的学习和领导。二是把认真读马列的书和毛主席著作同学习中央文件、批判揭发林贼罪行结合起来。天天读,选学了毛主席有关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和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语录。三是一开始就注意抓住重点。如交通局、物资局、冶金局等单位,都提出了:学习文件,弄清罪恶;认清性质,激发义愤;深入批判,划清界限;提高觉悟,吸取教训。所以,一般学习结果较好。四是更严格了保密制度。各系统动员时,都宣读了张福启泄密事件的处分决定,更引起了大家对保密纪律的注意。交通局提出了不要泄密给敌人提供炮弹,不要泄密造成思想混乱,不要泄密给今后工作造成被动,不要泄密违反党的纪律。因此,虽然这次听传达的人数较多,但保密工作比上次要好些。
(三)学习中出现的一些糊涂思想和错误认识,主要是:
1怀疑情绪。有的说,今后只能听毛主席的话,别人的话都不能听。还有的同志怀疑飞机是否真的坠毁?林贼等是否真的烧死?他的警卫员被打伤是否是埋下的定时炸弹?等等。
2,埋怨情绪。有的说,林贼到九大前犯过五次路线错误,攻击毛主席,夺毛主席的权,毛主席和中央首长都知道,为什么还说他“一贯高举,一贯紧跟”,选他当接班人,并且写进党章和宪法草案?造成被动。
3,担心情绪。有的说,选了几十年选了个刘少奇,文化大革命中又选了林彪,今后能否选到毛主席的接班人?有的说,这个问题怎么好向外国党、民主主义国家解释,怎么好向群众解释?他的死党是否都搞出来了?还有的说,过去受刘少奇的骗,后来受陈伯达的骗,又受林贼的骗,今后难免还要受骗;有的担心他流毒广,影响深,很难肃清;有的说出事一次比一次大,这样怎么得了,感到担忧。
4,翻案情绪。园艺场许长春说,过去刘秀山就说过,林彪是睡在毛主席身边的定时炸弹。电化局有个干部说,林贼提出的“提一批、罢一批、保一批”,搞得我们都戴了高帽子,市委一个老的都没有了。
5,偏激情绪。有些人说,要求中央把点名的四个人吊起来打,判死刑;将阴谋炸毛主席火车的凶手立即枪毙,才大快人心;与林贼有关系的人都揪出来严肃处理。
(四)揭发的一些问题。
1、中市区有个同志揭发:文化大革命中,江青同志途径南京,林贼下令空军追击江青同志乘坐的飞机,许世友同志不准追击
2、机械局有个同志反映:和县去年有个退伍军人写了一百多封反对林彪的信,后来这个人被枪毙了,到底什么情况不清楚
3、民劳局有的干部揭发:叶群在苏州搞的五十七粮店,事迹是假的。
4、江淮仪表厂干部反映:新疆日报在国庆节刊登毛主席像的同时,也把林贼的像登出来了,不知是何原因
揭发这些问题的人,具体情况我们正在查,这些问题本身真实情况如何,请省调查。
(五)社会动态。
  1,安纺一厂工人沙杰(曾劳教过)在工人中大喊大叫:林彪打倒了,康老犯了错误,检查得比较好。
2,棉纺厂党员工人陈发跃对女工贾尚英讲:中央出了大问题,刘少奇被陷害,江青是叛徒,主席就那么正确,刘少奇没有功劳还有苦劳。
3,安纺子弟小学教师孙广华对学生说,中央发生了重大事件,上课我都没有劲讲了。
4,安纺工厂前纺一工人背地传说:林彪四次请毛主席吃饭,毛主席都没去。林彪、黄永胜都跑了。他们主要是犯了枪指挥党的错误。
5,打听消息,猜测纷纭的情况较多。如安纺总厂借曙光影院传达文件,该院负责人李增美(党员)派工人张森(党员)混进会场,偷听报告被发觉。猜温玉成长期没出来有问题;陈毅这次立了功;李天佑死了,康老、谢富治被刺,是否林贼搞的等等。
6,西市区防治站革委会主任杨开席(18级党员干部)听传达后,不参加学习,在家打麻将牌,第二天去找他,还是不来
(六)下一步扩大传达的打算。
遵照中央扩大传达的通知精神,和省委关于抓早一点、抓快一点、抓好一点的要求,我们打算,采取先党内、后党外,城市农村齐头并进,分批分期传达的方法。从二十一日开始,先在党内传达,三万名党员在三天内传达完。向群众传达,在月底前搞完。禁止九类人员听传达。传达后,都要用一周业余时间办学习班,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划清界限,消除影响,按照中央两个“结合”的要求,进一步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群众运动,掀起“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新高潮,团结起来,争取更大胜利。

