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4日星期一

1965.10.25李先念副总理在全国财政厅[局)长会议上的讲话[摘要)

李先念副总理在全国财政厅[)长会议上的讲话[摘要)
19651025


一、讲一讲形势
国际形势请大家看报。
国内政治形势很好。三大革命运动发展很快。特别是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开展以后,广大群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这次运动是最大的政治工作,它推动了所有的工作,把所有的阶级、阶层都震动了一下。这是一个伟大的运动,是在毛主席领导下,搞社会主义的一项基本建设。
我们有些人在取得政权以后,进了大城市,滋长了资产阶级的思想和作风,成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资产阶级思想和无产阶级思想斗争是很激烈的。由此,我们采取整党、整团、整社、整风的办法,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少奇同志总结了三条:第一,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第二,实行半工半读.半农半读,使知识分子不脱离劳动群众。第三,干部参加劳动,密切联系群众。有了这三条,就可能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也可能防止不了,防止不了也不要紧,历史车轮总是要前进的。搞社会主义不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是不行的。现在四清运动正在广泛深入开展,群众的积极性肯定会更好地调动起来。群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究竟能创造多大财富,算账是算不出来的。要坚持“四个第一”,充分估计人的因素。计划和财政指标只是一个大体数字,每年开会都吵数字,最后往往总是超额完成
大学毛主席思想,已经成了群众运动。工农商学兵都在学,特别是解放军学得很好。学主席著作有三种情况:一种人是能学又能用.一种人是学了不会用,再一种人是不学也不用。领导干部是否比一般干部学得多一些,好一些?你们学得怎样?学习毛主席著作成了伟大的运动,领导干部必须带头学好。
学解放军、学大庆、学大寨,也是主席思想。有的地方一搞水利,就向国家要钱、要物。据说,有一个公社在九个生产队中,有五个队劲头很高,坚持自力更生:有四个队都躺下不干,依赖国家。
经济形势也很好。今年工业增产百分之二十二,幅度不小。农业全国丰收,少数地区减产。余秋里同志讲,今年粮食增产两百亿斤,我看差不多。猪增加两千万头。棉花今年可收三千六百万担,也可能更多一点。烟叶有的说多了,要再减少播种面积,我看现在还不能这样讲。基本建设大幅度增长,进度快,投产多,质量好。市场商品供应充足.品种很齐全,外国人都很羡慕。物价稳中有降,这比物价波动要好得多。当然,老是降价也不行,降百分之一,财政收入就要减少六七亿元。
形势这样好.是党的总路线的胜利,是毛泽东思想的胜利,是全党人民、各级党委、各个部门和同志们努力的结果。
形势好,但也有问题。主席著作学得不那么深、那么透;大商品还不够,特别是粮食还要进口;在我们的工作中也有缺点。
二、方针和任务
已经传达了余秋里同志的报告。主席关于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指示,是我们坚定不移的战略方针。我们要坚决地、不动摇地贯彻这个方针。第三个五年计划是一个稳当的计划,好的计划。这个计划重点是突出的、也是留有余地的。我们一定要集中力量搞好备战,保证重点。有帝国主义存在,战争就不可避免。什么和平共处、和平过渡、和平竞赛,见鬼!印度尼西亚搞得很热闹,搞纳沙贡(纳是民族主义者,沙是宗教团体,页是共产党),艾地开大会,苏加诺和他拉手、拍电影。一到真正搞革命,反对帝国主义,搞土地改革,他们能不杀人吗?实际上土地就掌握在他们手里,这些人实际就是魔鬼。这一点,过去我们有经验。土改,到五四指示下来,我们党内有些干部就反对,我亲眼见过团政治部主任打干部、打群众,以后逮捕法办了。阶级斗争是生死存亡的斗争,是不留情的,不简单的。
计划要留有余地。我看“二五”计划是留有余地的。工业只增百分之十一,农业只增百分之四到五,这些指标是可以超过的。物价问题,开始大鸣大放,五年要搞四百多亿元,以后降到二百五十亿元,现在看来,这个数字还是大了一点,决定压缩到两百亿元。小平同志说,物价要稳当点,不要冒里冒失的。明年财政收入指标,也是留有余地的。明年计划是留有余地的,如棉纱增加四十万件,实际肯定要超过。
现在就要我们努力工作.特别是抓政治工作。大家说,财政部门的政治工作落后了。落后了就赶上去嘛!这次会议,首先要做到不说假话、互相信任,估计不到的,不算说假话。有人说,我是相信财政部的,不知财政部是否相信我。要互相信任嘛!
