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4日星期二

1967.11.14同济大学拟开除并劳教反动学生张大熊



1967.11.14同济大学革委会给张大熊开除学籍,送劳动教养处理的报告

按:全文照录,红色标记系录入者所加。
张大熊的所谓“反动言论”有的相当精辟,比如“思想原来是自由的,而现在都锁上了共产党的政治锁了”。不过很可惜,他50年前的预言到现在也没有实现:“你瞧着吧;民主生活不久就会来到,共产党的专制一定会彻底消灭”。
张大概是个喜爱音乐的人,他在收听美国、台湾电台广播时对音乐做了大量录音,可惜后来被同济大学校方发现,并因此在1964年被记过处分。
张把自己对时局的观点记在日记中,并没有对外人讲过,但校方由此认为他“不暴露思想,对现实极端不满,用消极沉默的手段来对待历次政治运动”。可见毛时代的人们确实连沉默的自由都难以享受到,而且不幸的是他高中时的日记虽然留在了家里,但仍被抄家的红卫兵发现。

同济大学的请示报告是送给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毕业生工作委员会的,该委员会1968126日做了批复,认定“张大熊一贯坚持反动立场,品质恶劣,且无悔改表现”,但并没有批准“开除学籍、劳动教养”的处分,而仅决定 “暂不毕业,生活上按学生待遇,留待运动后期处理。”这并不是因为该委员会比较仁慈具有同情心,而是因为在196797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关于一九六六年大专院校毕业生分配问题的通知》中,有明文规定“个别问题确实严重的毕业生,经省、市、自治区分配领导小组批准,暂不毕业,生活上仍按学生待遇,留待运动后期处理。”另参见:
1967.10.28华东师范大学反动学生徐超汉的处分决定http://communistchinadoc.blogspot.com/2014/11/19671028.html
1967.11.8华东师大拟劳动教养反动学生金伟仁 http://communistchinadoc.blogspot.com/2014/11/1967118.html
~~~~~~~~~~~~~~~~~~~~~~~~~~~~~~~~~

最高指示
为了维护社会秩序和广大人民的利益,对于那些盗窃犯,诈骗犯,杀人放火犯,流氓集团和各种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坏分子,也必须实行专政。
*        *           *            *             *
67)革组外发字第24
给张大熊开除学籍,送劳动教养处理的报告
张大熊,男,26岁,上海市人,家庭出身资产阶级,本人成分学生,19619月考入我校,现为建筑材料及制品系混凝土与建筑制品专业,1966届毕业班级学生。
张大熊思想一贯反动,恶毒攻击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污蔑大跃进,仇视无产阶级专政,对现实极端不满,对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其罪行主要如下:
一、恶毒攻击党和社会主义制度,他在反动日记中写道:“唉,两天的时间都被浪费了(注:二天开会学习),可是我的收获倒不少呢?进一步看清了共产党怕我们造反,就逼着我们天天开会学习政治,使我们没有时间来想,又拼命喊多穿多想是资产阶级思想,一天不学习政治开会,思想就会落后,其实,如果多想,就会认识到共产党的卑鄙——假民主,假消息,吹牛皮、一切都是假的,就会有反抗情绪,思想就当然要‘落后’了”。“……订个人规划,内容无非是无条件接受共产党统治”,“每天这样的虚伪,看到了共产党的卑鄙可耻”
更恶毒攻击,咒骂党“勒索民财”,把大跃进以来的人思想革命化,为“疲劳轰炸”,他日记中写道:“共产党自己可以不花一分钱得到钢,空中取物,一方面也可以使我们没有空来思考是非,每天做十、十一点钟,可以防止我们反抗,一种疲劳轰炸。”等等。
(二) 仇视无产阶级专政,妄想资本主义复辟;他在日记中写道:“你瞧着吧;民主生活不久就会来到,共产党的专制一定会彻底消灭,……。”“总有一天会来一个火山大爆发的,那时的爆发却不止我一个人呢,是全国人民。”他专门在古墓“尽忠报国”石碑前拍照,以示内心。
此外,张大熊恶毒咒骂大跃进为“大跃精”,“放屁”,并胡说什么“思想原来是自由的,而现在都锁上了共产党的政治锁了。”等等。
(三)张从入大学以来,一直不暴露思想,对现实极端不满,一方面用消极沉默的手段来对待历次政治运动,另一方面伙同社会上的流氓阿飞,在国家经济暂时困难时期,开地下黑灯舞会,并大量收听外国、台湾电台广播,并予以录音,妄以变天
张大熊在1964年曾被学校记过处分。但未此接受教训,毫无悔改。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更变本加励,一方面伙同其资产阶级的母亲转移和窝藏剥削之财,另一方面,公开扬言“假使来抄我家,我就去保驾”,支持其母对抗红卫兵小将的革命行动,并阻止其哥哥交待坦白,情节实属严重。运动开始以来一直不到校参加运动,还威胁其他同学,“你这样搞有什么好处,参加东方红不好,以后反过来要倒霉”等等;当红卫兵勒令其检查,对其进行批判、帮助时,以逃跑抗拒,至今未归。
鉴于上述情况,学校决定开除张大熊学籍,送公安机关实行劳动教养。
   当否,请批示。
同济大学革命委员会
1964.11.14
印:同济大学革命委员会

主送: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毕业生工作委员会
抄报: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教卫组

~~~~~~~~~~~~~~~~~~~~~~~~~~~~~~~
 附件:上海市革委会毕业生工作委员会对张大熊问题的讨论意见

同济:张大熊

    主要问题
1.     中学时写大量反动日记,恶毒攻击、咒骂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此日记张从未交待,是在这次抄家中被红卫兵小将抄出来的。
2.     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伙同流氓阿飞,在家搞黑灯舞会。平时大量收听美国、台湾电台,并把其大量录音(主要是黄色音乐)。对此,学校曾给予记过处分。(64年)
3.     文化大革命中,在抄家时窝藏其家剥削之财。挑拨同学不要参加红卫兵,本身长期逃避运动。
我们意见
该生问题严重,可以说是一贯的。64年时虽曾给予记过处分,但从这次发现反动日记及文革中表现来看,他并没改过,而是隐瞒自己问题,继续犯错误。
故应从严处理:暂不毕业,留后期处理。

孙勇、丁镛发
68.1.10
大组意见
留后期分配
 出处:上海档案B105-4-284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