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9日星期五

1967.9.9益都火柴厂东方红红旗联合总部揭开火柴厂黑委会滔天罪行



毛主席语录
“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这是中国人形容某些蠢人的行为的一名俗话。各国反动派也就是这样的一批蠢人。他们对于革命人民所作的种种迫害,归根结底,只能促进人民的更广泛更剧烈的革命。

揭开火柴厂黑委会反革命复辟的滔天罪行

益都县火柴厂东方红、红旗联合总部
一九六七、九、九、



最高指示
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
人民得到的权利,绝不容许轻易丧失,必须用战斗来保卫。

初揭火柴厂黑委会反革命复辟的滔天罪行
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中国的赫鲁晓夫,一贯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顽固地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他是复辟资本主义镇压群众运动的罪魁祸首,他的黑手伸的很长流毒甚广,火柴厂黑委会就是在党内走资派的操纵下,进行了资本主义复辟。从而扭转了斗争大方向,对革命群众进行了疯狂的阶级报复,压抑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把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引向了邪路。在反复辟逆流斗争中,他们又死保地县黑委会,充当了镇压革命小将的忠实打手,犯下了滔天罪行。
(一)是地地道道的党内走资派周航操纵的黑司令部。
我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把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刘春庭揪出打倒在地以后,于126日一举夺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原党总支书记刘春庭,原厂长周航的党政财文大权,但由于我们缺乏阶级斗争经验,很快就在党内走资派周航的暗暗操纵下,策动了保字号头头张荣源、李守仁等密结一伙,进行了资本主义复辟,篡夺了领导权,夭折了火柴厂的文化大革命。他们立即拆除了大字报栏不斗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剥夺了革命群众的四大自由,谁揭发问题就疯狂地进行阶级报复,矛头一直向下,对革命群众、革命干部进行了疯狂地砸黑店、揪黑帮、划黑线等白色恐怖活动,转移了斗争大方向。同时被拉入黑委会的几个领导干部根本都没亮相。对原来的民兵组织全部摧垮重新组织。民兵代表不是选举,而是黑委会推荐。顽固地推行了“打击一大片,保护—小撮”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二)不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不执行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而是推行了刘、邓资产阶级“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反动路线。斗争的矛头不是指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春庭、周航,而是指向了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在全厂进行砸“黑店”揪“黑帮”的白色恐怖活动,火柴厂现有中层干部和一般科室人员22人,其中11人划“黑帮”分子,6人受排斥,并给扣上个人野心家等许多莫须有的罪名,打击面佔77%。对一般科室人员搞人人过关,人人请罪,其中两名大会请罪,四名大会点名通告。同时对生产小组长也夺了权,在33名小组长中有25人(佔76%)被夺权靠边站。在各车间夺权会议上发出通令宣布党、政、工团小组长一律不承认。
对民兵组织全部摧垮,进行大改组,其中基干民兵削去了42%,基干民兵连排、班干部减去了70%
(三)死保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周航。我厂经过群众性的大批判,大揭发,大暴露,已经完全证明了刘春庭、周航的问题最多,性质最严重,肯定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但自黑委会掌权后,对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大会一次不斗(只在科室会上批了两次),对周航更是处处打保票。黑委会主要头头张荣源在科室干部会议上公开宣布不准揭发周航的罪行;黑委会另一个头头李守仁在全厂职工大会上公开为周航评功摆好,肯定他有所谓四大功劳:一、64年砸黑店有功(王光美经验);二、追回了干部欠款(以厂长身份慷国家之慨乱补职工欠款);三、扭转了62年的亏损局面(贪天之功);四、揭发了大量的宝贵材料(整群众的黑材料),他父亲有军属证。以此公开掩护周航的罪恶事实,欺骗革命群众。
周航在大会上的假检查极不彻底,他对群众揭发的材料,矢口否认,百般抵赖,反而诿过一般干部,群众讨论根本未通过,但黑委会几个头头一手包办宣布周航站起来,但不等于?起来(矛盾)参加黑委会的工作和会议,实际把他拉进了黑委会。
周航未削尖脑袋钻入黑委会之前,已经与黑委会头头们建立了密切的接触,他们彼此之间明来暗去,(周航的夫人高××经常深夜去找黑委会张××,张在全体科室干部会议上公开表扬高××反映情况非常“及时”),另外一次警卫人员深夜给周航送电报,发现黑委会的亲信与周航密谈。因此我厂夺了党内走资派的权以后,组成了各革命组织联合掌权,周航感到对他不利,即策划操纵保字号组织突然击垮了曾斗过周航的两个革命组织进行篡权,造成了群众之间的严重对立情绪。说明了周航不用等到秋后就进行了阶级报复。
