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2日星期六

1968.11.22合肥市革委会对长丰县双墩区“125暴动团”假案的处理

1968.11.22对长丰县双墩区“125暴动团”假案的处理

按:红色标记系录入者所加。

125团”只是文革中一个普通群众组织,应该是以发起或成立之日而命名的。

P派即屁派,认为1967126安徽省造反派夺权好个屁。其对立面为G派即极派,认为一二六夺权好极了。文中提到的“125团”属于P派。
安徽八二七革命造反兵团和合肥工联会为首的造反团体于1967126日发起一二六夺权,夺了中共安徽省委和安徽省人委的权。
其中,安徽八二七革命造反兵团由文革初期率先造反的合肥工业大学造反派于196610月发起成立,是合肥市和安徽省最大的学生造反团体。
合肥工联会,全称安徽省合肥市工人革命造反联合委员会,是安徽省会合肥市最大的工人造反团体。

1967327日, 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安徽问题的决定》(简称《九条》)否定了一二六夺权,对安徽省实行军管,军管会主任为南京军区副司令员钱钧。但军管会掌控不了形势,造反派内部冲突越来越厉害。于是19678月,中共中央调动原驻扎在江苏北部淮阴、盐城地区的12军(即6408部队)到安徽支左,其军长李德生在当年10月接任安徽军管会主任,并于19684月任新成立的安徽省革委会主任,全面掌握安徽大权。下文提到的合肥市武装部李战仁,正是打着6408部队的旗号,才能把一桩小事办成一件大案,。

~~~~~~~~~~~~~~~~~~~~~~~~~~~~~
   
合肥市革命委员会文件
市革办字(6812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对广大人民群众是保护还是镇压,是共产党同国民党的根本区别,是无产阶级周资产阶级的根本区剧,是无产阶级专政同资产阶级专政的根本区别。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意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关于长丰县双墩区所谓
125暴动团”问题的处理情况报告

安徽省革命委员会:
    九月下旬至十月初,我市长丰县双墩区发生了一起所谓现行反革命组织“125暴动团”的假案,非法逮捕79人,其中自杀一人。十月五日,市革委会发现这一问题后,即派调查组赶赴长丰县进行调查处理,现将处理情况报告如下:

    (一)
九月九日,合肥市食品公司军代表李战仁带领该公司五名职工,前往长丰县双墩地区,调查市食品公司原经理××在武斗期间隐藏转移武器的问题。到长丰后,李竟玩弄欺骗手段,对长丰县有关负责同志谎说,这次案件非常重大,是十二军侦察处的×处长亲自抓的。又说,他们六人都是6408部队的军人,其中一人是十二军侦察科长,是来具体负责办案的,还有两个女的是机要员,为了工作方便,都身着便衣,并声称:×处长明天就到此地与特务对号,对上即捕,对不上就发动群众搜查,等等。要县里的同志给予积极支持。李战仁还冒充首长,要双墩地区的群众和宣传队(李战仁一伙人到长丰后决定以市革委会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名义进行工作)称他“李首长”,李并把和他一起去的人分别“任命”了主任、科长、秘书、司务长、机要员等职务称号,欺骗县、区、社革委会和群众。李战仁等人到双墩地区追查××转移的武器下落时,严重破坏党的政策,违法乱纪,刑讯逼供。他们到吴大郢队找社员费祥元要武器,费交不出武器,就被“老汉背柴式”的绑起来拷打。在费祥元痛得难忍时,参加审讯的群众专政负责人王家银就说:“你还是快讲吧,再不讲就这样交给小将们处理,那你就没有命了。公社的高朝斌(公社革委会常委)、卫文法(公社革委会委员)都抓起来了,他们都已经交待了,你参加什么组织,还不赶快交待?”费祥元说:“我参加过群众125兵团(原P派—个造反组织)。”王接着讲:“人家都说你们是反动组织,你们不是要搞暴动吗?”费祥元便说:“那我们是群众125暴动团。”从此,李战仁他们便认为破获了现行反革命组织“1 2 5暴动团”,就顺此线索大肆抓人,抓了人就采取捆绑、棍打,脚踢、紧铐以及持枪威胁等手段,逼供12 5暴动团的人员编制、行动纲领、暴动计划以及枪枝、电台在哪?谁是团长,谁是政委?等等。被抓的人出于怕刑、怕受苦,就依他们的意图假供,以致把原来群众组织——“1 2 5兵团”的头头说成是“暴动团”的头头。李战仁他们就按照逼供来的名单以及当地部份干部和群众提供的名单,实行大逮捕,最多一批竟逮捕38人之多,双墩公社一个社就捕了43人,该社革委会6名常委就逮捕3人。