1971.10.17

 出处:合肥档案012-01-0085-008



中共中央关于林彪叛逃出国的通知
1971.09.18中发[197157


毛主席批示:照发。

一、中共中央正式通知:林彪于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仓惶出逃,狼狈投敌,叛党叛国,自取灭亡。
现已查明:林彪背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中央政治局,极其秘密地私自调动三叉戟运输机、直升飞机各一架,开枪打伤跟随多年的警卫人员,于九月十三日凌晨爬上三叉戟飞机,向外蒙、苏联方向飞去。同上飞机的,有他的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及驾驶员潘景寅、死党刘沛丰等。在三叉戟飞机越出国境以后,未见敌机阻击,中央政治局遂命令我北京部队立即对直升飞机迫降。从直升飞机上查获林彪投敌时盗窃的我党我军大批绝密文件、胶卷、录音带,并有大量外币。在直升飞机迫降后,林彪死党周字驰、于新野打死驾驶员,两人开枪自杀,其余被我活捉。
对林彪叛党叛国事件,中央正在审查。现有的种种物证人证业已充分证明:林彪出逃的罪恶目的,是投降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根据确实消息,出境的三叉戟飞机已于蒙古境内温都尔汗附近坠毁。林彪、叶群、林立果等全部烧死,成为死有余辜的叛徒卖国贼。
二、林彪叛党叛国,是长期以来,特别是党的九届二中全会以来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的继续,是林彪这个资产阶级个人野心家、阴谋家的总暴露、总破产。九届二中全会上,国民党老反共分子、托派、叛徒、特务、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陈伯达敢于那样猖狂进攻,反党,反“九大”路线,反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主要原因就是依仗林彪这个黑后台。陈伯达路线,实际上是林彪、陈伯达路线。在九届二中全会以前,第一个坚持设国家主席、阴谋策划向党进攻的是林彪。在九届二中全会上,第一个站出来“采取突然袭击,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的,是林彪。审定那个“欺骗了不少同志”的《恩格斯、列宁、毛主席关于称天才的几段语录》和《林副主席指示》的八条语录的,也是林彪。伟大领袖毛主席洞察一切,立即写了《我的一点意见》一文,粉碎了林彪陈伯达分裂我党、我军、篡夺党和国家的权力、复辟资本主义的反革命阴谋,拨正了全会的航向,使绝大多数同志在毛主席正确路线指引下团结起来,保证了全会的胜利。
九届二中全会以后,毛主席立即提出在全党全军进行一次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的教育,领导全党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认真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提倡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反对唯心论和形而上学。一年来,经过在党内传达、揭露、批判陈伯达,一九七0年十二月开始的华北会议,毛主席十二月十六日、十二月十九日关于华北会议的两次批示和北京军区的改组,十二月二十九日关于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方能抵制王明、刘少奇、陈伯达一类骗子的批示,一九七一年一月八日关于反对骄傲自满的批示,二月十九日关于批陈整风重点在批陈的批示,四月十五日开始的批陈整风汇报会,全党的思想和路线方面的教育收到显著效果。陈伯达的反革命罪行被大量揭露。全党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基础上的团结空前加强,革命警惕性大大提高。各条战线都取得了新胜利。我国的国际威望日益提高。美帝、苏修内外交困,十分孤立。在这种国内外大好形势下,林彪反党、反“九大”路线、反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阴谋完全破产。这次林彪叛国投敌,正是阶级敌人绝望挣扎的表现。林彪反党到底,跟着他投敌的,只有他的妻子、儿子和死党几个人,而在紧要关头揭发林彪、叶群、林立果私调飞机、阴谋叛国投敌,为党立功的,又正是林、叶的女儿林立衡。这就说明:即使象林彪这样名声很大的资产阶级野心家,一旦背叛革命,在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内,在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在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是多么孤立。这是我党、我军和我国人民的伟大胜利,是毛泽东思想和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
三、我们党是从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中成长壮大起来的。半个世纪以来,我们党经历了十次重大的路线斗争。这就是以毛主席为代表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同以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罗章龙、王明、张国焘为代表的六次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同以高岗饶漱石、彭德怀、刘少奇、林彪陈伯达为代表的四次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这十次路线斗争证明,各次机会主义路线的头子,由于他们的阶级本性和两面作风,是很难改造过来的。陈独秀从坚持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堕落为托派,王明从坚持错误路线而堕落为汉奸卖国贼。林彪也是如此。早在土地革命初期,林彪对中国革命前途悲观失望。毛主席写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篇给林彪的长信,对他进行了严肃耐心的教育。遵义会议以后,毛主席指挥红军从挫折走向胜利的紧急关头,林彪带头攻击毛主席,要求中央撤换毛主席,妄图夺毛主席的权。在是否出兵抗美援朝问题上,林彪伙同刘少奇反对毛主席抗美援朝的主张。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他提出“带枪的刘邓路线”等反毛泽东思想的反党乱军的主张。“九大”前夕,他伙同陈伯达妄图破坏毛主席亲自主持的“九大”政治报告的准备工作。鉴于他表示愿意改正错误,并且也为党作了一些有益的工作,几十年来,直到这次叛变投敌以前,毛主席总是对他耐心教育,希望他能够改正错误,回到正确路线方面来。但是,林彪口是心非,耍两面派,终于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解放军,自绝于中国人民。
十次路线斗争的经验又证明,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按照正确路线和政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经过批评和自我批评,犯了路线错误的好人,绝大多数是可以回到正确路线方面来的,阶级敌人分裂我党我军的阴谋总归是失败的。中央相信,林彪这个隐藏在党内的定时炸弹自我爆炸是大好事,必将使全党全军进一步提高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觉悟。跟着林彪走绝路的只能是极个别的。中央号召全党同志首先是高级干部同林彪划清界限。中央对于坚决同林彪划清界限的同志,不论他过去是否受过林彪的影响,是否犯过错误,都是同样爱护而不会轻易怀疑的。各级党委应当深入揭发和严格批判林彪的错误和罪行,只要我们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和政策,我们全党必能进一步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四、当前,全党必须提高革命警惕,防止敌人破坏,必须继续加强战备。中央军委已有部署,必须坚决落实。
五、林彪叛党叛国问题,根据内外有别、有步骤地传达的原则,目前只传达到省、市、自治区党委常委以上的党组织。有关林彪的文字、图画、电影等均暂不改动。并望切实注意严格保密。
六、你们讨论本通知的情况和意见,望及时报告,密封专送中央。
-------------------------------------------------
注:本件第一步应先印送和传达到各大军区党委常委,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常委,中央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党委常委(如无常委,即传达给各单位领导机构正副职人员),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领导小组和党的核心小组。九届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分别在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常委和中央党、政机关领导小组和党的核心小组中一道听取传达和讨论。如其中有不适宜听传达和讨论的,可由各单位领导机构决定除外,并报中央备案。