(四)黑委会为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复辟资本主义大开方便之门,混淆阶级路线,巧出花样,在科室人员中大揭经济盖子,转移斗争大方向,事实不是群众揭发当权派,而是周航这个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赤膊上阵,布置圈套,他叫原供销科长杨××承认贪污二万元,不追脏款,以此带出“小贪污犯”来,并采用逼供信的办法,大肆围攻革命群众,结果逼得科室人员李××企图上吊自杀,把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引向了邪路。
(五)由于周航的幕后策划黑委会挖空心思的挑出了刘春庭手下有“四大将”“八大金刚”“一个秀才”“24师傅”“二十八宿”“二十一个保皇小狗”黑帮黑线人物谱,点名示众,大搞血统论,公布了干部历史档案,画出了第一批黑店黑帮人物谱。对革命干部和一般科室人员极力进行丑化,印发到全县城乡各单位,弄得大多数科室人员灰溜溜的见不得人,企图把他们搞臭,再进行大换班。革委会头头公开宣布“团结两个95%是全国而言,火柴厂可能80%70%,也可能全部烂掉”,以此对青年工人封功许愿,制定了对科室人员大换班的计划。第一步换班夺权计划已经实现,如会计、保管、医务等都已接管。
(六)制造白色恐怖。周航削尖脑袋钻入黑委会工作以后,即指示付厂长纪××到?木组劳动监视××人的活动,并交待每晚向他回报一次。三车间调正了班组,把靠边站的班组长,都按排谁监视谁,不准乱说乱动。从科室到班组都有人暗地监视,大会经常点名,有的干部去市场也被监视,看病号也跟踪,使干部与干部之间,干部与工人之间不敢说话,制造了群众之间的严重对立情绪。
篡权后先后被斗的工人有5人,带高帽子的1人,工人被逼着写请罪书的9人,更令人气愤的是对一名造反派工人打成了现行反革命,调动了生产位子,监视劳动。
(七)不执行党的方针政策,《红旗》杂志三、四、五期发表以后,不组织职工学习,不认真贯彻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特别是中央军委五条八条十条公布后,对于革命群众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的不进行平反。对革命群众组织打成了御用组织,反动组织,强行取缔,勒令请罪的不认真平反。对打成黑帮黑线画出人物谱散发全县的流毒不认真平反。对已经亮相,群众通过宣布站起来参加造反派分工做基建工作的付厂长纪学纯,仅仅因为他在开门整风中给黑委会提了几条意见,结果又叫他爬下了。
(八)他们一再吹嘘抓革命促生产的成绩登了“夺权战报”,但我们不应为这种表面现象所迷惑,而要看问题的实质。自二月份以来,先后增加了50余名临时工,表面生产水平比去年提高,但实际上工人劳动生产率比去年下降,就是二、三车间过去有些加班加点,但扣除这个因素还不如去年。木材消耗今年比去年提高7%,特别是一车间生产更加严重,他们以培养接班人为名,对技术工人调正频繁,从而造成出口产品质量大大下降,事故不断出現, 外贸部门提出了严肃地批评
黑委台几个头头长期脱离生产,蹲办公室不参加劳动,有时还随意调出生产工人搞其他活动,在生产中特别对靠边站的生产组织,是以压力变动力,工作稍有下降,就比工资级别,实行讽刺挖苦,打击报复。
(九)四月份黑委会开门整风以来,没有人敢提意见,谁提意见就说谁诉苦,压力越大反抗越强,当革命群众愤怒揭发要求揪出周航这个黑司令的时候,就大大触怒了黑委会的头头们,他们立即组织了“反逆流战斗队”“发出了100个追”给革命群众扣上了“攻击红色新政权”“个人野心家”“分裂主义”“破坏大联合”等帽子满天飞,并组织保皇军指挥部,对革命群众进行疯狂地镇压。
(十)在地县黑委会发起的资本主义复辟反革命逆流中,厂黑委会主要头头操纵其保皇军指挥部,充当了镇压我县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急先锋,是袭击阀门厂,围攻殴打革命小将的忠实打手,他们并发下誓言坚决与阀门厂“反到底”兵团并肩战斗,大肆攻击省革命委员会,揪“三王”,炮轰大众日报社,枪毙王二麻子,油炸王路宾、王历波,明目张胆的反对省革命委员会对昌潍问题的八项决定,造谣污蔑省军区五点声明,妄图颠复省革命委员会。在白色恐怖时期,他们大印造谣传单污蔑我东方红。当他们面临垮台时,又公开破环抓革命促生产,挑动部份生产联络员退出行政职务,撂挑子不干,使生产处于严重瘫痪。
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625日黑委会头头张荣源公然煽动了13名不明真相的群众,脱离生产岗位,去潍坊告东方红的状,使生产遭到严重地影响。76日他们又于社会上的牛鬼蛇神暗暗勾结,到寿光一带招摇撞骗,煽动了300余名农民外流,并煽动了本厂不明真相的9名工人企图流新疆。
现在黑委会头头们上述种种罪行至今不作彻底交待,不杀回马枪,同时顽固对抗,继续拉拢部分受蒙蔽的群众,阴谋东山再起,暗地里搞了多次变种,千方百计地组织群众靠拢造反派,是可忍孰不可忍,火柴厂黑委会的滔天罪行必须彻底清算。黑委会的黑头头罪责难逃。
打倒刘、邓、陶!打倒彭、罗、谭、白!
打倒张士?!打倒?永英!
打倒刘春庭!打倒周航!
坚决砸烂地、县、厂黑委会!
无产阶级专政万岁!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
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益都火柴厂东方红、红旗联合总部
    1967831


图片出处:青州纸缘斋的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