要吃透中央的方针政策。什么叫备战、备荒?什么叫为人民?建设强大的国防和现代工业,就是为人民。如果敌人打进来,坚决把它消灭掉,就是最大的为人民。这里有大局与小局的关系问题,道理大家也都明白,都是共产党员,谁也不是傻瓜。还有大路和小路的关系,是走大路还是走小路?这些都是政治。要大抓增产节约措施。各级财政部门要拿出百分之九十的精力用来抓工作.搞增产约,不要净在数字上打圈子,不要一讲指标就吵得脸红脖子粗。我看明年的财政指标五百一十亿元,是积极可靠的,是留有余地的,是可以超过的。今年可以收四百六十亿元,还可能多收一点,比去年增加六十亿元。明年比今年增加五十亿元,是比较稳当的。当然也可能明年受点灾,指标里已经考虑了灾荒的因素。基本建设投资,前两年上得很快,一九六三年为八十七亿元,一九六四年为一百一八亿元,一九六五年为一百五十三亿元.两年就上去了。财政上就怕三个方面同时上,一个是基本建设增加过多,一个是劳动工资增加过多,一个是农村投放过多。还有一条,要注意物价不要降得过多。只要这几个方面能控制住,就不会出问题。明年基本建设只安排一百五十五亿七千万元,加上待分配数,也不过一百六十亿元,比今年增加得不多。
下面讲一讲对主席的指示如何理解:
1.关于藏富于民。有人说,凡是不增加农业投资,就是不支持农民;不减少税收,就不是藏富于民。藏富于民,就是要国家减少收入、增加支出.这是不对的。有人说,供销社利润多,是发不义之财。这种说法有问题。主席关于“藏富于民”的指示,是长远的战略思想,要随着生产的不断发展,才能逐步实现,不可能一口吃成个胖子我们犯错误,往往就是把战略方针当成战术部署去执行。例如沿海和内地的关系,主席说,要把百分之九十的新建工厂建在内地.但是也要充分利用沿海工业基地。我们只注意了后句,没有注意前一句。主要工业摆在沿海,财政收入百分之九十来自一、二线。有人说,在内地建厂不合算,在沿海投资省钱,并且一年就可以收回来,这是没有全面理解主席的方针。我们对突出国防工业的认识,到底是真想国防还是假想国防,恐还是想得不狠。农业要靠自力更生,发扬大寨精神,不能依赖国家给钱。凡是农业搞得好的,都是自己搞起来的,同家没有给多少钱。陈永贵就是这样。有的国家投资很多,生产反而搞得不好,有入说,凡是字号的都要减税,都是降价,无非都要国家拿钱,我看不一定妥当。少花钱,多办事,发展农业生产的经验很多。我在北向一个县委书记说,什么叫以工业为主导呢?一个县就是那么几个手工业,主导来主导去还是那么几个。你为什么不一手抓农业、一手抓商业?为什么不抓紧商业收购来促进农副业生产发展,增加农民收入呢?去年全国收购小农副产品就有十多亿元,增加了农民不少的收入。不注意这个问题,就是忘本,忘了农业,看不起农民。我看还是应该从生产入手,增加农业收入,搞好农田基本建设。不在这上面用脑子是不行的。藏富于民必须根据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方针,从发展生产入手,靠减农业税和农村税收是不行的
2.关于薄利多销。这个政策完全正确,应当坚决执行,但是要具体分析,不能什么都薄利多销有的商品应当薄利多销,有的商品则应当厚利少销,有的商品要允许亏损,如粮食一年就亏二十多亿元。社会主义商业的优越性是计划价格,但也要注意供求关系。对于必需的生活资料和非必需的生活资料要加以区别。过去讲,要保八种基本生活资料的价格,是必要的。品种能多了一些,如肥皂,少提点价有什么了不起,但房租、水电、粮食、布匹不能涨价。粮食,按供求关系,可以涨价一倍.但不能这样做,人不吃不穿不行。至于那些可有可无、可次可好、可用可不用的东西,就不一定都要降价。