来源:根据中央文件原件打印,原题为:中共中央通知


中共中央关于黄永胜等人离职反省的通知
1971.09.29;中发[197161

毛主席批示:同意。

各大军区党委常委,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常委,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党委常委,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领导小组或党的核心小组(绝密):
中央鉴于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四同志参加林、陈反党集团的宗派活动,陷入很深,实难继续现任工作,已令他们离职反省,彻底交代。
军委日常工作,中央已决定由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同志主持,并筹组军委办公会议,进行集体领导。

中共中央
一九七一年九月二十九日



中共中央关于撤销军委办事组、成立军委办公会议的通知
1971.10.03
;中发[197162

毛主席批示:同意。

各大军区、各省军区、各野战军党委,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党委,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领导小组和党的核心小组:
中央决定,撤消军委办事组,成立军委办公会议。军委办公会议由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同志主持,并由叶剑英、谢富治、张春桥、李先念、李德生、纪登奎、汪东兴、陈士榘、张才千、刘贤权十同志组成,即日成立,在中央军委领导下负责军委日常工作。特此通知。

中共中央
一九七一年十月三日


来源:根据中央文件原件打印,原题为:中共中央通知


中共中央关于成立中央专案组的通知
1971.10.03
;中发[1971 64

毛主席批示:同意。

各大军区党委常委,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常委,中央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党委常委,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领导小组和党的核心小组:
为彻底审查、弄清林──陈反党集团的问题,中央决定成立中央专案组,集中处理有关问题。中央专案组由周恩来、康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纪登奎、李德生、汪东兴、吴德、吴忠十人组成。在专案组领导下,设立工作机构,由纪登奎、汪东兴两同志负责进行日常工作。各地、各单位今后凡向中央上报有关林──陈反党集团的揭发材料,统请以绝密亲启件送交中央专案组统一处理。

中共中央
一九七一年十月三日


来源:根据中央文件原件打印,原题为:中共中央通知


中共中央通知
1971.10.06; 中发 [1971 65

毛主席批示:照发。

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各大军区、各省军区、各野战军党委,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党委,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领导小组、党的核心小组:

