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6日星期一

1968.1.26上海处理同济建筑系反动毕业生杨兴发


按:本件档案3页,第1页是上海市革委会毕业生工作委员会“允许同济毕业生杨兴发毕业并分配工作”的批复,而同济大学此前决定对杨“暂不毕业,留待(文化大革命)运动后期处理”。值得注意的是毕业生工作委员会的两条讨论意见(第2页)中关于杨的材料都没有出现在同济大学报上来的处分意见书中(第3页),比如说杨对抄家对象的女儿表示爱慕之心,杨对(刘少奇)的“驯服工具论”早有不满。

~~~~~~~~~~~~~~~~~~~~~~~~~~~~~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毕业生工作委员会


最高指示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
关于对六六年毕业生杨兴发处理意见的批复
沪革毕(68)字第39

同济大学革委会:
你校(67)革组外发字第25号文收悉。六六年毕业生杨兴发犯有严重错误,但根据其错误情节,还不属于一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情节严重、而又坚持不改和屡教不改者。同时,经群众批判、帮助,杨对自己所犯错误有一定认识,态度较好。经研究,同意给以毕业分配工作。希学校进一步加强对杨兴发的教育、帮助,提高其阶级觉悟,更好为人民服务。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毕业生工作委员会(印)
一九六八年一月二十六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同济   杨兴发
       主要问题  1. 在红卫兵小将抄“亨德利钟表店”老板家(杨也在抄了)后,杨写给那家的资产阶级小姐,同情她处境,骂红卫兵一伙的行动使他“只能气愤”,还向她表示爱慕之心。这实际上就是出卖了革命小将的行动。
                 2. 在困难时期讲过一些错误言论。但有的不能算他帐,如他讲过“高价商品倒霉的是农民”,“提倡驯服工具论的人该枪毙”等。
   
我们意见        本人有严重错误,但能认真,较深刻的检查,故可以从宽处理,拟给予适当行政处分后,准予毕业分配工作。
                                 68.1.10
                                         孙勇、丁镛发

大组意见        对杨加强阶级教育,分配其工作。
                                              1.1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同济大学

最高指示
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
                                    
                                           67)革组外发字第25
   
杨兴发,男,28岁,出身贫农,上海宝山县人,1960年入我校学习,现为本校建筑系建筑学专业1966届毕业班级学生。
杨兴发在校期间,一贯表现落后,不求上进,以至发展政治上散布很多错误言论,造成极坏的影响。其主要错误表现是:
当有人谈起反右斗争时,杨说:“现在愿意给谁戴上右派帽子,就给谁戴上……”。还说:“现在(政府)对待犯人同国民党一样,也实行法西斯的刑法,老虎凳字等,事后还叫人不敢说,如有人说了,右派帽子就要给你戴上……”。当有人反驳他的错误言论时,他则讽刺说:“社会主义吗!有党的领导嘛!不会出现哟!没有哟!”他还污蔑说:“我们行知中学有个校长,是四川人,一个教师在他的碗里放了一颗辣椒,校长就发脾气说,你侮辱校长,就是侮辱党,你就是反党,结果就给戴上了右派的帽子。”当学校吃山芋干时,杨说:“山芋干不吃,就是违反党的政策,违反党的领导,你就是右派。”
1962年,有人讲大学要精简,同学要回家,杨讲:“我退学回去第一个退出人民公社”。据社员揭发,其母亲讲:“伲兴发讲苏联还有单干呢”。
当蒋匪窜犯大陆时,杨在家里宣扬说:“有了钞票没有什么用处了,还不如买点吃的用的,吃掉用掉的好。”其母则在社员中大肆宣扬,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杨认为报纸报道的信息是假的,他说:“58年亩产万斤是吹牛,头脑发热”。说:“大炼钢铁是得不偿失,炼了堆废铁,像毛球。”还说:“我们还给苏联的猪肉,苏联不要,因为他们知道,我们的猪是人粪养的。”“我的眼睛本来是明亮的,但是在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
根据上述,学校决定,给予杨兴发作暂不毕业留在运动后期处理。当否,

出处:上海B105-4-284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