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6日星期四

1964.11.6上海的图书馆清理藏书限制借阅



1964.11.6上海市的图书馆清理藏书

按:红色标记系录入者所加。
这是1964年上海市文化局给中央文化部的报告。报告第一句话中提到的“文化革命”比起1966年的文革更名副其实些,不过所谓革命就是禁书或焚书倒也可笑。
从文件中看,清理图书至少牵涉两个部门:书店(以新华书店为主)停售和销毁新书,图书馆则从藏书中提出一部分停止或控制借阅,而这两个部门的主管都是文化部。
清理的图书主要包括:古典小说、近代外国文学包括苏联文学、被批判的中国现代作家的作品。当时对巴金的封杀还挺严重的,有些图书馆把巴金的书全部清理。

~~~~~~~~~~~~~~~~~~~~~~~~~~~~~~~~~

上海市文化局

关于图书馆藏书清理工作的请示
64)沪文社字第6217

中央文化部:
一、随着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深入开展,按照文化革命的要求,本市许多图书馆在各单位党组织领导下,对藏书中部分不适宜供青年阅读的图书进行研究、清理,以便提高藏书质量,使图书馆流通的图书力求做到“开卷有益”,以有效地帮助读者革命化。这是当前图书馆工作中的一项重大任务。
据了解,初步清理的图书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 我国古典文学作品(包括晚清小说)大部分作了清理,有的馆仅保留了《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等几种
(二) 十八、十九世纪外国翻译文学作品大部分作了清理,有的馆还清理了一部分苏联翻译文学作品,如西蒙诺夫、萧洛霍夫、爱伦堡等修正主义分子的作品
(三) “五四”运动以来我国现代作家的部分作品(如巴金:《家》、《春》、《秋》、《雾雨电》,茅盾:《子夜》、《蚀》等)及报刊上曾公开讨论、批判或将要讨论批判的作品(如欧阳山:《三家巷》、《苦斗》,艾明之:《火种》,刘澍德:《归家》,冯定:《共产主义人生观》,柔石:《二月》等),有些馆也都作了暂时提存
(四) 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等古装连环图画大部分作了清理。

清理的图书,在学校图书馆和市图书馆采取按读者专业范围,供参考借阅。其他图书馆(如工厂、企业及街道里弄图书馆)大都不再供读者借阅,予以暂时提存处理。
二、由于清理工作是各方面分别进行的,清理的范围不够明确,对具体作品的清理各馆掌握的标准也不一致。如工厂、企业、学校等基层图书馆清理的重点是文艺作品,而对于哲学、社会科学,特别是现代修正主义集团的出版物及其代表人物的著作,大都没有进行必要的处理。在文学作品方面哪些作者是修正主义分子,难于全部掌握,有些馆仅清理了西蒙诺夫、萧洛霍夫、爱伦堡等人的作品。有些馆则将苏联翻译文学作品大部分作了清理,但保留了高尔基、法捷耶夫、玛耶可夫斯基、富尔曼诺夫、奥斯特洛夫斯基等革命作家的作品。对于“五四”运动以来我国现代作家的作品,如巴金的作品有的馆全部作了停止借阅。对于报刊上公开批判的作品大都采取了措施予以控制,但也有些馆仍在公开借阅并准备添购复本扩大流通。其原因是很多书在图书馆虽已作了控制,但新华书店(包括旧书店)仍照常陈列、宣传,公开出售,因此不宜继续公开借阅的图书的控制问题并没有完全得到解决。
此外,由于有些部门没有及时将文化部停止借阅的通知下达到所属图书馆,而工厂、学习、机关等基层图书馆又从未收到新华书店停售书目,因此尚有部分明文规定应予停止借阅或书店已作停售销毁处理的图书,在有些馆的藏书中还没有得到彻底清理。
三、以上仅是我们初步了解到的一些情况,但从存在的问题看来,带有一定的普遍性,而图书的处理不仅关系到对广大群众的思想教育问题,还涉及到政策问题,需要文化部作出统一规定。为此,我们建议文化部能对各地图书馆的藏书清理的范围和标准加以研究,并作出明确的规定。报请核示。
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六日
印:上海市文化局

抄报:市人委文教办公室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