一、当前全国形势很好。林彪叛党叛国事件发生以后,中央于一九七一年九月十八日发出通知,九月二十八日又发出扩大传达范围的通知。全党全军地、师以上党委进行了认真的讨论,一致拥护中央通知和中央采取的各项措施。全党全军对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叛徒、卖国贼林彪及其死党,表示了极大的无产阶级义愤,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表示坚决拥护。就是几个被林彪及其死党控制很严的单位,广大党员干部一旦了解事实真相,也同样投入了揭发批判林彪罪行的热潮。中央决定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离职反省、彻底交代以后,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党组织也开始对黄、吴、李、邱揭发批判。以上事实又一次证明,经过五十年阶级斗争、两条路线斗争锻炼的中国共产党,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毛主席领导和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伟大的无产阶级的军队。全党全军是坚决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坚决反对分裂我党我军的反革命阴谋的。林彪及其一小撮死党的叛党叛国,无损于我党我军一根毫毛,反而促进了全党全军在毛主席领导下进一步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二、中央在审查林彪叛党叛国事件中,查出了大量物证人证,进一步说明:林彪叛党叛国是“九大”以来,特别是九届二中全会以来两个司令部,即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和以林彪为头子的资产阶级司令部之间斗争的继续。
早在九届二中全会以前,林彪就背着毛主席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数同志,同老反共分子陈伯达勾结在一起,指挥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多次开会,多方串连,阴谋策划,妄图推翻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林彪、陈伯达及其一伙在庐山会议上的全部活动,完全是有准备、有纲领、有计划、有组织的。他们突然袭击,煽风点火,破坏九届二中全会原定议事日程,背叛“九大”路线,妄图分裂我党我军,向毛主席夺权,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它的性质完全是一次被粉碎的反革命政变。
九届二中全会以后,在全党开展批陈整风,进行思想和政治路线教育的同时,毛主席对林彪、对黄、吴、叶、李、邱等进行严肃批评和耐心教育,希望他们能够同陈伯达划清界限,回到正确路线方面来。但是,林彪及其一伙毫无悔改之意。军委座谈会,开了一个月,还根本不批陈。拖了七个月,黄、吴、叶、李、邱才勉强写了“检讨”。
毛主席当时曾明确批示,他们以后是实践这些申明的问题。林彪则长期称病,对毛主席批示同意的中央文件,林彪看也不看,连“完全同意主席批示”这样几个字,也要秘书摹仿他的字体代写,对毛主席和党的事业充满仇恨,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加紧策划新的反革命阴谋。
现已查明:林彪不但另立资产阶级司令部,而且通过他的儿子林立果纠合一小撮死党在北京、广州、上海等地成立了十分秘密的法西斯特务组织,制造舆论,训练特务,收买干部,从国外进口大批特务工具,设立地下活动据点,准备反革命叛乱。今年八月,毛主席到南方巡视,沿途对各地领导干部继续进行党的路线教育,希望全党干部,要搞马克思主义,不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并重申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同时,中央决定在今年国庆节前后召开党的三中全会和四届人大。正当全国人民欢欣鼓舞,斗志昂扬,迎接新的战斗任务的时候,林彪及其死党不顾毛主席长时期的教育和二中全会以来的挽救,在反革命道路上越走越远,梦想同无产阶级司令部再一次进行较量。在林彪直接指挥下,他们决定实行两项蓄谋已久的极其恶毒的反革命阴谋:(一)谋害毛主席。他们妄图乘毛主席巡视南方的机会,在上海或上海附近炸掉毛主席乘坐的火车。他们具体策划了炸车的时间、地点、代号、武器、方法,指定了具体执行人员。