双墩区公安特派员李德春,向李战仁介绍该区有2 6个人有问题,李战仁当即下令全部逮捕。他们对被捕的人,不仅严刑逼供,屈打成招,同时还采取提供、指供、诱供、串供等恶劣做法,造成了许多假供词和假材料。例如,十月三日,双墩公社农中副校长吴开祥,听说要逮捕他,便自己跑到县里去投案。李战仁等人一见吴即将其捆绑,要他交出武器和电台。吴说没有。李即动刑,在吴忍受不住时。开始交待在武斗时抢了钱。李问多少?吴说500元,李说不止,吴说1000元。李说还不老实,吴又交待2000元。达到目的后,又要其交待武器,吴说没有,李即提铐加刑,吴就瞎说有多少短枪、多少长枪、多少子弹,都分别埋在自己家。李又向他要电台,吴说我家有五部电台,李说,你胡扯!你只有两部!吴即改口说,对,我家只有两部。李派人到吴家搜查,一无所有。第二天重新提讯,吴说,昨天讲的都是假的,是铐、打受不住乱讲的,便又继续刑讯逼供,吴即于四日夜间上吊自杀。再如十月三日下午,李战仁他们从狱中提出八个“犯人”,带到操场,当着很多群众,叫“犯人”面向太阳跪着审讯。李战仁分别指着八个人说:你是团长,你是政委,你是副团长,你是参谋长,你们交待不交待?同时紧铐子和用木棒打,迫使他们认罪。经过反复调查核对,所谓“1 2 5暴动团”就是李战仁等人望风捕影,主观臆断,刑讯逼供而成的。
(二)
我们经过多方调查研究,认定所谓“125暴动团”是个假案后,即按照党的政策对在押的7 8人,根据情节,分别进行了处理。把私藏炸药、雷管、子弹并有杀人嫌疑的二人转交群众专政指挥部继续关押审查,将已基本查明的叛徒、反革命分子、刑事犯罪分子五人,送回家交群众监督对其余受冤的7 1人,按照毛主席关于“办学习班,是个好办法,很多问题可以在学习班得到解决”的英明指示,由市革委会调查组、县革委会和支左部从,组织他们在水家湖就地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针对被捕人员中存在的活思想,如怀疑党的政策,怀疑市、县、区、公社革委会,有不满、埋怨,消沉情绪,与另—派群众严重对立,有报复情绪,资产阶级派性发作,不能掌握斗争大方向等问题,选学了毛主席关于阶级斗争和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论述,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形势、革命大联合、斗私批修和认真搞好斗、批、改等最新指示。
通过办学习班,学员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有了很大提高,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对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更加热爱。许多学员在学习中,含着热泪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敬祝毛生席万寿无疆!”一遍又一遍地高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和《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等歌曲。他们说,这次发生的问题得到迅速正确的处理,使我们更深地体会到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党的英明伟大,体会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和党的政策威力无穷,体会到毛主席他老人家和他领导的共产党、解放军同广大人民群众心连心。不少人说,原来总想这个冤案没有三个月至半年搞不清,可是调查组一来几天就查清给我们平反了,这是伟大领袖毛主席解放了我们,是毛主席革命路线救了我们,是毛主席的方针政策的无比正确。他们纷纷表示,一定要更加刻苦地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认真地斗私批修,抓革命,促生产,坚决搞好斗、批、改,全面落实毛主席最新指示,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通过办学习班,学习毛主席的最新指示,斗私批修,基本上消除了怨气,克服了报复情绪,能够正确对待另一派群众,正确对待自己,增强了团结,巩固和发展了革命大联合。开始,他们许多人心里都有一本帐,谁个捆我,谁个打我,记得清清楚楚,准备回去算帐,有的人甚至准备回去“拚个你死我活”。在学习中,他们自觉检查了这些活思想,进行了斗私批修。