只要原料充足,设备能力很大,降价销得出去又价高利大的,可以降价,薄利多销。如是不具备这些条件,实行薄利多销,就会造成脱销,小商贩和资本主义分子很敏感,就会助长投机倒把,套购我们的商品,低价进,高价出。主观上是为人民,实际上不是为人民,而是为资本主义。在价格问题上,阶级斗争是很尖锐的。我们的粮食卖一毛钱一斤,投机分子卖三毛、四毛他们不用汽车运,用自行车运,用人挑,赚钱很多,吃高价馆子。他们搞我们的自行车零件,这个地方买几件,那个地方买几件,装成新车,投机倒把,牟取暴利抗生素降价后供应很紧张,也被小商贩钻了空子。上海手表成本八元,售价八九十元,利润十倍,有人说是罪大恶极上海成本低.其他地方成本高,他不讲。现在八九十元还抢购,我看可以涨到一百五十元如果积压卖不出去,可以降价,降到四十元也可以。什么叫价高利大?我们说粮食如果价高利大是犯错误,手表价高利大就应该。如果手表要薄利多销,不是我犯错误,而是你不想建设社会主义。你要买就买,不买拉倒。手表可带可不带,我这只表就是只在作报告时才带的。为什么价格只能退不能进?北京柿子售价很低,一卖就枪光,我看可以涨点价,涨到五毛斤,看他还抢不抢。现在要保大三线,又要保小三线;要发展基础工业,也要发展农业,还要援外,都需要钱。钱从哪里来,借外债不行,修正主义不会给,蒋介石也不会给。基本建设上去小商品供应就紧,明年搞不好很可能脱销。现在就有反映,商贩到处搞投机,这个情况应该估计到。明年小商品价格的方针,不是降价的问题,可能还要涨点价。一、二轻工部、商业部要很好地组织生产。“三清”物资过去削价百分之八十,现在不削也有人要了。有人说,小商品要降价多少多少,我有怀疑。化肥现在还有黑市倒卖,我看不能降价。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把主席的战略思想当作战术部署去执行,就会犯错误。
3.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的关系。明年预算盘子要摆出来,暴露矛盾,让大家讨论。分配任务要既不松,又不紧。有人说,地方党委要求明年有些超收,搞点机动。我看留有余地是对的。但是,如果余地留大了,超收太多,就不对。这样就不能保重点。这几年商业指标打得高,搞得很紧张,明年要解决。这几年有个经验,物价上涨,购销差价就大,商业赚钱;物价稳中有降,购销差价就小,商业收入要减少。现在,商业经营管理问题也不少,也要革命。按经济区域组织商品流通,反对的人多着呢!河南就有五下孟津的事情。
4.政治工作的位子。这个问题我讲了很多。这不是争个人的位子,而是争党的方针政策的位子,争毛泽东思想的位子。有的说政治是软的,业务是硬的,上边不催,下边不搞。我们开了不少会,是催了,你不抓政治工作是不行的。
最后讲一下增产节约措施.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余秋里同志已经讲了七条措施很好。增产节约,就是财政上开源节流。你们要在这方面多用脑子,大力去抓。供销社财务,财政部门应该管起来。听说有些地方还是在大修房子,要检查。

财政部档案162—17—15
出处:中央档案馆编《1958-1965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档案资料选编 综合卷》,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11年版,第56056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