他们还策划于同一时间,在北京下手杀害中央政治局同志,并且察看了中央同志住所的地形,画了地图。林彪妄图在实现这一罪恶计划以后,立即上台,复辟资本主义。林彪这项反革命罪行的确凿证据,包括林彪的手令,林彪死党画的地图,已被中央查获。林彪指定的杀人凶手已向中央交代。(二)另立中央。林彪阴谋携带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逃离北京,另立中央,勾结帝、修、反,发动反革命内战。林彪策划这一阴谋的手令,外逃人员的编组名单,已被中央查获。参加阴谋策划的有关人员已向中央交代。以上第一项阴谋,由于毛主席的行动打乱了他们的部署,未能得逞。林彪遂于九月十二日私调飞机,准备九月十三日晨七时起飞,实行第二项阴谋。但是,毛主席于九月十二日下午回到北京,又一次打乱了他们的阴谋。林彪惊慌失措,加上林立衡向中央作了揭发,他感到阴谋暴露,就提前几小时、带着妻子、儿子及少数死党仓惶逃命,狼狈投敌,自取灭亡。黄、吴、李、邱在林彪叛党叛国以后,未向中央作任何揭发交代,中央等待十天之久,眼见他们活动频繁,毁灭罪证,遂于九月二十四日命令他们离职反省,彻底交代。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阶级斗争。如果林彪叛党叛国集团的阴谋得逞,中国将沦为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地、富、反、坏、右一起上台,实行地主买办资产阶级的法西斯专政。革命的共产党员,无产阶级,贫下中农,人民解放军指战员,革命干部,革命青年,就要受到残酷屠杀,亿万群众就要吃二遍苦。然而,这仅仅是这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的痴心妄想。在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国无产阶级专政空前巩固,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坚强团结和高度警惕,已经粉碎了他们的反革命阴谋,使全世界的帝、修、反遭到一次沉重的打击。这是中国无产阶级和全国人民的伟大胜利。
三、为了使全党全军全国革命群众早日了解林彪叛党叛国事件,中央决定:在十月中旬将传达范围扩大到地方党支部书记、副书记,军队连级党员干部,空军各机组、空勤地勤成员。传达的文件是:中发[197157号、61号、62号、64号文件,和本通知。具体步骤由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各大军区党委,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党委,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领导小组、党的核心小组负责安排。应争取早日传达,再逐步深入地进行揭发批判。在揭发批判时,应抓住重点,着重揭发“九大”以来林彪陈伯达集团反党、反“九大”路线、反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阴谋活动,特别是林彪及其死党叛党叛国的阴谋活动,以便早日将林彪及其死党的全部罪行彻底查清。中央要求各级党委将传达、讨论和揭发批判林陈反党集团的罪行,当作当前头一位的大事来抓。中央准备在十月下旬扩大传达到全体共产党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战士、广大工人和贫下中农,各单位要预作准备,具体做法中央将另行通知。在传达和讨论中,要加强对重点单位的领导,严格贯彻执行毛主席的路线和政策,作深入细致的工作。随着揭发批判的逐步深入,把批判林彪、陈伯达反党集团同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结合起来,同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结合起来。中央相信:在一年来批陈整风的基础上,只要各级党委认真领导,对林陈反党集团的斗争,必将取得更加伟大的胜利。
四、目前国内外敌人对我国内形势进行种种猜测,制造许多谣言。全党全军务必提高警惕,加强战备。对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应坚决打击。中央重申:要严格执行保密规定,不得向没有听传达的传播。
五、各级党委传达讨论情况,逐级密封上报,特别重要紧急情况可以直送中央专案组处理

中共中央
一九七一年十月六日
(此件发至县、 团级。不许翻印,不许传抄,注意保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