他们还通过写信、写决心书等方式,主动教育在家的本派群众和家属,消除个人恩怨,与另一派群众团结对敌。他们一致表示:回去保证做到“三丢掉、五不、三主动、三相信、四高举”。即丢掉私心杂念、丢掉怕字、丢掉委屈情绪,不埋怨打自己的人、不埋怨受蒙蔽的群众、不打击报复、不记阶级兄弟的仇、不搞资产阶级派性,主动做家属亲友的工作、主动做本派群众的工作、主动做好和对方群众的团结工作,相信市、县革委会的领导,相信人民解放军,相信对方的广大革命群众,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高举阶级斗争的大旗、高举斗私批修的大旗、高举革命大联合的大旗,彻底揭开双墩地区阶级斗争盖子,认真搞好斗,批、改,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
在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的同时,我们还派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到该区各社、队,宣传贯彻党的政策,促进巩固大联合,深入开展阶级斗争。经过—段深入细致地思想工作,双墩地区广大干部和群众的情绪迅速改变。两派群众的对立情绪逐渐消失,团结联合的气氛增强,受打击一派的群众主动和另—派的群众打招呼,而另—派的群众和干部则主动去看望被捕人员。目前,双墩地区的群众情绪,抓革命,促生产,都正常了。但个别人遇到具体问题,情绪还会有波动,也可能
还会出现新的反复,还发现合肥市有来历不明的人到双墩地区去活动。区和社都在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吸收干部和两派头头去学习,落实毛主席指示,巩固发扬成绩。市革委会派往双墩地区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决定再留—段时间,深入发动群众,巩固发展革命大联合和革命三结合,彻底清理阶级队伍,揭开双墩地区的阶级斗争盖子,把隐藏的特务、叛徒、走资派统统挖出来,打好斗,批、改这一仗,夺取革命和生产双胜刊,真正使坏事变成好事。
(三)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己进行了两年多并接近全面胜利的时候,在合肥地区发生这样严重的问题,转移了斗争大方向,冤狱这么多干部和群众,一度严重影响了双墩地区抓革命促生产的顺利进行,这对市、县、区、社革命委员会和市、县公检法军管会是一个沉痛的教训,应该认真接受这个教训,防止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造成这次假案的主要负责人是李战仁,但市革委会派人外出介绍信开的含糊,使其有空子可钻。对这些人员事前未进行审查,事中也缺乏了解、监督,在外一月余,以致事态发展的相当严重,才察觉采取果断措施。说明我们的官僚主义作风是严重的。
市公检法不了解情况,仅听市革委会机关中个别同志介绍,便于九月十八日轻易写信给长丰县公检法,该信说:“双墩地区发生重大政治案件,市革委会己派毛泽东思想宣傳队去处理,你们要协助。”这对问题的发展起了助长作用,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长丰县革委会有关同志思想警惕性很低,听信了李战仁的欺骗。县革委会在问题已发展很严重时,也未能及时察觉,是负有官僚主义的责任的。
县公检法,对李战仁他们一系列违法乱纪行为未能制止,又不向县革委会和市公检法回报,而且积极支持。尤其是县公检法军管小组组长昌茂友同志,对李战仁他们没有逮捕手续,没有确凿罪证,逮捕那么多人,都同意关进监狱,甚至还亲自参与捕人,当他看到李战仁等人十月三日那天采取刑讯逼供、集体审讯,酒后审讯等明显的违反公安纪律时,也不制止、又不反映。这一切是严重的失职行为,对李战仁的违法乱纪起了支持的作用。
总之,这个问题的发生,首先是我们市革委会机关要吸取教训,其他有关单位有关人员也都应该吸取教训。而对几个负有主要责任的人,象李战仁、昌茂友、李德春,我们分别请市、县人武部和长丰县革委会对他们进行审查处理。对市食品公司参加“宣传队”的人,我们已派人进一步审查,查清处理。
以上报告当否,请指示。

印:安徽省合肥市革命委员会
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发:省革委会,市革委会常委,市公检法军管会,市人武部,长丰县革委会。
(共印2 5份)
出处:合肥012-01-0236-019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